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永存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早在兩年前,我曾在這簽名,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輪功,可是情況沒有得到絲毫改變。」看著柏林學員在勃蘭登堡門前演示的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遭受的酷刑和器官活摘等場面,一位路過的行人表達了她的懷疑和灰心。一位中國人突然插話道:「不,情況有所改變,只是在國外無法立刻看出來,請您隨我來。」

在中國遭受迫害的親人

她把來自萊比錫的年輕人張震彤介紹給這位路人。張震彤特地趕到柏林,參加本週末於柏林舉行的反迫害活動。在集會上,他講述了妻子王曉豔的遭遇。王曉豔是一名法輪功學員,在被非法關押了兩年零十五天後,於四週前從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被釋放。

從事計算機繪圖行業的張震彤很高興,妻子不會再遭受酷刑的折磨,「再次聽到妻子的聲音,我是那樣的欣喜。在電話裏我能感受到我們的女兒因為又能和媽媽在一起而欣喜若狂。」

王曉豔被關押期間,遠在德國的張震彤無法跟妻子通電話或是通信。他也不能去中國,因為作為法輪功學員,回國受到迫害的可能性極大。八歲的女兒只能獨自呆在祖父母那裏。

堅定的信仰者

張震彤向眾人描述妻子在馬三家勞教所遭受的酷刑:「我妻子經常被打,因為她不放棄她的信仰,不願被轉化。獄警對她說:‘我們知道沒法轉化你。’一次她連續幾日被銬在一張雙層床上,一手在上面,一手在下面。她根本就不能動。後來她絕食抗議,被強行灌食。被灌的流食中摻有破壞神經中樞的藥物。」據他妻子說,所有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都被酷刑迫害。

張震彤解釋了所謂的轉化,也就是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的最重要的任務。馬三家勞教所自迫害之初便以酷刑「轉化」法輪功學員而臭名昭著。對每一個被關押的學員都會在一段時間內進行頻繁的洗腦,他們被強迫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觀看詆毀法輪功的影片和書籍,並受到轉化人員圍攻。學員一旦入睡便會立即被喚醒。

國際聲援的良好效果

張震彤的妻子每天至少十三個小時被強制奴役勞動。每天六點必須起床,從早上七點到至少晚上八點勞動。她們必須為中國軍隊縫製軍裝、被單和被套。但王曉豔告訴丈夫,看守不敢強迫被關押的學員過多的超時勞動,因為勞教所的看守親自接到大量來自海外的電話,害怕將來被送上法庭。他們還害怕因為惡行遭到惡報,因為他們有不少同行已經出了車禍或者忽得暴病。曉豔本人就在勞改所親眼見到看守遭報。

海外電話、在網上把對法輪功學員施暴的獄警看守名字及其具體暴行曝光,使得獄警不敢過多強制法輪功學員奴役勞動。

由於國際社會的關注和壓力,使得起碼是馬三家勞教所發生了變化,越來越多的學員被釋放,被送進來的新被捕的學員數量減少。馬三家勞教所甚至試圖從別的勞教所買法輪功學員,來完成當局要求的名額。

奧運前夕中共加緊抓捕法輪功學員

然而過去幾個月,被非法關押到馬三家的學員明顯增加了。「我妻子證實,奧運前夕中共加緊抓捕法輪功學員」,張震彤說。

據法輪功信息中心的報導,自二零零七年十月以來,中國的二十個省、大城市和自治區至少有八千多起法輪功學員被捕的案例。其中三十人可以確認未經法庭審理便被判以最高至兩年半的關押,在勞教所裏遭受迫害。

「漫長的關押時間顯示,這種關押不是像中共官員說的那樣為了保證‘奧運會和諧進行’」,法輪功信息中心發言人華特勞德(Waltraud Ng)指出,「法輪功學員不會對奧運造成危害。中共只是拿奧運會為藉口常年關押法輪功學員」。

七•二零和希望

自從一九九九年以來,七月二十日對於法輪功學員是一個特別悲傷的日子,因為直至今日,法輪功在中國仍然遭到迫害。法輪功學員在勃蘭登堡門前以真人模擬的形式展現勞教所、酷刑、活摘器官,緊急呼籲在奧運開幕前無條件釋放中國國內的法輪功學員。在過去的幾個月內於全世界範圍內徵集的百萬個以上的簽名,將在七月二十日後遞交國際奧委會。

那位曾抱懷疑態度的行人也想再次簽名支持反迫害。她加入了在桌前等待簽名的隊伍中,笑著說:「也許還是有用的」。

(轉載自德文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