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刻記住自己大法弟子的稱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網上法會,當我拿起筆來寫的時候,不知從何處寫,只是心酸流淚,十三年的修煉歷程一幕一幕在腦海浮現:有痛苦悲傷、艱難坎坷,在這風風雨雨中,是師父的一路慈悲呵護,我才走到了今天。今天我主要從兩個方面和同修們交流:

一、堅持不懈的揭露邪惡

揭露邪惡,曝光邪惡是師父教我們的,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是助師正法,就是正宇宙一切不正的,特別是邪惡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逆天行惡的大壞事,就要把它揭露出來、曝光它、解體它。這也是我們大法弟子修煉的一個內容。

二零零一年三月我被當地派出所綁架到洗腦班,從洗腦班出來後,我將洗腦班迫害大法弟子所有邪惡流氓手段全部揭露出來,並講述了大法的美好,講述了我通過修煉大法道德提高的事例。寫了五張信紙。我把這份自己寫的真相材料交給了當地610,它們看了之後嚇壞了,說甚麼這是「反黨、反人民的反動材料」,由單位、派出所、610三方組成小組,開著一輛車到處追捕我。

同修幫我到了另一個地方,邪惡找不到我,就迫害同修。當我聽說同修因為我而受迫害,我呆不住了,我想我修的甚麼呢?不是一切都是為別人著想嗎?我立即乘車直奔派出所找所長,我問他們,我犯了甚麼罪?他們都不回答。將我非法關押三個多月,隨後又勞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我從湖北沙洋勞教一年回來後,又繼續被當地邪惡迫害,為了不放棄自己的信仰,二零零三年八月被逼流離失所。在一個小城鎮以賣菜為生,這樣我能接觸很多世人,我就告訴他們大法真相,告訴世人「天安門自焚」的真相,同時告訴人們記住「法輪大法好」。有的世人過後不記的了,我就手工自做護身符,(那時那個地方還沒有護身符)我就到商店買黃色臘光紙,剪成護身符那樣大,兩面都寫「法輪大法好」,然後用透明膠二面封好,因為顏色很亮,也很好看,世人很高興要,有的世人現在還保存著那時候的護身符。

我賣菜一天最多賺十元錢,有時只有幾元,除房租水電外,用於生活極少極少,我的全部生活用品就三樣,一個小電飯煲、一雙筷子、一個碗,賣菜一年半,聽當地同修說,資料點沒有資金不能運轉,我立即將自己僅有的五百元給當地同修用於資料點,當地同修手拿著錢,眼裏含著淚說:「你這麼艱難,連賣菜的本錢都沒了」。這個同修將我的情況告訴本地同修,本地同修很受震動,紛紛捐錢,資料點很快就運轉了。

後來在講真相中,被惡人誣告,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又來到一個大都市,在這裏我又繼續做著我該做的事情。到二零零六年三月,瀋陽蘇家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內幕大曝光,我第一次看到這個消息時,我傷心極了,我想我一定要讓世人都知道邪黨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惡,要大量曝光,大量揭露。我和同修切磋,同修很快做出了大量真相及光碟,大都市的同修們整體在同一天、同一時間向各大、中、小醫院給醫生送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資料,我也參加了。後來我覺的這個辦法很好,我又一人繼續做,我花了三十元刻了一個「醫生收」的章子,用信封裝真相和光碟,我想讓所有醫生不管是民間還是個體,只要是醫生就讓他們知道真相,醫生就不做惡了。所以我每天都穿行在這個都市裏的人群中,大街小巷的給醫生送信。就這樣上百、上百的真相信送到醫院,診所。

後來有一天,在外地打工的兒子給我打電話說要我回去。二零零六年七月我回到家中,在外流離失所三年回到本地後,看到本地同修被邪惡迫害的很厲害,得知五個同修被活活迫害致死,昔日那純樸、善良的好同修形像,在眼前一個一個的出現,心裏非常難過忍不住流淚哭,自己又一下振作起來:哭有甚麼用?眼淚不能使同修復活,眼淚不能使邪惡收斂,現在唯一的是大量曝光邪惡,抑制邪惡,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自己家裏環境比較好,兒子在外打工,先生在外做生意。我想這個環境不是給我過常人舒服生活的,我是大法弟子,還有著更大的使命要去完成。

本地同修見我回來了,都非常高興。這時我的第一個想法就是,把所有造成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被判刑的那些行惡的人和事都揭露出來,本地方原來用單張和冊子的形式揭露過,發放了好長一段時間,但只是僅限於城內和城周圍。後來就沒有做了。而我就想換一種方式寫,用信的形式寫,寫給本地父老鄉親,這樣又直觀、又能拉近與世人的距離,世人就覺的很親切,我就和同修切磋,同修們都說好。我立即寫,寫成之後卻苦於不會打字,本地沒有一個同修會電腦打字,我就拿到另一個片區去,(這個片區離我們二十多里路,是同一個地區)叫他們幫我們做出來,拿去後,我說「兩個星期後來拿」,當我去拿的時候,可那同修說:「以前揭露過,現在不需要再做了」。我一聽,心都涼了,而且底稿也不給我,兩手空空回來,回來坐在凳子上靜靜想,心裏想著五個同修被活活迫害死,其中兩個同修是在看守所被殘酷毒打,而後又被注射毒針而死,另一個同修在琴斷口監獄被活活打死。

這個地方六十幾萬人,又有多少人知道這一殘酷事實。我想這件事不是偶然的,這裏面有我修的地方,是我不對,是我在等、靠,我要從裏面修出來不等不靠,我得自己動手做,我是大法弟子,師父的弟子無所不能。我不會拼音打字,只是簡單幾個字會打,那麼我就翻字典,沒有底稿從新寫,寫好後,就翻字典,翻一個打一個字,如果是生字或重複要用的字,翻出來的拼音就寫在紙上,下次用就不需要再翻了,這樣我每天晚上在檯燈底下翻字典,夜深人靜的時,別人都睡了,我還在檯燈下翻字典,十幾天後終於翻出來了。

打印出來後,同修們說大量發放,我們配合明慧週報和明慧真相冊子拿到偏遠鄉村去發,有的同修一扎紮帶身上隨時發,見自行車就放,大大震懾了邪惡,有的世人反饋說:「這些公安局的人也太壞了,甚麼事都幹的出來。」我想我一定要突破拼音打字關,我就買了一本初學拼音基礎書,同時請師父加持我,一個月後我竟然很熟練的打字,我知道這是師父看到我這顆真誠的心,幫我打開了智慧。

去年中共辦奧運,我單位協助當地派出所將我家門撬開,非法入室搶竊,惡警在我家門口守三天,企圖綁架我。過後,我就將邪惡非法撬門一事給公司董事長,總經理二人一人寫一封信,我想就是通過這個事來救度他們,所以在信中大量揭露邪黨,並寫了大法的美好及在世界上洪傳的盛況、三退大潮、我自己修煉前後的對比,同時發正念要每個職工都看,並將公司人員所有手機號碼發給明慧網。果然他們收到信後職工互相傳看,後來董事長給我打電話說:「我看了這封信很受感動」。職工也收到真相電話,很多都明真相。

揭露邪惡的事我一刻也不停,只要是邪惡迫害綁架大法弟子的,我要在第一時間,掌握第一手材料,準確無誤發送到明慧網。並製作曝光資料發放,不乾膠張貼。每次掌握第一手材料的時候,要到邪惡黑窩裏去弄清楚,零九年九月十一日,二名面向世人講真相的同修被當地派出所綁架,第二天我隨同修們去派出所要人,並要弄清惡警名字和電話號碼,我和一同修進去,剛進門,一個惡警對著我說:「你是法輪功,不准你進來,出去」。我不走,對著他發正念,誰也不准阻攔,過了一會,惡警自己進去了,我回頭一看,派出所門口牆上有正是我要找的派出所所有人員的名字,我立即寫了下來。

二、和同修一起在法中昇華

師父每次講法,都叮囑我們要多學法,所以我非常注重學法,無論多忙,學法放在首位。我每天三點五十煉功,早上六點正念發後,就背法,中途整點發正念,八點正念發後,該幹甚麼就幹甚麼,出門辦事在路上走,就複習早上背的法。中午通讀《轉法輪》一講,如有多的時間學經文,晚上參加集體學法(我們這裏每天學法)。我想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整體都能在法上提高,做講真相的事就能做好,特別是新學員和後走出來的同修更需要老學員在法上幫他們。本地一個二零零四年得法的同修,她一得法就面對面給世人講真相,上的很快,近兩年來她幾乎每天出去講真相,到離市區很遠地方去講,鄉村挨家挨戶的講,每天回來幾十個三退名單,後來又帶動了其他同修,我就想如果同修能在法上也能跟上那多好啊!我剛有這個想法。

第二天這個同修找我切磋學法的事,同修說:「我學法心不是很靜。」我說:「那你就背法。」同修說:「我是想背法,但是老是在第一講中打轉,背前面忘後面,背後面忘前面,老不能往後背,所以不想背了。」我就和同修切磋我自己背法的體會,然後就告訴同修背法方法,因為初背法,心不能急,只能一段一段的背,師父講的法,每一句話都有很深的內涵,當自己頭腦清晰,心很靜,整個心身都溶在法中的時候,你該明白的法理就會顯現,而背法的時候,正是在這種狀態下,你才能記住每一個字,如果心不靜,一句都記不住。背一段同化那一段的法理,下次背第二段又同化第二段的法理,前一段就不需再重複可以放下,也就是背一段放一段,這樣一直往後背。但是光背書,不通讀是不行的,每天還要通讀,(自己淺層所悟)同修聽了很高興,這樣同修每天堅持背法,後來在學法小組同修談背法體會,說已經背到《轉法輪》第三講。後來又有幾個同修與前面同修一樣狀態,通過在法上切磋也基本歸正。

特別是做資料的同修,更不能放鬆學法。外地一同修要我去幫她自己家裏建一個資料點,這個同修是零七年才從新走進大法的,我去之後不是一下就做具體事,首先我和她在法上切磋,並要求她一定要修口,否則,寧可不做,也不能馬虎。我和她切磋兩點,學法和向內找,如果打印機出現問題或這干擾、那干擾,那肯定我們是自己問題,這個時候千萬不要向外推,我們大法弟子,做的是神的事,不是常人中的事,那麼神的事,就要有神的理來指導,一思一念都用師父的法來衡量,那麼這條路就能走正、走穩。

師父在《轉法輪》裏講:「高層次上的法一定要學透,知道怎麼樣去修煉。」法是基礎,正念從法中來,智慧從法中來,我自己做資料的時候,如果我哪一天不學好法,我不上機子。這個同修很爭氣,她屬於上班族,她每天三點五十煉功,早上六點發正念後,就背法,八點鐘上班,其它時間安排讀法,我上次碰到她,她說她已經背了三遍《轉法輪》,她還說她的打印機用一年多了,越用越好,這就是大法的威力。另一外地同修也是要我幫她在她家建資料點,我也是同樣這麼做,她現在可以供她那一片資料,而且她學法背法是爭分奪秒,不浪費一點時間。

我們是立足於常人社會修煉,特別是中共邪黨迫害大法這個環境,有的時候修煉狀態不好,表現在不想開口給世人講真相,麻木、產生疑心、怕心。有一次,我面向世人講真相,發資料,做完了之後回來,老遠就看見一輛警車停在我住處,這時那不好的心就起來了,轉身就往別處走,繞好幾個圈才回來,幾天心都不靜,走在路上看見誰都像是在跟蹤自己,真相也不想講了。我清楚的明白這不是大法弟子的真我,我一定要歸正過來,我就靜下心來學法、背法、發正念,當我背到《轉法輪》第六講,「主意識要強」裏面師父講的:「有的人主意識不強,就隨著思想業幹壞事,這人就完了,掉下去了。但大多數人可以以很強的主觀思想(主意識強)排除它,反對它。這樣,就說明這個人可度,能分明好壞,也就是悟性好,我的法身就會幫助消去大部份這種思想業。這種情況比較多見。一旦出現,就是看自己能不能戰勝這壞思想。能堅定者,業可消。」我好像一下明白了,哦,如果我隨著這不好的心繼續下去,那就永遠麻木下去,最後掉下去,那可不是我要的,我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我就立即盤腿立掌對著自己空間場發正念:我本人身體另外空間場上一切對我做三件事起負面作用的邪惡生命全部解體,產生麻木、疑心跟蹤、怕心的這個物質與因素全部解體,本人空間場上不准這壞物質停留,它不是我、我不要、我不承認,將這些壞物質與因素全部解體、銷毀。就這樣發正念四十分鐘後,渾身輕鬆,又接連幾天發正念,學法背法,不到一個星期完全歸正。

通過這個事我體會到:今天我們在常人社會這個大染缸中帶著肉身修煉,肯定會有各種不好的心,各種執著,但是我們不能隨著這種執著而執著下去,得自己要明白自己的身份,得時刻記住自己是大法弟子,那就得做大法弟子的事,修煉中只要出現不好心,就多學法,法是威力無比的,然後對著這個不好的物質與因素發正念使它解體,使自己歸正在法中,繼續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
以上是自己淺層次所悟,不對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