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犯人經常為警察寫入黨申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二零零三年我因修煉法輪功被當地公安在看守所拘押了三個月,在看守所看到了許多打人、整人、害人、搜刮錢財的事,但在看守所經歷的另一件事更讓我看到了邪黨之惡、之痞、之流氓。

我在看守所看到同監室的人有黨章,覺得很奇怪。一天晚上,其他監室的「老大」敲著監室的門,從門上小窗扔進來一沓紙:「寫三篇入黨申請書。」我這個監室的「老大」要我也寫一篇,並解釋說:「公安局的人要入黨,他們懶得寫入黨申請,就叫我們這些人替他們寫,你有文化,抓緊寫,明天早上就給他們用,這種光榮事過一段時間有一回。」我拒絕說:「我不寫這破玩藝兒。」結果他很不高興,那幾天對我很不好。

這種事情並非個別。看守所犯人經常為公安人員寫入黨申請、心得體會(比如學習五條禁令心得體會)、各種邪黨文化知識競賽答題。現實生活當中的邪黨幹部的職稱論文、提幹材料、各種總結彙報發言基本上都不是其本人寫的,全是由他人代筆。

所以每當我看到甚麼「先進性教育」,心裏就覺得好笑,難道胡錦濤真的不知道他這群黨徒是一群甚麼玩藝兒嗎?看到電視裏北京大會堂參加大會的黨官一個個正襟危坐,心裏非常不好過,這些人哪個不是一肚子壞水,有好些簡直惡貫滿盈,卻在那裏對全國百姓發號施令,領導號召,就是對全體中國人民的愚弄。

一個正直善良的人與它為伍是一種恥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