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迫害九年 法輪功在德國心傳心(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一日】(明慧記者吳思靜德國報導)「很多人排著隊等著簽名支持法輪功,即使是下雨的時候,也有很多人一手打著傘,一手簽名。」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法輪功學員在柏林的反迫害活動結束後,學員周女士回憶當天的情景時說。


人們踴躍簽字反迫害(背景是柏林的標誌性建築勃蘭登堡門)


人們圍在揭露酷刑迫害的展板前


再看仔細一些


雨中簽名反迫害


雨中簽名反迫害

十九日和二十日,時值中共迫害法輪功已整整九年,法輪功學員在德國柏林著名景點勃蘭登堡門(Brandenburger Tor)前的巴黎廣場(Pariser Platz)和位於前東西德邊界線上的波茲坦廣場(Potsdamer Platz)舉辦了抗議迫害的集會。


張震彤的妻子幾天前從馬三家勞教所被釋放。張表示外界的支援很重要。(張震彤,圖中間偏右)

在萊比錫(Leipzig)從事電腦繪圖職業的張震彤先生特地趕到柏林,他的妻子王曉豔在被非法關押了兩年零十五天後,於幾天前從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釋放。在十九日的集會上,他面對圍了幾層的觀眾講述了他妻子的故事:「她經常被打,因為她不放棄她的信仰。一次她被銬在一張雙層床上,一手在上面,一手在下面。她根本就不能動了。後來她絕食抗議,被強行灌食。被灌的流食中摻有破壞神經中樞的藥物。」「每個法輪功學員都要經歷一段時間的被洗腦,一天二十四小時被強迫看誹謗法輪功的錄像和書,和‘轉化人員’談話。」據他妻子說,所有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都被酷刑迫害。

王曉豔的事例是對一位懷疑簽名是否有用的觀眾的最好的回答。王曉豔在電話裏向她的丈夫表示,勞教所讓法輪功學員一天奴役十三個小時,他們不敢強迫學員工作的更多,就是因為海外民眾的呼籲,海外法輪功學員密集的打電話到勞教所,同時明慧網上公布了勞教所迫害法輪功的管教人員的名單。

柏林法輪功學員周女士向記者講述了給她留下深刻印象的一對德國教師夫婦,那位先生表示,雖然他一直生活在西德,但是他很了解為甚麼共產黨那麼怕有信仰的人。柏林牆倒塌前一年,他曾帶著他的學生去東柏林做短暫旅遊,班上一個十七歲的女孩子帶了一袋橙子,結果被扣押在邊境,因為東德方面認為,這個女孩子拿了一袋橙子,很有可能是想到東德見甚麼人。事實也確實如此,在之前的西德的一次「教會日」上,這個西德的女孩子見到了一位來自東德的男孩子,之後他們約好了,再一次在東柏林見面。這位教師說:「共產黨知道信仰的力量是多麼強大。」因此他非常能明白為甚麼共產黨要鎮壓一個信仰團體法輪功。

法輪功學員艾裏克(Erik)在二十日這一天,和一位在附近的一個藝術展覽廳工作的年輕人交談了三次,第一次年輕人偶然路過看到法輪功學員的攤位,立刻被那幾位正在展示功法的學員吸引過來,要學功法。第二次,在工作休息期間,他把他的一位練其它氣功的同事帶來了解法輪功。第三次,他一個人又過來,拿走了一摞關於法輪功被迫害的傳單,要發給他的同事、家人和朋友。

柏林的法輪功學員王女士帶著一歲半的女兒站在酷刑圖片前,和路人交談,解答他們的問題。她說:「圖片展前經常站滿了人,後面的人只能尋找前面人之間的縫隙。幾乎每個了解到法輪功學員被如此殘酷迫害的人,都到桌子前去簽名(反迫害)了。」

原籍烏茲別克斯坦的阿德炯九年前隨父母來到德國,在兩個星期前他看完了《轉法輪》,並被書中的道理折服,決定開始修煉。這兩天他也來到了揭露迫害的法輪功攤位,以示對迫害的抗議。兩位委內瑞拉(Venezuela)的姑娘三個星期前開始去柏林週末的公園煉功點學功,二十日也出現在波茲坦廣場上的法輪功攤位,進一步了解了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

「這段時間學法輪功的人和對法輪功感興趣的人好像突然多了起來,我想,我們應該再辦‘九天講法班’。」王女士表示,好幾位法輪功學員都有和她一樣的感覺,「中共迫害法輪功九年了,每年我們都覺得,通過告訴人們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越來越多的人對法輪功本身感興趣,要來煉功,而一旦走進法輪功,不長的時間以後,他們就也開始了向其他人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對於王女士來說,法輪功正在德國民眾中人傳人、心傳心的悄悄傳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