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市參與迫害者遭惡報實例補充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呼蘭是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的一個區,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該區的一些人一直盲目的、善惡不辨的緊跟江澤民流氓政治集團迫害法輪功,其惡報也一直沒斷過,整理出哈爾濱市呼蘭區如下的惡報實例僅僅是冰山一角,但希望能給至今仍然在迫害法輪功的人以警示;更希望那些明白真相但為了自身的蠅頭小利仍然迫害法輪功的人幡然醒悟,退出邪黨,將功補過,爭取一個好的未來。

呼蘭區政保科科長常江海暴死

哈爾濱市呼蘭區政保科科長常江海多次毆打法輪功學員,還連續毆打法輪功學員任鵬武三個小時。他利用各種卑鄙手段勒索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數萬元,被其綁架送往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數十名。

二零零八年一月八日左右,常江海在與人打麻將時突發腦梗死亡。

呼蘭公安局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 被判刑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呼蘭公安局惡警一直利用各種邪惡的方式配合邪惡迫害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任鵬武、張學文、孫玉華等均是在看守所被他們虐殺的。

二零零四年,因一起人命案,看守所長趙連貴、王玉豐、李大明被判有期徒刑,主管看守所的呼蘭區公安分局副書記王公朝被判緩刑。其中趙連貴在服刑期間母親、妻子相繼去世。

呼蘭區惡警王學剛出車禍 脾摘除

哈爾濱市呼蘭區白奎鎮派出所所長王學剛在二零零一年經常帶領一夥惡警非法搜查法輪功學員家,從中搜刮錢財,並積極參加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份,惡警王學剛在去興隆鎮酒店嫖娼的路上出了車禍,脾被摘除。

呼蘭看守所惡犯郭海峰患肝腹水

二零零零年哈爾濱市呼蘭看守所有一名刑事犯叫郭海峰,當年二十三歲,由於受到惡警的威逼利用,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他在一邊打一邊罵著說:「我叫你們煉,我非打得你們個個肝腹水。」並用拳頭使勁打法輪功學員的腹部。

郭海峰的惡行遭了惡報,自己得了肝腹水,每天獄醫都要給他抽出一大茶缸水。

呼蘭公安分局警察孟慶玉遇車禍殘疾

呼蘭區公安分局警察孟慶玉,三十五歲,在和平派出所任職期間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在二零零一年下班回家時綁架粘貼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十分狠毒。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九日在去哈三電廠搜查完法輪功學員家後,在呼蘭一中附近被汽車撞成重傷,造成胳膊骨折、耳膜穿孔、思維混亂,且始終神志不清、胡言亂語,據醫生講要留下殘疾。

呼蘭區原新華派出所趙新佳被刑事起訴

呼蘭原新華派出所民警趙新佳,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經常到法輪功學員家中抄家、逼迫寫保證,還綁架多名法輪功學員,作惡多端。

二零零三年趙新佳因瀆職罪(致他人死亡)被捕並刑事起訴。

呼蘭看守所獄醫王建新被辭退

呼蘭看守所聘用獄醫王建新,親手以灌食為名迫害法輪功學員,對於法輪功學員任鵬武、張學文的被折磨致死案,其人應負主要責任。其他法輪功學員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均受到了他不同程度的迫害。

王建新已經丟了飯碗,被辭退。

呼蘭區糧食局紀檢惡黨書記遭惡報死亡

呼蘭區糧食局紀檢書記鄭義,深受邪黨毒害。幾年來,一直敵視大法,監視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給其講真相,也不聽。

二零零七年八月六日,鄭義患腦血栓、心臟病、糖尿病等死亡,年僅五十四歲。

呼蘭區方台鎮東沈村村長楊寶臣遭惡報暴死

呼蘭縣方台鎮東沈村村長楊寶臣,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零以來,積極參與、配合迫害法輪功學員。在二零零零年,舉報本村在家看書的法輪功學員,強行對該法輪功學員洗腦並使其勞教一年,在勞教所該法輪功學員遭到惡警殘酷的迫害。二零零一年,楊寶臣又在方台鎮組織洗腦班,將東沈村十二名法輪功學員強行綁架進洗腦班進行迫害,並將其中一名法輪功學員勞教。其他人非法關押六十多天。

後來楊寶臣也因事進了看守所,二零零二年夏,楊寶臣患肺癌,秋天暴死家中。死時年僅四十八歲。

呼蘭區商業局工會主席王惠芳遭惡報暴死

哈爾濱市呼蘭區商業局工會主席王惠芳,主管迫害法輪功,賣力充當江澤民流氓集團的幫兇迫害法輪功學員,對商業系統的法輪功學員強行要求寫「保證」、寫「三書」,並當眾誣蔑、誹謗大法。

二零零零年除夕夜突發腦出血死亡,終年五十三年歲。生前曾經身體非常健康,腦出血症狀很突然。

呼蘭區腰堡鄉大卜村村長張新橋惡報連連

張新橋,男,原呼蘭區腰堡鄉大卜村村長。二零零一年秋,他帶領幾人,將向村民講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的法輪功學員李冬雪、尼淑芝、周春芝等綁架,並劫持到腰堡派出所。

二零零二年春張新橋的父親被車撞壞,生活不能自理。他的兒子與兒媳也已離婚,他本人也被撤掉了村長職務。

呼蘭國稅局局長孫靜華患腎病

二零零三年新年期間,呼蘭國稅局局長孫靜華為了出風頭、撈取政治資本,指派本單位人員將誣蔑法輪功的標語貼在了宣傳板上。有關人員曾寫信告知其破壞大法會遭天報,此人不信,為了可憐的利益,去迫害善良、出賣自己的良心。

不久此人患上了腎病住進了醫院,手術後將排尿改在了臀部。

呼蘭二八鎮張達村鄭國才惡報不斷

鄭國才,男,四十多歲,呼蘭二八鎮張達村幹部。他聽說舉報發法輪功真相材料的人會得到很多錢,於是支持他兒子這樣幹。二零零二年他二兒子串聯村裏六、七個人合伙兩次舉報發大法材料的法輪功學員,想獲得錢財。回頭到鎮裏領錢,可是上邊沒給。

就在此不久,他二兒子和別人打架,花了一萬多元;二零零四年冬天再次與人打架,又花了一萬多元;不僅如此,二零零四年春,他大兒子在外地打工,因男女關係,其中一從犯被判十年,他大兒子是主犯,負罪在逃,現被通緝。

鄭國才本人還得了腦囊蟲病,時常發作,痛苦不堪。

呼蘭鎮偉光大隊書記張秀蘭被判七年徒刑

呼蘭鎮偉光大隊書記張秀蘭,他曾經常到法輪功學員家中抄家、逼迫寫保證,並綁架多名法輪功學員,作惡多端。

張秀蘭現被判七年徒刑,其父也遭車禍。

原呼蘭鎮委書記李海昌被判刑四年

原呼蘭鎮委書記李海昌,在其任呼蘭鎮委書記、呼蘭鎮偉光大隊書記時,賣力參與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現李海昌因犯罪被判刑四年。

呼蘭石人鎮張亞村徐波惡報不斷

呼蘭石人鎮張亞村徐波,綽號徐四,曾賣力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自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二年連續兩年被石人鎮政府招雇專門監視法輪功學員,由鎮政府和村裏給錢和義務工(農村一種給工資的叫法)。

自從非法監視法輪功學員以後,他家的倒霉日子就開始了。他騎摩托車曾多次被截住,罰款二、三百元。為了監視法輪功學員,他經常到法輪功學員家對面的蔬菜商店蹲坑看守法輪功學員。蔬菜店老闆的岳母也煉法輪功,警告他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這樣不好。他不相信。不長時間他的妻子和女兒相繼都得了闌尾炎,花了很多錢手術;他家養的母豬和豬崽全部死光。

由於法輪功學員講真相被綁架,他幸災樂禍、眉開眼笑,沒過幾天,他家扒炕燒炕時突然失火。打電話報警後,當救火車開至離他家只有二里路時,救火車壞了,等救火車修好開到現場時,火已燒盡。家中所有財物全部燒毀,其中包括他家賣土豆時欠款人給他打的欠條價值二、三萬元和部份現金也被燒光。

呼蘭腰卜鎮農民任利文誹謗佛法遭惡報

呼蘭腰卜鎮農民任利文經常在公開場合謗神謗佛。二零零一年八月份的一天任某又在眾人面前罵神並把矛頭指向法輪功,在場有一法輪功學員上前勸阻他,善意的告訴他這樣不好,並向他講真相,並正言警告他誹謗佛法要遭惡報的,但他不聽反而罵的更兇,還說:我也不信,更沒見哪個遭報。

不出兩個月任利文乘坐的農用三輪車翻了,任利文被甩出十幾米遠,又被車砸在車下面。經搶救,命雖保住,但人已癱瘓,且成了植物人。

呼蘭區郎老太撕毀法輪功傳單遭惡報

呼蘭車站天橋下老郎太太,有一天早晨五點鐘左右和鄰居姓畢的婦女出來溜達,看見大門上貼著法輪大法不乾膠,她倆費了好大勁才把不乾膠揭下去。兩天後,鄰居發現她手壞了,問:大娘你手怎麼了?她說是不小心開水燙的。過幾天大門上又貼有法輪大法救度世人的不乾膠,鄰居發現她倆每次從大門經過她都不敢靠近標語,躲著走,再也不敢去揭標語了。

同樣的事還有呼蘭區長嶺鎮楊玉村張建文的妻子,二零零一年的秋天看見電線桿子上貼的法輪大法救度世人的不乾膠,她說:甚麼誰揭誰遭報,我不怕,我就揭。隨手將不乾膠揭下來,當天回家後滿身長滿大包,怎麼治也不好。後來她想到,是我揭不乾膠造成的,以後再也不揭了,過兩天身上的包全好了。

呼蘭區崔某,經常說大法不好,罵大法。二零零一年夏給兒子蓋小房,在拆跳板時,從跳板上掉下來,兩肘擔在跳板與牆上,將大臂與肩部掰開,當時送往醫院治療。回家後仍然疼痛難忍,自己說:「我這是罵大法的報應,讓家人給我念《轉法輪》,一會兒就不疼了。」從此以後再也不敢說大法壞話了。

呼蘭康金鎮勝平村王鳳德仇視法輪功遭惡報

呼蘭康金鎮勝平村王鳳德,男,五十多歲,其妻子是法輪功學員,他經常阻止其妻子煉功。一次,其他法輪功學員給王鳳德的妻子送經文,被他當場撕毀,並口出不遜。他妻子說:「你這麼壞,是要遭報的。」

果然當天晚上,王鳳德屁股下就爛了個洞,流膿血不止,住了一個多月的院。

王鳳德兒子,三十來歲,一次他指著法輪功創始人的照片破口大罵。事後不久,他家養的雞都死光了,為了償還債務,他花了二萬四千元買的雞舍,只得以一萬二千元的價格賣掉。

呼蘭康金鎮政府陳友遭惡報

呼蘭康金鎮政府陳友,男、四十多歲。二零零一年新年前,他協助邪惡勢力綁架法輪功學員,經別人手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每人被勒索五百元,而被他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每人都被他勒索一千五百元,同時他逼迫法輪功學員做不好的事。

新年過後不久,陳友遭惡報,被人用刀捅了,住院好長時間。

呼蘭康金鎮政法委書記梁文路遭惡報

呼蘭康金鎮政法委書記梁文路人品惡劣,在群眾中影響很壞。充當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的馬前卒,對法輪功學員惡言惡語,並大肆勒索錢款。

現梁文路已遭惡報,不但被撤職,身體也不佳,離不開藥。

呼蘭鎮一人對大法惡意嘲笑取樂遭惡報

呼蘭鎮一大法修煉者家屬,經常對大法惡意嘲笑取樂。在一次對大法惡言攻擊後幾小時,就撞在了自家的玻璃隔牆上,把大塊玻璃撞壞後,自己嚴重受傷,流了很多血。到醫院包紮後打了幾天點滴,在家休班二十幾天。事後該人有所醒悟。

黑龍江監獄局局長楊文學被檢察院秘密拘捕

黑龍江省各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空前絕後的,這與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局長楊文學緊跟江澤民流氓集團善惡不辨瘋狂鎮壓息息相關。善惡有報,二零零六年六月份楊文學因受賄和挪用公款被黑龍江省檢察院拘捕。

楊文學,原伊春市紀檢委書記,二零零五年末至二零零六年初調黑龍江省監獄管理局當局長。在二零零六年六月間,楊文學利用其在黑龍江省泰來縣的岳母過生日之機,收受監獄管理局各方官員贓款賄賂二百多萬元,並被檢察機關查明挪用公款二千餘萬元。

其實,迫害法輪功者皆有不同的災難發生,有的是殃及自己的親人身上。請迫害法輪功者仔細回想一下,在你們參與迫害法輪功後,是否有如下現象發生:心中感到空虛無聊、疲勞、心緒煩亂、胸悶、做惡夢、頭痛、易怒、人際關係惡化等,身邊的親人是否也會出現疾病,各類麻煩和災禍等?答案是一定的!各種惡報的案例應當使作案者幡然醒悟。

共產黨的末日到了,遠離共產邪黨就是遠離了邪惡、遠離了災難!迫害法輪功者當好自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