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抓緊時間 廣救眾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

尊敬的師父您好:
全體大法弟子大家好。

感謝明慧第六次在網上召開大陸大法弟子心得交流會,感謝偉大、慈悲的師父給我們大陸大法弟子在網上進行法會心得交流的機會。

下面自己簡單的向師父與全體大法弟子彙報一下自己在證實法中,救度眾生的點點滴滴的幾件小事。

在過去的人生中我很不如願,尤其在婚姻上,一直很痛苦,婚後兩年開始和丈夫之間矛盾重重,幾乎是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最後身體每況愈下,多種疾病纏身,如嚴重的類風濕心臟病、腦動脈血管硬化、婦科病、鼻炎……嚴重時,走路、說話費勁,長期用藥撐著,當時感覺活得太沒有意思,有時有輕生的念頭。

就在人生中將要走到盡頭的時候,一九九八年初,我喜得大法,這正是我千萬年的等待,今生今世我終於得到了。當時我像變了個人似的,享受著大法給我帶來的幸福與快樂,心中像一朵花開了一樣,從此家庭矛盾煙消雲散。得大法三個月無病一身輕,脫胎換骨,彷彿回到了年輕的時代。

得大法後,我非常精進,遇事內找、內修,遇事從不計較,學法煉功刻苦認真,思想境界不斷得到提高昇華。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中共惡黨以江××為首大肆打壓、迫害法輪功,大法在人間遭到了不公正的對待與傷害,我要走出去,進京上訪,證實大法,為大法討公道。幾次進京,最後一次,二零零零年四月份,我被非法關押在馬三家教養院。在邪黨的迫害、強制中,我摔了跟頭,但是我沒有趴著,我知道這是師父再一次從地獄中把我撈起,把我洗淨。

在十一年的修煉中,師父幾次從死亡邊緣把我救了回來,是師父從舊勢力手中把我奪了回來,師父給了我一個全新的生命,沒有師父的慈悲救度,就沒有我的今天。在這裏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只有在今後的修煉中,決心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多多救度眾生,完成自己在史前立下的誓約,不辱使命,以報師恩。

下面自己談一談,在講真相中救度眾生的一點體會:

記的剛開始和一位老年同修出去講真相。我們坐小公交車,到五十多里外去講真相,下車後我們來到一個小集市,當時就有幾個人做了三退。然後我們又到村子裏去講,老同修給我發正念,一路上我們逢人必講,當時正是秋收季節,我們走進包米地、大白菜地、大蔥地、辣椒地,不斷的穿梭著。我們無人不講,步行幾十里路不覺累,腦子裏一片空白,甚麼也不想,就想讓有緣人全部得救,幾乎是講一個退一個,很順利。我用不同的符合眾生口味的方式去講,感覺師父把我的空間場打開,整個場全是慈悲的能量釋放出來,走到哪裏,那正的場的能量、慈悲的能量把眾生全部覆蓋,感覺眾生全是自己的親人,在苦苦等待被救度。

這樣一天下來有二十四人作了三退。我深深的知道,真正救人的是師父,是大法,師父就看我們的心,心性到位,師父甚麼都給做。當把自己真正放下的時候,真正在法中的時候,法所給予我的,所體現出來的是無所不能。

我平時多數都是與同修搭伴講真相,每次都是二、三位同修一塊出去,主要是面向農村,如在路上、菜地裏、農村大棚、房前屋後、集市上,有時以問路、喝水為由,講真相也很順利。每次出發前,都帶上足夠的神韻光盤、真相小冊子、護身符、大量的粘貼,電線桿子上、水泥牆上,能粘的地方、顯眼的地方全部貼上。小冊子帶的多,我們就挨家挨戶的發,一直發光為止。

我們講真相都自己找目標,勸三退,講完後,記錄下來,有時也配合一下,同修講,另一同修給發正念,加持同修,清除干擾阻礙眾生得救的一切邪惡因素,這樣效果也很好。講真相中我主要揭露中共邪黨怎樣誣蔑迫害法輪功、大法在世界洪傳狀況、「天安門自焚」偽案、邪黨的腐敗,邪黨怎樣用各種殘忍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等,這樣講效果也很好。

同修配合講真相能互相促進,找出不足共同提高,比學比修。如甲能在大街上、大道上、從自行車上、電動車上、摩托車上往下拉人講真相救人,那種為他的、全心全意救人的境界在鼓勵著我、激勵著我。同修乙講真相,表現非常善良,語言行為之善,很能打動眾生的心靈,聽乙講完真相後,多數人都能三退。同修丙是在職人員,三班倒,工作性質非常辛苦,但同修每次下完零點班都不回家,直接參與整體講真相,騎自行車走多遠路都不覺的苦與累。看到同修的閃光點,我與同修相比有很大差距,很多方面做的不夠好,只有在法中不斷修去執著,才能提高心性,達到境界的昇華。

有時學法少、不精進,有人心返出來,會造成同修之間的間隔,但我能放下自我,找自己的不足,歸正自己,正面看同修優點,這樣很快間隔除盡。

一次同修乙講真相遇到一位老太太很頑固,怎麼講也不退,還說一些誹謗大法和師父的話,當時同修很生氣,說了一句不該說的話,我聽到後,就想不應該這樣說,不在法上。當時我就和同修說:我們是大法一粒子,每人出來都代表大法形像,你那樣說話會導致眾生認為我們修大法的人不慈悲,給大法帶來負面影響。我說者無心,她聽者有意,當時就生氣了,認為我不應該說她,當時我也沒有意識到,講完真相後,她沒有等我就先回家了。

當時她心裏賭著氣,晚上她去了學法小組,把事情與同修說了一遍,同修都說她該找自己,這時她給我打電話說:「大姐,對不起。」我當時還像沒事人似的,覺的奇怪,後來自己才認識到事情發生後,應該向內找,當時自己毫無顧忌的說同修時,語氣不夠善、不夠祥和,所以同修接受不了。通過這件事,我意識到,今後一定在修心、修口這方面要多加註意,這點極其重要。

講真相中我感到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師父付出了無量的心血,時時呵護著弟子,有很多眾生在苦苦的等待三退得救,師父就把有緣人帶到所有講三退弟子身邊。一次與五位同修去遠地講真相,半路我正在往水泥電桿子上貼大法真相資料,這時從村中岔道上出來一個開拖拉機的小伙子,他眼睛不離電線桿子,又看另一同修在水泥桿上貼真相,立刻把拖拉機停下來,親切的問:大姐貼甚麼呢?同修走過去只說了幾句,他立刻非常高興的做了三退,退完後還說謝謝。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當天我們六位同修往返一百多里路,勸退一百六十多人。

講真相、救眾生是放下自我的過程。只有在講真相勸三退時,不帶任何私心雜念,才能真正把人救了。有很多人三退後,手拿著光盤、小冊子、護身符心情都非常激動,一再說謝謝,還告訴我們要注意安全。有的把手中的農活放下,送出很遠的路,像久別的親人一樣,不願回去,問下次有時間再來。他們那千萬年的等待,終於等到了,也得救了。有的世人當時三退後,不止一聲喊「法輪大法好」,接過護身符,馬上帶在脖子上,有時還多要幾個給自己的家人保平安。

還有一次,看到一個乞丐趴在地上乞討。我走過去問他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他馬上說:我叫李某,入過少先隊。並高聲大喊:「法輪大法好!我不怕中共邪黨!」當時周圍很多人都聽到了他的呼聲。看到眾生的覺醒,我真為他們感到無比的高興。

講真相救人,我感到很幸福,是偉大慈悲的師父在這宇宙正法時期給了我這麼好的機會,讓我在正法洪流中得到錘煉,發揮自己在正法中一粒子的作用。

每次講真相一出門,覺的進入了一個新的天地,天藍藍的,無論到甚麼地方、區域,那種場都非常祥和慈悲,心裏亮堂堂的,沒有緊張壓抑的感覺。有同修問我,講真相遇舉報怎麼辦,我說講真相是我們做,真正救人是師父、是大法,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真修沒有我的法身保護,你根本就修不成」。我覺的師父讓弟子做的一定是最正的、最好的,只要走正,在法上,誰敢動,誰動誰是罪。救人是師父給弟子樹立威德的機會,同修們千萬年的等待,在這值千金、值萬金的時刻,讓我們珍惜這歷史的一瞬間,多多救人吧!

也有同修曾經對我說過,你有項目可做,可以不用出去講真相。但我知道,這是我的使命,下到人間來就是完成兌現這個使命來的。幾次講完真相後回家的路上,我有一種不願回家的感覺,心想一直講下去該多好啊。

講真相也是在法中不斷提高,修心性的過程。在中共邪黨的毒害下,世人的觀念都變異了,有時講真相甚麼人都能遇到,但大多數世人都是比較好的。有兩次遇到了便衣警察和跟蹤盯梢的人,我跟他講真相,他說:「你知道我是幹啥的?」我說:「你不是好人嗎?」這樣他的態度緩和了些,說:「講甚麼講,回家帶孩子做飯得了!」我告訴他:「天滅中共時,大難來臨,不管是當官的、有權的、有錢的,不三退的全跟遭殃,誰也逃不過。天滅中共是天意,誰也不能違背,退了有好的未來。」他說你走吧!是師父時時在保護弟子的安全。

在修煉這條路上,我走過了十一個年頭,自己還有很多方面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要求,很多執著還沒有去掉。如:顯示心、證實自我的心、嫉妒心、惰性、求安逸心、急躁的人心等等,都沒有去掉,與其他大法弟子相比,還相差甚遠。

今後一定努力做好,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初次投稿,如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偉大的師父!

合十。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