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神奇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七日】我於二零零四年深秋非常幸運走進法輪大法,並成為其中的一個粒子。在這三年多的修煉路上感受到師尊的鼓勵和慈悲的呵護,由於寫文章的能力很差一直沒有提筆,今天鼓起勇氣放下面子寫出來,證實大法的神奇,也請新得法的同修分享,共同精進。

一、師父給我清理身體

第一遍通讀《轉法輪》,我用了三四天的時間,在那幾天裏夜裏經常蓋不住被子(那年的冬季暖氣不足),當時並不知道甚麼原因,後來和同修交流才知道那是師父在給我清理身體。

我以前就有輕微的乳腺增生,在我第二遍通讀《轉法輪》過程中,我的左側乳房脹痛的很厲害,工作忙也沒當回事,可在某個上午,就感覺這側乳房颼颼一直向外冒涼風,之後就不疼了,直到現在沒犯過。還有一次晚上洗了很多衣服,晚上睡覺時肩周疼痛難忍,胳膊已不敢抬起,誰知早晨起來一點不疼了。

在修煉前我患嚴重的過敏性鼻炎很多年了,春秋兩季嚴重,用藥就緩解一點,藥一停就照舊,已嚴重的影響呼吸,晚上睡不好覺,白天憋的頭昏沉沉的,工作效率很低。修煉後有那麼一週的時間鼻炎更嚴重了,鼻腔裏每天都結一層血痂,但一週後鼻子就徹底通了,多年來第一次睡覺時閉上了嘴巴,心裏甭提有多高興了。

後來我才明白這都是「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摘自《轉法輪》第七十九頁)

二、煉功感受大法的超常

我在煉功之前看過一些同修的體會文章,好多同修都寫到煉動功時大汗淋漓。由同修幫忙請到了師父的教功光盤,看完動功動作後,心想這麼輕盈的動作我是連汗都不會出的,別說大汗淋漓了,因為我晨練時沿四百米跑道連續八圈才剛剛要冒汗,我是一個極不愛出汗的人。誰知在我剛隨師父學完「佛展千手」法時就已大汗淋漓。我深深的體驗到大法的超常。

說起來很慚愧,修煉大約一年後我才煉靜功。一次在我煉靜功做「兩手拉開,把功能打出體外,在兩掌下用功力加持」這一動作時,感覺兩個肩膀上各有一道光柱射來,灼熱灼熱的。當時禁不住淚如雨下,這麼不精進的弟子師父還時時看護著。

在剛開始煉靜功時總向後仰,我就靠著東西煉,後來悟到不能總那樣,就離開依靠物的距離很遠,可向後仰的還是很厲害,這時感覺到一條腿靠住我的後背,身體直坐起來,我以為是我家人幫我的,可睜眼一看,家人還在玩遊戲呢,根本沒動地方。我頓時明白是師父在幫我。只要我們精進實修,師父就在我們身邊。

三、體驗正念的威力

二零零五年的七月,我得法還不到一年,當時我們單位的工作很忙,我與一位同事共同承擔一項任務,剛開始的第一天我就「病」了,嗓子疼的厲害,發燒,本想請假讓領導安排他人替換我,但我想起師父講過的宇宙最高法理「真、善、忍」三個字時,我放棄了由他人替換我的念頭,凡事要為他人著想,這個階段就是人手緊的階段,換人領導也很為難。第二天中午嗓子疼的更加嚴重,水的下咽都要忍受劇烈的脹痛,好似整個喉嚨被甚麼東西堵死了似的,心想下午是上醫院呢?還是再忍一忍?決定:還是忍一忍吧,也許馬上就好了。就在這個瞬間喉嚨的堵脹、疼痛消失的無影無蹤。至此我徹底明白了「神」和「奇」寫在一起的理由。

二零零六年的七月,我們在禮堂聽專家作報告,在距結束還有十分鐘的時候,不幸在我身上發生了──以心臟為中心瀰漫性的從未有過的劇痛,頓時大汗淋漓,呼吸急促簡直窒息,想說話已經說不出來(頭腦還清醒),我能做的只是下意識盡力向下彎曲身體縮成一團。怎麼辦?在這時我想起了師父的正法口訣,在心裏默念口訣並求師父救我。瞬間,瀰漫性的劇痛如輻射狀迅速向四週散去,疼痛越來越輕直至完全消失,整個過程不過5分鐘啊。

事後我向醫生朋友描述了我當時的情形,朋友說是心絞痛或心梗,非常危險。如果不是師父為我承受,我也許已離開這個世界。

四、兩次發資料感受神奇

第一次發資料,我只發了兩本《九評》,當天夜裏做了一個夢:有兩個姐妹來到我家,要同我學煉法輪功。我知道這是師父點化我多做資料多救人。

第二次發資料,只是一片《風雨天地行》的光盤,乘車時放在了座位上。下車後路過一個小公園,悠揚的動功音樂好似從很遠的空間傳來,我原以為是大法弟子在公園裏煉功,可巡視了一遭沒有人,啊,原來是師父鼓勵弟子。師父就在我們身邊。

層次很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