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再也不找我鬧了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四日】修煉前,我和婆婆關係很不好。我明白,婆媳關係是常人矛盾衝突中抽不盡的絲,斬不斷的麻。為了不過多耽誤同修的時間,我只略舉幾例。

(一)八零年我生了小女兒,為了求婆婆給帶孩子,我向她保證:家務全包。我當的是爛班的班主任,人數多,學生素質差,工作壓力很大;教的是語文,備課難,改作文更費腦筋;還要做飯,種菜,養豬,洗衣,餵孩子。我被累垮了。頭暈,面黃肌瘦,孩子沒奶吃。弟媳見我餵孩子來不及吃飯,給我留了一碗湯。婆婆妒嫉我們妯娌之間的感情,鬧得尋死上吊。

(二)八七年,為了照顧偏癱的公公我調到二中,在新單位工作不到半學期,公公去世了。婆婆怪我治喪期間不該去學校早自習,其實,我是值了夜班,趁大家休息時去安排一下,又沒耽誤家裏的事。她跳腳把我趕出家門。哪個幫我說公道話,她就用死來威脅他們。

(三)新女婿要來認親。大掃除時我對婆婆說:「小便後用過的紙不要晾乾再用,大熱天的,要講衛生,某某到我家來時,常捂著鼻子。」為這幾句話,她鬧了一、二年。

我常想:我外表不比人差,工作不比人差,心智不比人差,還那麼孝順,她怎麼就是不領我的情?加上丈夫不體諒,不公正,脾氣暴躁,我有如在地獄裏掙扎了幾十年!常想結束自己的痛苦人生,但捨不得丟下兒女。

學大法了。師父在《轉法輪》中對我說:「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哦!原來是以前欠她的。說不定欠的很多,很多!師父,我一定聽您的話,還清債務,跟您回到我原來的家!

二零零一年春,我退休了。老伴去外省打工,我把孫子、婆婆都接到家中。一個人我上有老下有小,每天忙的團團轉。不過,我不覺的苦,也不怕累。因為我的人生有了目標!

好多同事、朋友對我說:「老老少少都享你一個人的福,怎麼行?六十歲了,也該輕鬆輕鬆呀!」師父在《洪吟》中寫的「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業力阻 橫心消業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時時都在鼓勵著我。常人哪懂我們修煉人的心呢?

我忍辱負重無微不至的照顧著婆婆、孫子,挑起整個家庭的重擔。

婆婆有三個女兒,兩個兒子,十多個孫子。她哪裏也不去,和我在一起一住就是七年。我悟到,還債不僅僅侷限於物質生活,還有精神方面的魔難更考驗人。

婆婆原來為了帶外孫,住在女兒家。來我家時她面黃肌瘦,常發暈。一發暈就打氨基酸。我陪她去醫療點,和醫生商量摻些能量(葡萄糖),免得年齡大受不了出問題。哪知她回來後氣沖沖的逢人便說:「心不好,同醫生合伙害我,給我打水。」我反覆解釋:「不是水,是能量,人體所需的一種東西。」她還是不依不饒。沒辦法,只得請她女兒帶她去看醫生,我只認出錢。想怎麼打就怎麼打,想怎麼買就怎麼買。錢算甚麼,只要她不鬧。

認真「還債」,善待婆婆數例:

(一)婆婆特別怕冷,很熱的暑天才洗澡。秋冬季節,空氣乾燥,她身上發癢。給她搓身子,就是不肯,要吃藥;西藥、中藥都不見效,她就說:「你的米沒淘乾淨」,「菜沒洗乾淨」。鬧得沒法,最後還是搓了澡,搽了甘油好的。

(二)有一天清早,我叫婆婆吃早點時發現婆婆拉稀了。褲子上到處是屎。她嚇得哭著說:「不得了哦!我要死了。叫她們快來呀!」我一邊給她洗一邊安慰她:「姆媽,你不要怕呀!平時總是便秘,拉一拉是好事,因為裏邊的毒氣都拉出來了呀。過了早,要是還拉,我帶你去醫院。」她鎮定下來,果然不拉了。

(三)婆婆是個很要強的人。快九十歲的人依然喜好當家作主,發號施令。想做甚麼就毫不猶豫的,立刻去做。至於應不應該做,怎麼做,甚麼時候做,一概不管。不依她,就生氣;做壞了不承認;指出她的錯,就吵個沒完。

二零零二年,我在超市買了個「蘇泊爾」電飯鍋。趁我發正念時她用衛生球把鍋裏用來防粘鍋的灰色塗層搓去了很多,我一聲沒吭。因為說了她也不會承認。

有幾次,我用全自動洗衣機洗衣服,等我買菜回來曬衣時,發現衣服沒洗,還是水淋淋的。因為她聽到水流聲,就按下了電源。我還是一聲不吭,因為說十遍、百遍她還是聽到水響就按下電源按鈕。多次這樣,程序搞亂了,我就不聲不響花錢請人修。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我買了一個新火鍋,放在飯桌上。一天晚飯後,她出於好奇又動手擺弄。我連忙說:「不要動!免得弄壞了。洗衣機壞了是出錢請人修好的。」不得了!吵得不可開交。「你嫌棄我!」「趕我走呀!」擺出一副大吵的架勢。我想:我是不會和你對吵的,我要還債,你給我消業。她一個人越吵越來勁:我洗碗,她站到洗碗池面前吵;我上廁所,她站在廁所門口吵;我到房裏去睡覺,她跟進來硬擠進房裏吵。我好奇的望著這個高齡的老嫗想:她怎麼這樣好鬥?越鬥越勇?想到這裏我忍不住大笑起來。她莫名其妙的望著我笑,這才不吭聲了。我穿衣下床,扶著她的肩說:「姆媽,何必喲──!你蓄一蓄精神哪!為這點兒事鬧了這麼久,不累呀?好好兒過日子不行嗎?我又不是對你不好!算了吧。你的心臟不好,等會兒一晚睡不著,何必自己找罪受?睡吧,去睡吧。」我拍著她的背,撫摸著她的胸,像哄小孩一樣給哄睡了。

聽到這兒,或許有人想「修的多好!」其實,我忍的有多苦啊?

晚上,我抱著枕頭這頭爬到那頭,婆婆過去對我不好的情景象電影一樣,一幕幕清清楚楚展現在眼前。心裏難受的滋味無以言表!我悟到邪惡鑽空子了。於是發正念,背《洪吟》,讀《轉法輪》。當我讀到「承受多大,轉化多大,都變成德」「修煉中要消業,消業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長功的!要不你的執著心怎麼去呢?」的法時,心裏就不那麼難受了。我悟到:我放棄不了,是因為我沒那麼高的層次。我要加強學法,我要提高層次。通過向內找我悟到:我對婆婆好,是一種無可奈何的心,不是慈悲心。我怎麼就出不來慈悲心呢?

由於執著於情,這樣的魔難考驗了我多次。

(四)二零零四年的一天,婆婆不小心扭了腰,痛得她起不了床。止疼的藥吃了,正紅花油搽了,虎骨膏貼了,還是疼痛不止。別人都說,一歲痛一天,她八十幾歲不是要痛二、三個月麼?更奇怪的是:我一走近,她痛的更厲害;我一離開,痛苦就減輕了。婆婆懷疑我施法術報復她。流著眼淚求我打電話到她女兒,給燒紙驅邪。女兒不肯來,更不會給燒紙。

我心裏說:師父呀!弟子的麻煩怎麼這麼多呢?是債沒還清嗎?是繼續考驗我嗎?怎樣才能更快的修出慈悲心呢?

哦!我悟到了。因為我求師父,師父讓我悟到: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能老是「還債、」「還債」的,還要救人。不然,為何我一走近,她就痛的更厲害,一離開疼痛就減輕呢?

於是,我對婆婆說:我是修善的,怎會施法術害長輩呢?放心吧!現在我請師父給您驅邪!讓她聽師父「濟南講法」錄音,她說:「一個字都聽不懂」。我說:「聽不懂不要緊,你睡覺都行,只要能聽到聲音就行。」哪知聽到第三盤,她可以坐起來了;聽到第七盤全好了。

謝謝!謝謝偉大而慈悲的師父!

(五)二零零七年「五一」期間,婆婆感冒咳嗽。八十八歲的人,一點咳嗽也用不著緊張呀。可她又嚇的要死。到醫院打針,醫生說「沒藥」;請人到家裏打,沒人敢。(因前幾天醫院出了醫療事故正扯皮呢)。死的恐懼讓她吃不下,睡不著,為了減輕精神壓力她就喝酒,酒喝多了神志不清,又拉稀。拉的滿床、滿地都是。除了那個讀初中的外孫女以外,三個女兒、十多個孫子都不來看她,有的來了也不敢接近。我給她端尿、倒罐、洗屎,買吃的,全包了。儘管我殷勤照料,她的感情還是接受不了,她需要親情的安慰。於是,又上吊、吃安眠藥,用以威脅她的兒女。總之,在家裏鬧騰了一個多月。

這期間,我在陪伴她,照顧她的同時,給她念真相資料,讀《轉法輪》時我悟到:一個大法弟子,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講真相、勸三退、救眾生是師父賦予我們的神聖使命。我怎麼老是停留在「還債」、「還債」的層次中不能自拔呢?債還清了,我就可以跟師父回家了;擺脫人世間的苦難了。這不是執著於自我嗎?

我又被魔鑽了自私心的空子!

站在師父法像前我說:「師尊,婆婆壽命到了就罷,如果沒到,就讓她健健旺旺的活著吧。我是正法時期的弟子,救眾生才是我的史前大願。請您加持弟子,全盤否定舊勢力強加給我的一切邪惡安排,全面解體另外空間操控我的家人干擾我隨師正法、救度眾生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我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加強了正念,增加了除魔的次數。這以後,婆婆再也沒鬧過了,因為,我成了她唯一的依靠。

曾有同修建議我把大法圓容我們婆媳關係的經歷寫出來,我不想寫。我擔心助長自己的顯示心。現在想來,也沒甚麼可顯示的。因為一切都是師父在做。你想:不讀《轉法輪》我怎知「欠債要還」的理?沒師尊的點化,我怎會想到讓又老又糊塗的婆婆聽法?不求師尊,我怎能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走出邪惡的迫害呢?

我懷著誠摯的敬意,再次感謝偉大而慈悲的師父!敬祝師父生日快樂!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