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蒙陰縣教育系統惡報二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三十日】(一)原山東蒙陰縣一中總校校長張維成遭雙規

張維成,男,60多歲,原山東蒙陰縣一中總校校長。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造謠生事、鋪天蓋地鎮壓法輪功時,他任蒙陰縣第一中學校長(副縣級),為了能升官發財,他不擇手段的追隨惡黨,對本校的大法學員大打出手,非法收繳學員的法輪功書籍等私人物品;強迫煉功師生寫「保證」不再煉功,不准上訪;曾私自在學校非法關押進京上訪的學生一個星期;多次在幾百人的教職工會上攻擊法輪功及其創始人和大法學員;以開除本人甚至家屬的公職和巨額罰款等方式相威脅來配合縣610逼迫本校煉功的教師放棄修煉。他還以開會表態及簽名等形式逼迫其他教職工反對法輪功。還曾下令各班主任組織學生簽字、看肆意誣蔑大法及其創始人的電影、寫演講稿、辦黑板報、發給在校學生兩千餘本誣蔑法輪功及其創始人的小冊子等攻擊大法、毒害原本純真的學生;又唆使政治教師向學生講課攻擊大法,使幾千名畢業生受到毒害。還曾同意在一中操場焚燒全縣非法收繳的大法書籍及法輪功創始人的照片等。

多行不義必自斃,作惡多端的張維成終遭惡報,於2005年七月份因貪污學校基建公款和受賄被告遭雙規。約半年後被臨沂市人民法院判刑三年。張維成不服向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被判刑三年緩期五年執行,期間只發點兒生活費。雖然幾經其妻妹(即小姨子)副縣長張玉蘭和當時在蒙陰縣公安局政保科工作的大兒子張道欣(手機 :13589680531曾任桃墟鎮派出所指導員酷刑折磨本鎮大法學員)上下活動周旋,不長時間辦了保外就醫,可是畢竟權財兩空、名譽掃地,無人問津了。張維成遭惡報被雙規不到一個月,他的外甥,也就是他妻妹張玉蘭副縣長的兒子秦貞一溺水而亡。

(二)原山東省蒙陰縣副縣長張玉蘭痛失愛子「母債子還」

張玉蘭,女,46歲左右,原山東省蒙陰縣副縣長,現臨沂市水利局副局長。她於泰安水利專科學校畢業,本來在縣水利局工作,後因沾了黨外人士的光爬上了副縣長的位子,分管文教、衛生。

從1999年7月20日以來,在其任職期間積極為邪黨賣命,積極協助縣「610」邪惡組織,對全縣教育系統的大法學員採取了非法抓捕關押、洗腦、虐殺等迫害,致使近百名煉法輪功的教師,遭到不同程度的強制洗腦迫害,數十名教師被巨額罰款五千元至兩萬元不等,有的被非法勞教,有的被逼得家庭破裂妻離子散,有的甚至被酷刑迫害致死。

其中被迫害較嚴重的是蒙陰縣實驗中學的地理教師伊淑玲,她先後被縣「610」強行洗腦、被省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送精神病院、被逼離婚至今流離失所有家難回。

被迫害更淒慘的是舊寨中學的大法弟子張德珍,於2003年1月31日被縣「610」邪惡組織酷刑迫害致死,致使七十多歲老母肝腸寸斷承受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巨大悲痛,全家上上下下沒過成年。

張玉蘭還唆使縣教育局編排複印了上萬本《崇尚科學,抵制×教》的小冊子人手一冊發往全縣中小學,下令各校組織學生簽字、看肆意誣蔑大法及其創始人的電影、寫演講稿、辦黑板報等攻擊大法及其創始人,毒害了無數純潔的學生。

不幾年,張玉蘭就被換成分管農林水,可是2005年春天國家級森林公園──蒙山上的一場大火燒得她暈頭轉向,狼狽至極,嗓子都急的啞了。若不是勒令下級縮小失火面積、假報災情,恐怕她副縣長的官帽會被一抹到底。

但是,蒼天有眼,神目如電。張玉蘭的惡行殃及了她那剛過17歲的唯一兒子秦貞一。 她兒子是原一中一分校的優秀學生,幾乎每次大考都考全年級第一名,還有一年就要參加高考了,可惜於2005年暑假去縣金山工業園游泳池洗澡時溺水身亡了,同去的其他伙伴卻安然無恙,據說池子裏的水其實剛剛沒過膝蓋。

真應了那句俗語「不是不報,時辰未到」啊,最終母債子還,張玉蘭剛滿十七歲的兒子夭折了。張玉蘭因自己的惡行而遭致中年喪子、悲痛欲絕的惡報。聽說兒子死後,張玉蘭夫婦二人一個多月不能上班拒絕任何親友來訪,縣裏出資讓她夫婦二人出外旅遊散心很長一段時間才緩過勁兒來上班。因年事已高且做過子宮切除手術的張玉蘭萬般無奈,只好抱養了一名女嬰聊以慰藉失子的傷痛。

真是可憐、可悲、可嘆!得知她痛失愛子的消息,不禁為張玉蘭嘆息。若當初張玉蘭對本縣善良的修煉人能夠有一些善心,將心比心想一想誰沒有父母兒女,也許就不會有如此惡報。盲從惡黨、泯滅良知,迫害善良、天理難容啊,期望張玉蘭能悔悟並退出惡黨的團隊,贏得新生。

************

善惡有報是天理,只爭來早或來遲。我們報導這些消息,沒有憎恨之心,更沒有幸災樂禍之意。寫出這些事實只為警醒世人善惡有報是天理,莫害好人害自己。同時真心希望那些仍對法輪大法及其學員犯罪的官員和警察們三思:在良心與上級命令面前,在天理和罪惡之間,該何去何從?

在此也善勸蒙陰縣那些仍在繼續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以此為戒,不要再繼續受邪黨驅使無知地對大法及其弟子行惡了,善待大法及大法弟子,天滅中共已為期不遠了,趕快停止作惡退出邪黨組織,為自己及家人留條後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