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終達到雙盤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五日】修煉是嚴肅的,有時也是很痛苦的。當然痛苦包括身體上的和精神上的。現在我談談自己是如何克服身體方面的痛苦達到雙盤的。

煉靜功必須盤腿。可是,我天生不能盤腿,加上走入修煉就已經是五十多歲的人了,骨頭很硬了,開始時不要說雙盤,就是單盤也很困難。

剛剛煉單盤的時候,我把左腳放在右大腿上,結果左腿膝蓋沖天,同修將其戲稱為「高射炮」。我沒有畏難,採取多種方法把左腿往下壓,例如用帶子綁,用大石塊壓,甚至讓幾歲的小孩站在左膝蓋上。當然,疼痛的很厲害,往往是眼淚都流出來了。這樣經過幾個月到一年左右的時間,左腿終於壓下去了,壓平了,能夠平平穩穩的放在右腿上了,也就是說經過刻苦修煉之後,我能夠單盤腿了。

接下來的事情自然想要實現雙盤,可是不是那麼一件容易的事情。我用手把右腳往左膝蓋上拉,使了很大的力氣,結果右腳紋絲不動,簡直就像長在墊子上、地板上一樣。這時候,一位老年女大法弟子給我介紹「經驗」說:「你恭恭敬敬的站在師父的法像前,雙腳並攏,雙手合十,嘴裏默念‘我想雙盤,請師父幫助加持一下’,然後就能盤上去了。我就是這樣盤上去的。」我按照她的「經驗」試了一下,結果右腳仍然是紋絲不動,還是像長在墊子上、地板上一樣。

這時候我開始學法,捧起《轉法輪》,隨手一翻,翻到了第七十七頁,映入眼簾的第一句話就是:「人自己的業力就得自己還,誰都不敢破壞這個理的。」顯而易見,這是師父在點化我;因為當時的想法就是想套用別人的「經驗」,想走捷徑,就是不想通過自己吃苦來償還自己欠下的業力,不自覺的偏離了法。

明白了法理之後,我決心要自己實現雙盤。但是,從何做起呢?用手拉肯定是不行了,這時我想到了利用腰的力量,我知道腰的力量比手的力量要大的多。於是,我就用一根布帶子,把兩頭繫在一起,做成一個圈。把這個圈拉長成長條形圈,一端套在脖子上,做好單盤的姿勢後,把另一端套在右腳的踝骨部位(俗稱腳脖子)。這時,我用力將腰一挺,右腳一下子就移動到左腿上去了,可是我的那兩腳變的像紫茄子似的,左腳的蹠關節(腳中間的關節)和踝關節「咯嘣」、「咯嘣」的響,並且很疼,眼淚立即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而且腰也不由自主的放鬆了,右腳又自動的滑下去了。

這時候,我突然想起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一句話:「我說身體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過去了。」於是,我又用腰的力量把右腳拉到左腿上,因為蹠關節和踝關節特別疼,立刻又不由自主的滑下來了,然後再拉再放……,一共重複了十次。從那天開始,我每天早晚用布帶子各拉一回腿,每回都是拉上、放下,拉上、放下……,重複十次。這樣經過大約一年左右的時間,能夠用手把右腳拉上來了,右腳也能夠停留在左膝蓋上了,而且停留時間越來越長,從一分鐘,兩分鐘,五分鐘,十分鐘……。到了能夠停留一個多小時的時候,我就開始雙盤念《轉法輪》,儘管念到最後左腳很疼,整個腳發麻到完全失去知覺,但是我給自己規定,每次必須盤著雙腿念完一講。《轉法輪》我已經念了二、三百遍了,雙盤腿念了也有六十多遍了。每天不但念《轉法輪》要雙盤腿,發正念也要雙盤腿,煉靜功當然更要雙盤腿了。

經過長時間的刻苦煉功,我現在已經能夠雙盤一個半甚至兩個小時了。雖然到最後蹠關節、踝關節和膝關節還是有點疼痛,但是不用咬牙也能過去了。

最後,我背誦師父在《轉法輪》上的一段話結束本文:「我過去修煉的時候,有許多高人給我講過這樣的話,他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其實就是這樣,不妨大家回去試一試。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