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煉路上的點滴體會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與會的同修們好!

我是一名來自黑龍江省的剛剛畢業的高校大法弟子,一九九五年得法修煉,掐指算來,跌跌撞撞的在這條神聖的修煉之路上,已經走過了十四個春秋。這十四個春秋的修煉路讓我深深的體會到了師尊與大法的那種極盡語言也無法形容的慈悲、威嚴、美好與洪恩。

現將我讀碩士研究生階段和近期的一點修煉經歷和一些粗淺的修煉體會寫出來,和同修們交流切磋,以期取長補短,共同精進,更好的救度更多的眾生。

二零零六年我考取了黑龍江省某高校的碩士研究生,在師尊的慈悲安排下,我與同修文征(化名)住到了一個寢室,高校研究生的寢室通常是四個人一個房間。我和文征在知道彼此都是大法弟子之後,就相互配合著給同寢室的另外兩名常人室友講真相勸三退。剛開始那兩名室友由於受邪黨宣傳的影響都表現的有些反感,不願意聽我倆講。我倆沒有動心、沒有退縮。一方面發正念清除阻礙他倆聽真相得救度的一切邪惡因素,一方面給他倆看《轉法輪》和《九評》,讓他倆了解大法是甚麼,邪黨是甚麼。這樣做了之後效果非常好,他倆不僅表態同意三退,還而且對大法生起了欽佩之心。寢室環境一下子變的天朗水清,很寬鬆也很祥和,我和文征每天都能從容自由的在寢室學法和煉功。

一、寢室變成資料點

二零零四年在師尊的慈悲安排和同修的幫助與支持下,我建立了一個小資料點,成了「遍地開花」中的一朵小花。我見寢室環境開創的挺不錯的,就將電腦和打印機一起搬進了寢室,在寢室做起了真相資料。

開始的時候,我瞞著兩名常人室友,後來通過學法,懂的了做真相資料在表面形式上出於安全因素雖然是隱蔽的,但實質上是神聖的,是光明正大的。當我悟到這層法理的時候,心胸豁然寬闊了起來,膽量也隨之壯了起來,就不再瞞著那兩位常人室友了,開始大大方方的、不卑不亢的做了起來。結果他倆不但不反對,還善意的提醒我注意安全,並給我提供方便和保護。真的就像師尊說的:「你變的神情清朗的時候,心胸寬廣、樂觀的時候,你發現周圍環境也不一樣了。」(《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儘管如此,干擾也時有發生,有一次我正在打印,打印好的真相資料還沒有來的及裝訂,桌子上、椅子上放的都是。突然有人急促的大聲敲門,一聽這聲音就判斷出不是我和室友們平時約定好的敲門暗號,分明是外來的人。我心裏當下一驚,趕緊胡亂的把打印好的真相資料和沒打印的紙張一起扔到了床上(我睡上鋪的床,人在地上看不到床上的情況),又拔掉了電腦和打印機的電源,然後才心神不寧的去開門招呼來人。

事後向內找,我意識到自己剛才的應對心態根本不在法上,否則就不會那麼慌亂。做資料來人敲門,又急促又大聲,那就是邪惡利用人來進行的干擾,應該不予理會,發正念清除干擾才對,而不應該動人心,慌慌張張的用人的辦法來所謂的保護自己。通過向內找,我發現是自己怕心重、正念不足,從而才導致缺乏處理突發事件的智慧與能力。既然意識到了自己的這方面不足,我就加強這方面的修煉。以後遇到干擾的次數明顯少了許多,即便遇到我也都看作是鍛煉修煉人智慧與能力的大好機會,處理的也較先前從容多了。

一天,打坐時我突然悟到「比學比修」的一層法理:「比」既包含著同修哪方面修的好,要向同修學習的因素;也包含著自己哪方面修的好,也要幫助同修把他的那方面也修好的因素。悟到這裏,我意識到師尊把我和文征安排到一個寢室不單單是讓我們相互交流切磋,還包含讓我把做資料的技術教給文征的深意。於是我就和文征談讓他也做資料的想法。文征找藉口說條件不允許。但我知道他是有顧慮有怕心,於是我發正念一方面求師父幫助,一方面鼓勵他,給他講我家鄉同修助師正法的精進事蹟。沒過多久文征自己主動買了電腦,又買了打印機。至此,在師尊的精心呵護下,我們的寢室成了一個擁有兩台電腦、兩台打印機的一個小資料點。

二、散發真相資料

高校校園由於本身的特殊性,加之大法弟子數量少,明白真相的教師和學生也很少,那裏有數量巨大的眾生等著我去救度。我悟到救度那裏眾生的最有效辦法就多多的散發真相資料,於是我就在校園的環境中散發真相資料。剛開始的時候,我在校園裏散發,時間基本上都是晚上或是大清早。採用的形式基本上就是把真相資料放在學生經常坐的椅子上、運動場觀眾席的台階上等;或者把不乾膠和真相資料裝進夾鏈規格袋裏用雙面膠粘到宣傳板、籃球架子的柱子上、操場的鐵門上、路燈桿子上、椅子背上等等。

在散發真相資料的時候有驚無險的事也時有發生。一次,我帶了三十多份真相資料和二十多張不乾膠,去我本科時讀書的學校去散發和粘貼。記的當時我在展板上貼完不乾膠,就去鄰近的健身操場裏散發真相資料。當我剛剛放好一份真相資料,還沒等直起腰,一輛警車閃爍著鬼魅的藍光咆哮著向我奔來。我心裏咯登一下,腦袋轟一下子:完了,我被邪惡發現了,一種束手就擒的感覺纏遍全身。可一想到師父,人一下子清醒了:我有師尊保護,加上我沒有打破常人的表面的理(沒有亂跑),我的所做所行對邪惡來說應該是隱形的,邪惡不可能發現我。

人一清醒,正念就生出來了,我在心裏求師父加持,不停的念著正法口訣,一方面清除自己的怕心和胡思亂想,另一方面清除試圖迫害我的邪惡。就這樣相持了四、五分鐘,那輛警車開走了。雖然僅僅是四、五分鐘,但我覺的好像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發正念的過程中感覺自己變的很高大,身旁似乎還有許多天兵天將在奮勇除惡。真是好壞出自一念啊!我又一次體會到了師尊的慈悲保護和大法的神奇。

慢慢的,我覺的我應該到教室去散發真相資料,因為教學樓裏都設有自習室或考研專用教室等,這些教室裏,學生都會放書或其它學習資料佔座位,而衛生打掃員不會伸手動學生的東西。通過觀察,我發現早晨剛開樓門的時候人比較少,很適合散發真相資料。於是,只要能做出真相資料,第二天早上我就到自習教室散發真相資料,早上好多自習教室都沒有人,我就把真相小冊子、PVC卡、護身符、神韻光碟、《九評》等資料夾在學生用以佔座的書本裏,每逢「四﹒二五」、「七﹒二零」、「世界法輪大法日」、中秋節和元旦,我和文征都會打印一些很漂亮的A4版不乾膠,貼到教室的黑板或宣傳板上。學生們看了都嘖嘖稱奇,說圖案很好看。

當然有驚無險的事在教室散發資料也同樣會遇的到:一次我到學校藝術樓的考研教室去散發資料,當我剛剛散發完一半的時候,教室的門一下開了,進屋一個高大魁梧的男同學,兩眼盯著我問:「你上這屋幹啥來了?」當時我手裏正拿著小冊子往一本書裏放呢,於是我趁機坐在那個座位上:「看看書,寫寫論文。」回答完之後,我猛然意識到,我應該化被動為主動,因為在他的書中我剛剛放了一本《九評》,我就問他:「你學習真是刻苦,不知你想考哪個學校的研究生?」他說:「想考外省的。」我伸伸腰,站立起來說:「不打擾你了,祝你考研成功!」說完我就提著裝有真相資料的書包往外走,他笑了,說聲:「謝謝!」就低頭看書了。我就順利的走出了那個教室,去另一個教室散發資料去了。從中我得到啟示:把「祝學習快樂」、「祝學習進步」、「祝考研順利」等話打印到紙張上,做成卡片,放在真相小冊子的上面,這樣會讓學生覺的親切,從而為閱讀小冊子奠定一個好心態。

三、面對面給陌生人講真相

面對面給陌生人講真相是我的弱項,始終沒得到突破,師尊說:「找你自己的弱點、缺點,把它連根拔出來。」(《新加坡法會講法》)我想我一定要突破它,通過看師尊的有關講法,和同修寫的有關如何面對面給陌生人講真相的文章,我找到了自己弱點的根源──怕心。師尊說:「怕心會使人幹錯事,怕心也會使人失掉機緣,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關。」(《走出死關》)

我就針對那個怕心專門發正念清除,堅持一段時間後,還是有點不敢講,我就自己問自己:你要不要做李洪志師尊的弟子?要不要做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要是想做的話,你為甚麼不能按照師父的要求不折不扣的去做,為甚麼不敢面對面給陌生人講真相?為甚麼別人能你就不能呢?你不是修「真、善、忍」嗎?為甚麼要怕呢?師父不是講過 「頭掉了身子還在打坐」(《精進要旨》〈大曝光〉)的法嗎?為甚麼拿不出慈悲心去救度眾生呢?

經過不斷的自問,在師尊的加持下,我生起了修煉的「猛勁」:我一定得突破面對面給陌生人講真相的障礙,不為別的,只因我是大法弟子,只因為有許多眾生等著救度。也巧,生起「猛勁」的那天我要出去給電子書包膜,這不就是我突破面對面給陌生人講真相障礙的機會嗎?我心裏想我一定得把握住這個機會。在包膜的過程中我先發正念,請師父加持,然後就以四川地震(當時正是地震之後不久)為話題給包膜的人講真相,他一邊聽一邊點頭說是。比我想像的順利的多,那個人很快就同意用化名三退了。我很高興,我知道,這是師尊在幫我,在鼓勵我。

從此以後,漸漸的我敢面對面給陌生人講真相了。

四、向明慧投稿

以前只知道看《明慧週刊》,只知道向明慧索取,從沒想到向明慧投稿,二零零八年三月的一天,我才猛然悟到,自己讀了這麼多年的書,絕不是無緣無故的,應該以「筆」的形式來證實法,應該寫出「實在、準確、乾淨、不帶有人情」(《成熟》)的文章來助師正法。悟到這些,我就動筆開始寫修煉體會方面的文章。平時寫點常人中的文章我覺的很容易,可一寫修煉的文章,感覺真是太難了,各種干擾因素不斷,心裏還總有這樣一念:算了,每天向明慧投稿的人有的是,缺你一個也不算缺,再說把寫文章的時間用於學法豈不更好。我意識到那一念根本就不是我,我就求師尊加持,排除干擾,守住真念,不停的加強主念。就這樣經過六、七個小時,我把第一篇稿子寫好了並發給了明慧。過了兩天,我看到我的稿子被明慧採用了,一下子從心底裏生出一股高興,這種高興不是顯示心的表現,而是一種一個生命做了他該做的事情後的喜悅,是實踐誓約的喜樂。從此以後,我就開始了向明慧投稿。

一次我的另一篇稿子被《明慧週刊》採用了,我動了顯示心,向母親同修顯示,等著母親同修誇我。這時師尊借母親同修的口點化我並指出了我的不足,使我明白向明慧投稿的目地是為了切磋與交流,不是為了發表,不是為了求名,更不是為了展示文才。從中我悟到向明慧投稿這本身也是在修煉。

最近邪惡對網絡的封鎖很猖狂,我悟這裏面可能有這樣一個因素:就是有一些同修(農村同修居多)只知向明慧索取,只知看《明慧週刊》,沒有認識到參與明慧交流是每個大法弟子的責任。我悟到明慧網是大法弟子在助師正法中的共同項目,每個人都得參與在其中。

我們能夠在明慧上看到師父的新經文,能夠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就說明明慧是全世界大法弟子的大法會,是極其重要與神聖的,無論是海外還是大陸的弟子都應該為明慧網發一發正念!都應該參與其中!也都更應該把自己的修煉體會形成文字投給明慧,支持明慧。

五、找工作感悟

我是今年七月畢業的,可是到現在也沒能找到一份稱心如意的好工作(表面原因是我學的專業,所謂的好單位都要求是邪黨黨徒身份),心裏很著急,外部壓力也隨之而起。於是我反覆學習師父的有關講法和閱讀同修的有關交流文章,同時不斷的發正念清除干擾,可還是一點效果也沒有。我冷靜下來,認真的向內找,一下子發現了自己的根本執著:嚮往常人中的所謂美好前程和光宗耀祖的輝煌事業、信師信法之心不純不正。學習師尊的講法帶著不純淨的有求之心;正念原本是師尊賦予大法弟子的神聖能力,我卻違背師尊的囑咐:「但是如果你們用於不該修煉者所為之事,那是不管用的,念頭一出就會有報應或掉層次。切記!」(《導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會講法〉)用正念為自己找好工作,真是不該啊!真是臉紅啊!通過向內找,我挖到了自己的根子,心裏清亮了起來,對工作也不那麼執著了,相應的外部壓力也變的少了許多。

現階段我悟到:大法弟子的一生就是修煉的一生,這一生是師尊精心安排的通天之路,只要我們走師尊安排的修煉路,做好三件事,肩負起自己的歷史使命,一切美好盡在其中,至於說世間的所謂稱心如意的好工作等,師尊給安排的修煉路中有就有,沒有就沒有,都不應該去執著,因為師尊給予弟子的都是全宇宙最好的。

當然這其中不排除由於自己沒做好而招引來的邪惡的干擾因素,這是需要正念清除的,但只要不影響做好三件事,不干擾救度眾生,我都不去理會它。因為現在的時間真的很有限,並且現階段師尊對弟子的要求是:「學好法、做好講真相的事,救度眾生是第一位的。」(《致美中法會》)我認識到人世間的一切真的不應該擋住大法弟子精進的步伐。一定要記住師尊的法:「修煉就是難,難在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精進要旨二》〈路〉)

師父還講過修煉人遇到的壞事好事都是好事的法理,明白了這些,我想我會用正法理看待這一切,利用這個機會修去自己的根本執著心,同化大法,更好的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我還悟到:修煉的路上沒有「休息」,沒有懈怠,任何「休息」和懈怠都是不理智,都是對自己對眾生的不負責,都是師尊不希望看到的;修煉的路上有的就應該是堅如磐石的信師信法心和勇猛精進。通過這些年的修煉,我深深的體會到,修煉的路上每前進一步,就是登上一層天,就是救度那層天的眾生啊!

最後恭引師尊的教誨:「越最後越精進」,與同修們共勉!

以上是我的一點修煉經歷和體會,由於本人層次有限,不在法上的認識,還請同修給予慈悲指正。

謝謝師尊!向師尊合十!
謝謝同修!向同修合十!

明慧網第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