「階級鬥爭」是扭曲人靈魂的毒藥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七日】這是發生在一個小山村的真實故事,山村的名字叫「石片」。它坐落在河北省隆化縣北部與圍場搭邊,幾十戶人家,分五個小隊,十分的貧窮落後。當時每個日工只有八分錢人民幣。雖說地處偏僻,但卻緊跟政治形勢,並不落後,時時不忘階級鬥爭。戰天鬥地,劈山造田搞的轟轟烈烈,還增加了早戰、晚戰,百姓疲憊不堪。這裏有一個青年點,有十幾個二十歲左右的下鄉青年。

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八日,唐山發生了震驚中外的大地震,幾十萬人喪生,損失慘重。地震也波及到了千里之外的這個小山村,雖說沒有損失,可也是眼見井水翻花,山土滑坡,雞犬不寧,人心惶惶!

大概是七月二十九日半夜,往日寂靜的小山村熱鬧起來,不時地從東面小學方向傳來口令聲、報告聲、譏笑聲。從西面大隊部方向傳來慘叫聲,使人心恐慌的小村變得更加恐怖陰森。

這是怎麼回事?原來是大隊黨支部下令:為了防止階級敵人搞破壞,將所有的「四類分子」── 一群六、七十歲的老頭、老太太,集中到小學的教室裏,晚上睡在室內的土地上。由下鄉青年輪流看管。是幾個青年一時興起,在調理這群老人,訓練他(她)們走正步、喊報告。慘叫聲又是誰呢?是苦兒,是苦兒回來了。

苦兒(化名)生性善良,聰明、十分惹人喜愛。在他十多歲的時候,有一天一家村民家的草房(當時村民的房頂都是草鋪的)著火了。苦兒看見了,他一個小孩不顧生死,用水桶拎水往返上下,硬是把火給撲滅了。當時圍觀的人們因怕自己受到傷害,無一人幫忙。這樣好的孩子,不幸的是他出生在一個「四類分子」的家庭,這就註定了他的苦命。

大隊支委、三小隊的隊長老黑(化名)身高一米七五以上,面色黝黑,緊繃著一張苦瓜臉,沒見他笑過。在那瘋狂的年代,響應黨的號召備戰備荒全民大造石雷、土炮。老黑受階級鬥爭的毒害,為向邪黨表忠誠。有一天,竟然當眾抓住苦兒用小刀割下了他的一隻耳朵,放在了自己的辦公桌抽屜裏保存,以示自己階級立場鮮明。老黑並欲將苦兒用土炮崩死,在好心村民阻止下,苦兒才得以逃生。

苦兒從此背井離鄉,十幾年來杳無音信。今天傍晚他回來了,進村不知被何人發現告密抓了起來。大隊部裏面幾個男知青正在捆、吊、打、審問他,逼他交代十多年的去向。(大隊的人怕報復,指使下鄉青年幹)。

十幾年了,苦兒會是甚麼樣?

第二天早晨在大隊部,見到了被雙手捆在後面的苦兒。他身材適中,身高不低於一米七八,年齡二十四、五歲,五官端正、白淨、文質彬彬、一表人才。雖說一夜的折磨面容有點憔悴,可他不卑不亢昂首挺立。仔細觀察他的耳朵一大一小,那只假耳明顯的小一圈(小時安的塑料耳朵)。這成了他美中不足的唯一的缺陷。他正在心平氣和地給打他的男知青們講道理。

我們無從知道苦兒十幾年裏經歷了多少苦難,可從他的言行舉止中能感覺到他的善良本性依然,他的思想、知識、成熟超出他的同齡很遠。

為此老黑也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他的兒子們一個也說不上媳婦,都是光棍。十里八村一提是割耳朵那家的兒子,誰家閨女也不敢嫁給他家。看來老黑今生恐怕不會有笑臉了,他比苦兒更悲慘。他被惡黨歪理邪說扭曲的靈魂不會有半刻的安寧,不知他是否已明白、已悔過?

苦兒和老黑的故事隨著歲月的流逝已成為了歷史,本以為這樣的歷史已經過去了,離現在很遙遠。誰知時隔二十年,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歷史的悲劇再次上演,而且至今已持續了十年多。一時間群魔亂舞,欺世的謊言鋪天蓋地,中共邪黨自導自演「天安門自焚」偽案將世人欺騙。可憐的人們忘記了歷史的教訓,再次上當被拙劣的謊言所欺騙。無數的老黑一馬當先,迫害按「真、善、忍」大法修煉、做好人的人。對這樣的一群世界上最善良、最真誠、最值得尊敬的好人──堅定的大法修煉人進行瘋狂的迫害,迫害手段邪惡至極,集古今中外之大全。電刑、銬刑、注射神經藥物,吊刑,灌辣椒水,灌屎灌尿等上百種酷刑。至今已有至少三千多人被迫害致死,有據可查。十幾萬人被非法判刑勞教,難以計數的人被非法拘留、被迫流離失所像苦兒一樣有家不能還。更有甚者,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高價販賣以牟取暴利,全國有三十六處這樣的供體集中營。這「地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在邪黨的操控下秘密地進行。無數個老黑變成了殺人的凶犯、強姦犯、靈魂變異扭曲,人性無存 。

可憐可悲!人們被塵封的本性何時才能復甦?《九評共產黨》揭示出中共是為禍人類的最大的邪教,揭示出中國共產黨十惡俱全的邪惡本質,還原歷史本來面貌。被邪惡謊言矇騙的人們,可貴的中國人,快看《九評共產黨》,了解事實真相,走出邪惡謊言的漩渦,徹底擺脫邪靈附體的夢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