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處在選擇之中」(二)(圖)

記法輪功學員在德國斯圖加特的反迫害活動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明慧記者吳思靜斯圖加特採訪報導)一位中年德國女士良久的注視著眼前的情景:一個木條打製的不到一人高的籠子,一位身穿白色衣服的中國女士微低著頭坐在裏面,手腕上繫著鐵鏈子,衣服上「斑斑血跡」,旁邊還有一個身穿中國警服的「警察」,高舉棍子,做出打人的姿勢。這是模擬的中國勞教所裏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一幕。德國女士轉過頭,眼裏含滿了淚水,眼圈紅紅的,她哽咽的幾乎說不出話來:「太……太慘了……」。

而旁邊的另外一組人模擬的事件,則讓她更無法想像:一張手術台,一個人躺在上面,白色的被單上也是「血跡斑斑」,一個身穿白大褂的人手持剪刀,在「摘取」這個人的器官。他們表現的是在中共的唆使和縱容下發生的大批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事情。


簽名反對盜取法輪功學員器官


法輪功遊行隊伍穿過斯圖加特城區


橫幅:從一月起八千多名法輪功學員被捕,中共奧運前加緊迫害

來自萊茵河邊的威爾市(Weil am Rhein)的法輪功學員李女士參與了揭露活摘器官的模擬演示。「當那個手術鉗一碰到我的肚子,其實之間還隔著一層被子呢,我就渾身一激靈,汗毛都豎起來了,好像能感覺到中國學員遭受到的這種暴行。」雖然正午的陽光灼人,已經快六十歲的李女士還是堅持了很長時間。「後來他們問我還能不能堅持(扮演),可我真是覺得和中國國內學員遭受到的比,這算不了甚麼,我們應該為國內的同修多做一些事情,減輕他們受到的迫害。」

在醫學物品後勤部門工作的布溫廷(Buntin)先生表示:「我能想像在中國可能存在這種(盜取器官的)事情,一個是因為,中國(中共)想掙錢,需要錢,需要外匯,第二個原因,在歐洲只有很少數量的捐獻的器官。」「對於從中國來的器官,如果我不知道它是從哪裏來的,是從誰身上取來的,那麼我絕對不要這個器官,因為這不符合倫理,而中共在這一方面一點兒都沒有倫理觀念。」

布溫廷先生表示很震驚二十一世紀還有被酷刑折磨。他曾經去過上海,談到上海印象時,他說:「我去過上海,看到的都是光鮮漂亮的一面,但是看看那些建築工人,也就是那些民工,這些(對待他們的方式)都是不符合人權的,都是讓人感到憤怒的。」「中國政府是一個專制的、腐敗的政府。當外國人去中國的時候,中國政府展示的只是美好的那一面。他們在你面前微笑,可是背後卻舉起了屠刀。在奧運會這個問題上也是一樣的,中國政府先向奧委會保證媒體自由,但是現在卻又不守信用。我覺得我們的總理、總統不去奧運會開幕式是非常對的。」

勞爾(Rau)先生簽完名之後向記者表示:「每一個壓制不同聲音的鎮壓都是應該受到譴責的,比如這裏展示的(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沒有思想自由是件非常糟糕的事情。」「如果一個人簽名就太少了,但是如果很多人都來簽,或者舉行今天這樣的抗議活動,我相信,是有一定的影響的。」

看著動作舒緩的法輪功功法演示,莫尼卡•因姆霍夫(Monika Imhoff)女士對記者說:「我覺得打坐很好,非常和平。如果所有的人都拿起武器,那麼就甚麼都毀了。打坐是一種文化,我也想試一試打坐。」因姆霍夫女士出生於一九四六年二戰結束之時,她表示:「在中國有一些人被關進勞改營,這讓我想起了德國六十多年前的歷史,非常可怕。我們德國人曾經經歷過專制,雖然我是二戰以後才出生的,但是我後來了解到很多相關知識。」在她去簽名反對迫害之前,她又一次表示:「我反對一切形式的迫害,在中國有太多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我根本不能想像有多少,迫害必須馬上終止,因為這個迫害是破壞世界的人權的。」

當天參加活動的不只有斯特加特的法輪功學員,因為兩年前在斯圖加特成立的歐洲天國樂團這一天也來到斯圖加特獻藝,所以來自比利時、奧地利、瑞士、荷蘭等德國鄰國的法輪功學員一起在這裏演奏。因姆霍夫女士尤其喜歡打鼓的聲音,她說:「鼓聲非常棒。」

欣賞這個樂團的人還有很多,每次樂團在廣場上奏樂完畢,周圍的觀眾都鼓掌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