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雙城市迫害法輪功者遭惡報案例(三)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一日】(接上)

四、雙城市各鎮迫害法輪功的人遭惡報案例

1、雙城市農豐鎮赫衛東遭報遇車禍身亡惡報等事例

赫衛東,男,雙城市農豐鎮政府幹部,二零零一年帶人去農豐鎮保安村綁架法輪功學員,並多次辱罵和恐嚇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春末,赫衛東遭遇車禍身亡。

佟老五,男,雙城市農豐鎮保勝村農民,於二零零零至二零零二年間,佟老五勒索善良法輪功學員的錢財。

馬大軍,男,雙城市農豐鎮保勝村治保主任,多次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搜身、綁架等迫害活動。二零零四年元旦,佟家和馬家發生矛盾並激化,晚八時左右,佟老五被馬大軍等三人持刀捅死,馬大軍投案自首,被判有期徒刑七年。

潘君友,男,雙城市農豐鎮興城村治保主任,曾多次參與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活動。二零零四年秋,潘君友的兒子潘志軍同別人打架,被對方用刀刺傷住院(刀從後背扎入),差點兒斷送性命。

李成光,男,雙城市農豐鎮中心小學校長,他利用職權,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情農豐人婦孺皆知。二零零五年春節前一天夜裏,盜賊去李成光家,其子李賀與盜賊相遇,被盜賊用重物擊傷頭部。

2、雙城市農豐鎮村民郭玉剛綁架法輪功學員遭惡報出車禍

郭玉剛,雙城市農豐鎮村民(男,二十多歲),是惡人郭恒山之子。郭玉剛為了得到農豐鎮政府的獎賞,夜間跟蹤鄰居家散發真相材料的女法輪功學員,將法輪功學員抓住後要送往鎮政府領賞,法輪功學員不去,掙脫中將法輪功學員的衣服扒掉,法輪功學員得以走脫。郭玉剛不甘心,糾集幾個地痞流氓挨家挨戶搜查,搞的四鄰不安,鄰里都說:「這小子這麼缺德,為了錢甚麼都幹,跟他爹是一套號的。」那位法輪功學員現在被逼得有家不能回。此外,他還經常在他家房前屋後的水泥電線桿上用黑油漆亂寫一些辱罵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的話。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七日上午九時四十分左右,郭玉剛騎一輛摩托車行至農豐鎮十字路口,在躲避行人時,突然雙手離把,身體騰空而起,摔出一丈多遠。很長時間才從地上慢慢爬起,只能站立不能行走,引來許多行人圍觀。

3、雙城市韓甸糧庫主任李志國迫害法輪功學員被判無期徒刑

雙城市韓甸糧庫主任李志國,把本單位進京的法輪功學員不但送到看守所,還開除工作,同時派車跟蹤、監視法輪功學員,還惡狠狠的說:「把他判無期徒刑才好呢!」因他壞事幹絕,結果自己卻因貪污腐敗被判無期徒刑。

4、雙城市韓甸鎮紅城村劉洪國助紂為虐遭惡報險些喪命

劉洪國,雙城市韓甸鎮紅城村人。他舉報法輪功學員譚成強,致使譚成強在雙城看守所被迫害致死。譚成強死後,他還得意地說:我也沒遭報呀!可是,幾個月後的一天晚上,他突然心肌梗塞,差點喪命,人們都說他迫害法輪功遭報了。

5、雙城市韓甸鎮紅城村張學才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摔斷胯骨

雙城市韓甸鎮紅城村村民張學才,五十多歲,一向反對老伴修煉法輪功,誹謗法輪功、謾罵老師、撕毀法輪功真相材料。一次他家鄰居一位女法輪功學員,其丈夫聽信了江羅邪惡集團的喉舌中央電視台不實的宣傳,對法輪功產生誤解,毒打並逼迫她放棄修煉。張學才站在一邊幸災樂禍,火上澆油地說:「我看打得輕,把腿打斷才好呢,看她還煉不煉了!」事隔不久的秋天,張學才趕馬車拉大豆,從馬車上掉下來,胯骨摔斷。此事在村裏傳開,村民議論紛紛,都說他是迫害法輪功得到的報應。

6、雙城市韓甸鎮紅城村治保主任邢增春遭惡報患肺結核

雙城市韓甸鎮紅城村治保主任惡人邢增春。於二零零一年五月份,在拉林河抓法輪功學員,與村支書將法輪功學員打昏過去。邢回家後便開始打點滴,這樣還不知悔改繼續迫害法輪功,撕毀真相材料,誹謗法輪功,蹲坑抓法輪功學員。現在病情加重,經診斷肺結核吐血,老百姓都說是迫害法輪功學員得的報應。

7、雙城市韓甸鎮紅城村學校校長肖國太遭惡報出車禍

雙城市韓甸鎮紅城村學校校長肖國太一向反對法輪功,對法輪功惡言惡語,並親手撕毀法輪功宣傳標語,不聽善言相勸,不思悔改。於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末,騎摩托車撞樹上,當時鎖骨撞斷,住進醫院,既賠錢又遭罪。

8、依蘭縣宏克力鎮政法委書記付麗君勾結六一零密謀作惡遭遇車禍

二零零三年正月的一天,宏克力鎮政法委書記付麗君帶領政法幹事小杜去依蘭縣六一零開會,密謀迫害法輪功學員。會後付麗君、小杜與縣六一零主任楊曉清乘車剛出縣城,車前輪半軸折斷,高速行駛的轎車連翻數次翻到路下,四腳朝天,滑出三十餘米。付麗君肋骨折斷,脊柱擠壓變形,後去佳木斯市二院醫治,治療期間,付麗君自腰往下完全失去知覺,雙腿不聽使喚,大小便失禁。

9、雙城市蘭稜鎮的無知生命作惡遭報出車禍身亡

蘭稜鎮小學四年級三班學生王寶自二零零二年以來經常破壞法輪功真相資料。有一天他和同學於彬甬正在東風一磚廠玩時,看到大鐵架上有法輪功條幅,想要去摘,同學勸阻不聽,他費了好大勁才把條幅摘了下來,他的兄弟經常看到他衣袋裏裝著好多摘下來的法輪功條幅。春天他用法輪功條幅做風箏穗,無知的行為給自己造成了無法挽回的罪惡。二零零三年夏天在一零二線路上出車禍死亡。

蘭稜原政法委書記鄧雨有一次去雙城醫院看病,看見熟人說:「我這痔瘡老也治不好,可能是抓法輪功遭的報。

10、雙城五家鎮暖家村書記楊忠平作惡多端殃及親人身亡

雙城五家鎮暖家村書記楊忠平曾將法輪功學員王世榮綁架到洗腦班,並劫持到看守所,使王家便斷了生活來源。法輪功學員張照信因進京依法上訪,被非法關押,後鎮政府已經同意將張照信放回,但楊忠平說甚麼都不答應,連給張照信辦事的人都覺得楊忠平辦事太絕。

楊忠平以法輪功學員劉官文進京依法上訪為由進行敲詐,並領人到劉官文家抄家、拉糧、搶電視機和摩托車,它們的土匪行徑讓劉官文一家大受驚嚇。法輪功學員杜桂蓮幾次被綁架都是楊忠平領人幹的,公安分局往出接人時,楊忠平不讓,楊忠平揚言:勞教了,家裏人承受不了就會拿出錢。

楊忠平的惡行殃及了親人:女兒突然得不治之症,幾個月內就死掉了,之後他媳婦又長瘤,做手術;二零零二年糧下來,全賣光了還欠錢。

11、雙城市單城鎮政新村李宏寶的母親蔑視法輪功遭災

二零零一年七月初雙城市單城鎮政新村李宏寶的母親在水稻田裏拔草時,用法輪功條幅繫褲腳,當時她兒媳告訴她:「你怎麼把法輪功的條幅繫在腳脖子上了,對你自己不好,要遭報的!」於是她把條幅洗乾淨送到法輪功學員家裏。但是她畢竟對法輪功不敬,受到應有的懲罰。不久,家裏死了一頭牛,十二月又死了一頭豬,她老伴的腳又被牛給踩傷了,共損失兩千多元錢。而她家鄰居尤光波家在十二月份挨著李家交界的一垛草又起火,被周圍的鄰居給撲滅。事後人們議論紛紛:老李家用條幅繫腳脖子,她家出了那麼多事,遭了不少錢,而尤家的婦女老說法輪功的難聽話,對法輪功學員惡言惡語,尤家著了火,可別說沒報應!

五、雙城市其他遭惡報案例

1、雙城市第一糧庫趙振衛敵視法輪功遭惡報,「三礅」使他苦不堪言

趙振衛是單位的保安,也是參與迫害的幫兇,甚至他回到家中還恐嚇堅持修煉的母親。為此,其母多次勸其不要做惡,對法輪功要敬。然而,趙振衛一直執迷不悟,竟然還威脅母親說:「你再煉,我就把你送號裏關起來!明天我去單位看誰敢煉,我就把誰舉報了,都把你們抓起來!」

此事出來三日,趙振衛去電信局交電話費,在下樓下到最後一個台階時,竟礅壞了雙足跟,疼痛的使其不能走路。在求人救助過程中,第一個背他的人不知何故,沒走多遠竟使其從背上滑落在地,再次礅了趙振衛的雙足跟,疼的大叫不已。又換了第二個人背,又不知何故,趙振衛再次從背上滑落在地上,第三次礅了其雙足跟。如此三礅使趙振衛疼痛不堪。這三礅之奇,卻也成了世人難以理解的古怪事,傳於小城民眾之間。

第一糧庫的劉德春在單位是邪惡勢力利用來迫害法輪功的頭子,對本單位修煉法輪功的職工實行邪惡迫害,犯有非法拘禁、侵害公民信仰自由、通信自由、言論自由等罪行,並犯有無理停發工人工資,不給生活出路等項罪惡事實。近來劉德春去大興安嶺親屬家串門,在火炕上睡覺,竟燙傷了足內外雙側而全然不知,醒來後才發覺疼痛難忍,不能走路。

張樹華也是第一糧庫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骨幹,經常出言謗法。近日,其與一幫朋友外出尋歡,在坐車回家已經到了家門口的情況下,突然被三個身份不明者拉下車,不講任何因由的暴打一頓,致使其重傷臥床休息半個月。事情發生時,一幫朋友無一人敢上前制止,一群圍觀者也無一人出來勸解,甚至無一人為其報警。

2、雙城市車站街居民郭寶奎謾罵法輪功遭惡報身亡,

雙城市車站街居民郭寶奎善惡不分,經常在大街小巷中謾罵法輪功。法輪功學員與其講真相不聽,反而要把法輪功學員送派出所。二零零六年郭寶奎患上胸膜積水等內臟感染病,發高燒,夏天經常穿棉衣出入在街頭,經過兩年多的重病煎熬,於二零零八年一月二日死亡。

3、雙城市車站街倆老太太撕揭法輪功材料遭惡報死亡

雙城市車站街臨時用每月五十元雇佣居民老康太太,撕揭法輪功材料、塗抹法輪功標語、摘取法輪功條幅等,法輪功學員與其講真相不聽勸說,二零零五年在疾病中死亡。

雙城市工農街(鐵道北)居委臨時雇佣的老白太太,撕揭法輪功材料、塗抹法輪功標語、摘取法輪功條幅等,法輪功學員告訴她撕揭法輪功宣傳品有罪,會遭惡報。老太太不聽繼續幹壞事,於二零零六年在疾病中死亡。

4、雙城市某胡同一居民撕法輪功資料遭報喜得法輪功

雙城市某胡同一居民早上發現自家大門貼著法輪功好的不乾膠,上面寫著誰撕誰遭報,心裏就來氣了。我就不信這一套,就撕,看能不能遭報。結果把不乾膠撕了下來。第二天早上起來,中指腫了起來,連著筋都疼,幹不了重活,也沒想到是遭報了,認為是得關節炎了。過了兩天她小姑子(法輪功學員)上她家,提及此事,小姑子說她遭報了,她不信說:「別跟我整你們煉功那一套。」小姑子說:「不信,你就疼吧!你要信呢,就想我再也不撕了,我錯了,就會好。」她心想:「疼也挺難受的,幹不了活,以後不撕了。」第二天,手好了很多,這回信了,結果手全好了。原來法輪功這麼神奇,以前不相信的事,這回應在了自己身上,現在她也學法輪功了。

4、雙城市鐵路工務段政工幹部李佔軍污衊法輪功身亡

雙城市鐵路工務段政工幹部李佔軍,在二零零零年主管迫害法輪功期間,污衊謾罵法輪功,法輪功學員與其講真相,不聽。二零零一年李佔軍身患癌症,李佔軍在鐵路醫院醫治無效,沒過幾個月,死亡。

6、雙城市工農街徐鳳雲撕法輪功材料遭惡報死亡

雙城市工農街徐鳳雲,五十多歲,因親屬修煉法輪功,親屬進京上訪被綁架後,她不譴責抓捕親屬的惡人,反而對法輪功不滿、仇視法輪功,為在街道每月得五十元錢的小利,指使丈夫撕揭材料、摘取法輪功真相條幅,阻止世人得知真相,於二零零七年大年前因心腦血管疾病死亡。

7、雙城市社區主任白雪松唆使毀壞法輪功真相資料患癌死亡

白雪松一米八多高,膀大腰圓,身體非常健康。任社區主任時,聽邪黨的話,安排退休的老年人戴上治安管理員的紅袖標,分片承包監視法輪功學員,看到有法輪功的真相條幅、標語、資料,就摘、撕、揭、抹,另外雇幾個人每天早晨專門在各主要大街,負責毀壞法輪功真相資料。

二零零七年春天白雪松感覺胃裏不舒服,去哈市檢查,發現是胃癌,想手術切除。但打開一看,胃裏已長滿癌細胞,也是沒做手術,就縫合上了,回到家裏只活了兩個月,年僅四十六歲。

8、黑龍江省雙城市教育局黨委副書記周永國跳樓死亡

黑龍江省雙城市教育局黨委副書記周永國在主抓迫害法輪功期間,多次刁難本系統的法輪功學員,口出狂言侮蔑法輪功並停發法輪功學員工資。

二零零六年三月,周永國從七樓跳下,當場死亡。

9、雙城市煙草公司副經理孫清秀誣蔑法輪功遭惡報身亡

雙城市煙草公司副經理孫清秀,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他經常在酒桌上以打哈哈取樂的方式謾罵法輪功師父、誣蔑法輪功,使的聽的人哄堂大笑,他洋洋得意。二零零一年三、四月份,他與其妻乘專車出門,突如其來的車禍,使他當場身亡,其妻高位截癱。

10、雙城市雀巢公司王國海用真相資料當鞋墊遭惡報拄上了雙拐

雙城市雀巢公司搬運隊王國海二零零一年夏季誹謗法輪功,用真相資料當鞋墊,不久在搬白糖時扭傷一隻腳脖子,另一隻腳也無故不能行走,拄上了雙拐,很長時間不好,不能上班,辭退了工作。 

雙城市人工湖石某誹謗法輪功,阻止法輪功學員進京證實法輪功,不久得癌症身亡。

11、雙城市教育局黨委關玉梅辱罵法輪功創始人遭惡報嘴被撞爛

雙城市教育局黨委關玉梅盲聽盲從江氏政治流氓集團的宣傳和命令,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起採用各種形式制止本系統各個學校的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並在多種場合辱罵法輪功創始人。二零零三年暑期,她從家屬樓出來橫穿馬路時被一輛摩托車撞倒,嘴被撞爛、眉骨被撞折。

12、雙城市第四中學教師鐘敏麗詆毀真相資料遭惡報殃及家人重病纏身

雙城市第四中學教師鐘敏麗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受江氏流氓集團的毒害,敵視法輪功。她在自家樓道拾到有關法輪功真相資料後,不但不看反而將其送至門衛,並指責工作人員沒看好大門,把法輪功放進來了。鐘敏麗本來體弱多病,她的這種做法不但使自己雪上加霜,而且還殃及家人。她的丈夫在二零零三年突發胃出血,病情十分嚴重。 

13、黑龍江省畜牧獸醫學校王常標辱罵佛法身遭橫禍成殘疾

黑龍江省畜牧獸醫學校(校址在雙城)退休教師王常標、馬淑清夫婦自家開個小型冰棍廠,原本買賣興隆、生意不錯。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他們聽信江氏政治流氓集團造謠媒體惡毒宣傳,多次當眾罵法輪功創始人、罵法輪功,法輪功學員善言相勸,二人根本不聽。

二零零一年馬淑清被一四輪車撞成重傷,肋骨和脖子骨被拿掉一塊,現人已殘廢。因車主一貧如洗,近十萬元巨額藥費全由自己承擔。

14、雙城市民夏榮江無知撕傳單遭惡報死亡

夏榮江,男,七十多歲,繫雙城市鑽機廠退休工人。夏某甚是敵視法輪功洪傳,並抵制法輪功在人間正法,每每見到法輪功傳單便撕,口中還念念有詞說:「我就撕了,看能不能遭報。」甚至還暗中窺視其鄰居家一修煉法輪功的孫女行蹤。二零零一年七月份的一天,夏某邪念中陡然生一惡膽,當著眾鄰居的面一邊撕法輪功傳單,一邊惡言謗法,並一而再,再而三的叫囂不怕遭報應。夏某罵聲未絕之時就覺得身有不適,回家後感覺越來越重了,第二天家人忙送夏某去省城哈爾濱大醫院檢查,醫囑其家人說:「這人不行了,快抬回家準備後事吧!」其家人無奈只好帶他回家,他卻在半路上就死去了。

15、雙城市東北隅居民龐蘭撕法輪功傳單

龐蘭家住雙城市東北隅防奸胡同居民,其深受邪惡宣傳的矇蔽,敵視法輪功,撕毀法輪功傳單,謗神謗法。一日,龐蘭到街頭撕法輪功傳單。有一法輪功學員見狀,向其講清真相:「撕法輪功傳單會遭惡報的,做事要分明善惡。」然而,龐蘭對法輪功學員的慈悲勸善不以為然,仍然固執己見。不聽善勸的龐蘭剛剛撕完傳單回家立覺其腰疼痛難忍,極其痛苦,雙下肢無力支撐住身體。家人送其到醫院求救,醫者說,這是腰間盤突出症,很難治,國際上也沒有甚麼好辦法,嚴重了會導致癱瘓,只能用藥物維持了。龐蘭聽到後,當即想到了是法輪功學員的警告兌現了,悔之晚矣。

雙城市原大修廠退休工人陶某(男), 也住在雙城鎮東北隅,他經常毀壞法輪功真相資料,法輪功學員多次勸告他說:這資料是救人的,你別這樣做,對你不好。他就是不聽。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八日晚十點左右,一把大火將其住房燒毀。

16、雙城市工農街辦事處宋文迫害法輪功遭惡報

雙城市工農街辦事處書記宋文,二零零一年元月(春節前夕)帶領幫兇到處欺騙、亂抓法輪功學員,並把勒索法輪功學員得到的錢財送給六一零辦公室的邪惡之徒。因他幹了大壞事,於農曆新年過後不幾天就遭惡報得急性闌尾炎。據其親人講他在高燒說胡話時還在喊抓法輪功,結果動手術住進醫院,而後只好申請退休了。

雙城市城鎮副鎮長閻善利邪惡至極,經常對被抓的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充當江氏流氓集團的幫兇。有兩次他打完法輪功學員後,便遭惡報,回家手疼,好幾天沒上班,怕被別人說遭報,跟外人說家裏有事沒來上班。

17、雙城市樂群鄉友好村村民肖長髮遭惡報身亡

雙城市樂群鄉友好村村民肖長髮,五十多歲,被大隊雇佣監視法輪功學員,塗抹法輪功標語,得病暴斃死亡。其妻子四十多歲,繼續仇視法輪功,不接受真相,把法輪功傳單撕的粉碎扔入糞坑,二零零五年秋後她在車上裝苞米稈時,從車上掉下來摔癱,花了很多錢治療未癒,至今依然癱瘓在床。

18、雙城市車站街李振東毀壞法輪功書籍遭惡報患精神病

雙城市車站街張某,女,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在修煉過程中的一次車禍沒出任何問題,深感法輪功師父的法身在保護自己,堅定了修煉的信心。可是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由於怕心,放棄了修煉,她的兒子李振東將法輪功書籍扔到水溝裏或燒毀。李振東大學畢業,任教於雙城市職教中心,其妻也是教師,婚後生一女兒。女兒滿月後不長時間,李振東同本單位同志吵架後得了精神病,住精神病院,已花去兩萬多元醫藥費,至今未癒,其妻與其離婚。他的母親及家人才有所覺悟,認識到這是毀壞法輪功書籍的報應。 

19、雙城市中等專業學校迫害遭惡報突然得腦出血

雙城市亞麻廠居民張臣男,四十多歲,多次誣蔑法輪功、經常撕毀法輪功真相材料,此人現已遭惡報。經哈市某大醫院檢查,患靜脈血管堵塞。

雙城市中等專業學校有兩名教師(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被釋放後,該校校長因害怕影響其提升,強迫這兩名法輪功學員辭職離校(不辭職就開除),還在職工大會上說一些誹謗法輪功的話,事後不久該校長馬貴生(四十多歲)就突然得腦出血住院很長時間,出院後不久也因病離開了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