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大法恩澤我們全家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五日】我是高三學生,我的媽媽是大法弟子,我把我親身感受到的「一人煉功,全家受益」的事情告訴大家,讓大家知道法輪大法的美好。

先說說我的媽媽。媽媽是2005年7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得法前得了乳腺癌。以前曾聽煉大法的親戚說大法好,只要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師父就會管。手術時,媽媽偶然想起了大法,昏迷中的媽媽一直在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手術後親戚介紹媽媽煉法輪功。當時媽媽還在化療,化療是相當痛苦的,每天單是嘔吐就很折磨人。親屬說只有大法才能真正的救人。這時媽媽開始正式修煉法輪功。

由於媽媽手術後左手不能煉動功,但媽媽盡力堅持。師父開始給媽媽淨化身體,自化療後媽媽一片藥沒吃,身體卻一天天健康起來。

奇蹟再次在我家發生,受益的是我爸爸。爸爸是個司機,在我們鎮拉木材,一次爸爸卸車時,被一個粗2.2米,長4米的木頭砸過頭頂,昏迷了好幾分鐘。送到醫院後沒檢查出任何病症,隨後出院。在06年12月,我爸在卸木頭時再次被木頭砸傷,血從頭頂往下流,但爸爸堅持著回到了家。媽媽一邊給爸爸包扎傷口一邊說:咱不去找人家賠償,只要心念「法輪大法好」就甚麼都好了。爸爸真的沒事,很快就好了。

我們全家都深受大法的恩澤,在這幾年裏,連年已七旬的姥姥也身體硬朗。

現在該說說我自己了。我是一名高三學生,由於媽媽的教誨,我對大法有了一定的正確認識。而我與大法真正結緣是在一次政治課堂上。當時政治老師與同學都用貶義的詞彙議論大法。我抑制不住心中的義憤,大喊到:「不知道就別瞎說!」老師和同學們誰也沒再說甚麼。從那以後我事事順心,媽媽說那是師父管我了。

我即將高考了,時間很緊,媽媽說學法不耽誤學習。我時常的也看看大法的書,自此心情舒暢,明白了很多超常的道理。我是學鋼琴的,媽媽常告訴我「你要心記法輪大法好,而且銘記你所彈的每一個音符、所唱的每一首歌都是為新宇宙服務的」。我記住媽媽的話,自此我的鋼琴技能有了飛躍性的進步,而且在一個月內就衝破了鋼琴曲彈奏中的一項難關。鋼琴老師說她根本沒有想到我可以彈到現在的水平。我的歌唱水平也有了顯著的提高。

我們家的家境不是很寬裕,媽媽總是說鋼琴課太貴了,可是自從那次政治課上我嚴辭制止他們誹謗大法後,一切都變了。老師收別的學生200元一節課,到我這兒,100元就行了,而且有時還免費多給我加一節課。

我時常想,等我有了獨立創作能力,我一定為證實大法的美好而彈奏出最優美的旋律,唱出最動聽的歌,讓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想想自己,有太多的東西是師父給予的。媽媽說:「欠誰的都能夠還,可師父給予我們的卻永遠也無法回報。我們只有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才是對師父的最好報答。」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