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政治不講法律」

聞幾句中共官腔有感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五日】今年,網絡上連續曝出幾句中共官員的「官腔」。我們先一起來聽兩句。

第一句:「你是準備替黨說話,還是準備替老百姓說話?」這是今年6月,大陸媒體記者就鄭州市須水鎮經濟適用房用地建別墅一事,採訪鄭州市規劃局副局長逯軍的時候,逯軍發出的劈頭一問。言外之意,「替黨說話」,就要損害老百姓的利益;「替老百姓說話」,就要損害黨的利益,兩者是水火不相容的。這句「官腔」作為中共官員自我曝光的標誌,在全國迅速傳播。

第二句:「你是不是共產黨員?」這一句的來歷是:11月4日,鄭州一都市報刊登一篇調查稿《「養犬辦」被指只管收錢不管事》,文中記者質疑1200萬元的養犬管理費的去向,在採訪預算外資金管理局城建處處長王冠旗時,王冠旗質問記者:「你是不是黨員?如果你要採訪這筆費用的開支,就必須獲得我們局黨委和新聞發言人的批准!辦公室讓你直接採訪我是違反規定的!」報導一經推出,「你是不是黨員」這句簡單的問話,在網上立刻傳開。有頭腦清醒的網友指出:「記者採訪權是法律賦予的,難道你們黨委和新聞發言人的權力比法律更大?」

在短短六十年的極權統治中,中共不管幹了多麼傷天害理的事情,總還是要想方設法找一塊遮羞布遮掩遮掩的,就是在1989年「六四」出動坦克把請願的學生碾成肉餅的時候,也還高舉著一面「穩定」的大旗。如今中共旗下的有些視百姓如草芥的官員,被中共教唆的越來越猖狂,連遮羞布也懶得圍一塊了。

其實,以上兩句「官腔」還不是最露骨的。畢竟,兩名中共官員使用的都是問句。這裏還有一句更露骨的「官腔」,被律師指為「耍流氓」。

吉林省農安縣法輪功學員韓希祥、李鳳鳴等七人在家中被中共警察抓走,他們的家屬請維權律師為親人做二審的無罪辯護。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一日下午,家屬得到消息說二十三日下午二點進行非法宣判:不開庭,直接宣判。(一審也是秘密審理和宣判的)律師聞訊趕到農安,到看守所去會見當事人。可是看守所在農安縣政法委和「六一零」的施壓下,就是不讓見。律師又重來到政法委、「六一零」辦公室爭取辯護權利,並詢問為甚麼不讓見?這時,農安「六一零」的馬主任出語驚人:「我們為了農安的穩定就是不能見,哪說的也不好使,在這我們說了算,我們講政治不講法律,你們願上哪告就去上哪告。」律師氣憤地說:「這就是在耍流氓,簡直連臉面都不要了!」

「講政治不講法律!」馬主任說話道出了中共和法律的關係,一語中的。中共邪黨魁首毛澤東說過:「我是和尚打傘,無法無天。」是啊,當劉少奇被打成「叛徒、工賊、內奸」的時候,沒人給這國家主席講法律。在960萬平方公里的大地上,連國家主席都不能夠通過憲法來保護自己的生命,那麼普通的老百姓也就更不用說了。所以,江澤民就敢以一人之意,凌駕於憲法之上,公然迫害廣大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

「政治」,是中共高高舉起的一把魔刀,有了它,中共就能夠為所欲為的搞運動,整治人、迫害人。中共的「政治」是甚麼?中共的「政治」就是不惜一切代價維護它的統治地位。它要的政治上「穩定」,是它的強權統治的「穩定」,不是老百姓生活的穩定。而法律,從來都被中共當作一塊遮羞布,在這塊遮羞布下,它踐踏人權,強姦民意,草菅人命,惡事幹絕。現在,它連這塊遮羞布也不要了。近年來,它對高智晟、王永航等著名維權律師的殘酷迫害,就證明了這一點。農安縣「六一零」的馬主任,不過是自暴其醜罷了。

中國人講:「六十年一個甲子,六十年一個輪迴。」中共統治華夏六十年,在中華民族悠久的歷史中不過是短短一瞬。可是,對於現在苦難的中國人來講,卻是大半生的光陰。更可悲的是年輕人們,一出生就處在中共邪黨的集權統治之下,不知道一個沒有共產黨的自然社會是多麼的美好。中共官員連連曝出的醜惡狂言,是在給人們以預示:快了,中共邪黨滅亡在即。善良的百姓們,趕快脫離這個邪惡的組織吧,在天滅中共的大潮中,不要做它的陪葬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