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和人民,究竟誰養活了誰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九日】經常遇到許多人,會說這樣的話「共產黨給我錢,誰給我錢,我就給誰辦事」。說這些話的多數是國家公務員,當然還有極少數其他人也是這麼認為的。末劫時期,人類道德淪喪,能說出這樣的話,說明這個人還是知恩圖報,還有良心。不過我們首先必須要搞清楚一個問題,那就是共產黨給你的錢是它自己的,還是騙來的偷來的,抑或是搶來的別人的錢。

關於這個問題,我想首先得弄清楚共產黨和政府以及人民之間的關係。

從中央到地方,國家政府機關都是低於黨委機關的,從省長、省委書記到市長、市委書記到縣長、縣委書記直到鄉鎮以及村長和村支部書記,黨的書記都是一把手。而這一把手都是中共自己的人──黨員來當的。這就像是木偶戲,政府只是木偶與傀儡,而真正起作用的是後面的因素。也可以說它是附體、寄生,而實際上,它所起的作用也正是這樣的。說寄生實際上不太準確,因為它操縱著主體,還是附體這個詞形容得透徹。國家政府的收入全部歸黨所有和支配,所以有些人才說是共產黨養活了他,給他的錢,而不是說政府給他的錢。在我們中國老百姓的眼裏,政府和中共混為一體,政府就是中共,中共就是政府。然而在世界上其它的非共產國家裏,即便是執政黨,他們的政黨的維持和活動經費的來源都是靠黨員的黨費以及外界的贊助的,從來沒有一個政黨敢於把國家的錢據為己有。中共沒有自己的企業,卻把整個國家的錢據為己有。同樣是國家公務員,台灣的不會說是現在執政的民進黨給他的錢,因為他們清楚,那是國家政府給他的錢,是他的勞動所得,而不是民進黨恩賜給他的。

人們知道國家的收入的主要來源就是靠稅收,地稅國稅關稅個人所得稅等等。在美國公民又被稱為納稅人,在我們中國沒有這個概念。可是分析一下就會發現,其實國家的收入來自於所有的公民。雖然我們也許不是企業主,也許沒有繳納個人所得稅,也許不是農民不用交公糧,但是國家的收入中確實是有我們的一部份。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可以說明這個問題,大家都知道國家的收入靠稅收,而那些大的企業是它的納稅大戶,那我們可以想一下,國家的稅收是企業繳納的,但是企業不會自己承受這些損失,它會把這些轉嫁給消費者,比如一塊香皂,成本1.8元,但是納稅後成本變成了2.0元,這些多餘的錢誰來出?當然不是企業和企業主,這些多出來的錢都是我們消費者買單。所有的商品內含的稅收都是老百姓的錢,我們買的商品多少,實際上,我們所「繳納」的「稅」就有多少。也許有人對我說的這些話有點不以為然,但是不可否認的是當稅收增加以後,企業主不會維持商品的原價,他也要相應的調高商品價格。所以也許我們沒有直接給國家交過錢,實際上國家的稅收最終都是來源於我們老百姓。

對於中共的電信、石油等各「國有」企業壟斷所造成的高收費、高價格問題,一直為中國老百姓深惡痛絕,其實這麼高的收費和價格無非是中共想從中國老百姓身上榨取更多的錢而已。當競爭漸漸開始,國外企業開始進入內地的時候,老百姓才如夢初醒般發覺,原來一直都承受著高收費和高價格,這些並不是如中共所說的成本高所以價格高。

除了稅收,中共還有別的收入途徑,那就是名目繁多的罰款。這個事相信大多數中國人都知道,而且帶有中國特色的──必須完成指標。計劃生育有超生罰款、交通有罰款,99年以後又有了一個新的罰款項目──針對法輪功學員的罰款。

而這些罰款對於被處罰人而言常常是天文數字,就像早先的超生罰款,對於貧窮的農村而言都是動輒上萬的。對於計劃生育小分隊進村,人們形像的稱之為「鬼子來了」,他們繼承了日本鬼子和文革小將們的特徵,對老百姓實施打砸搶。據我的一位在政府部門工作的朋友說,有一次他們下鄉,戶主得到消息,早就跑了,面對緊鎖的房門,有人一腳踹開,然後大家七手八腳的搬東西,對於一個鐵鍋,可能是他們覺得搬走也不值多少錢,所以有一個人拿起斧子一下把鐵鍋砸漏了,他的舉動引起一片哄笑。曾經有人算過從實行計劃生育的1983年到2000年中國超生了一億人,那這一億人在這十多年中帶給了中共一萬億的罰款收入。

交通罰款,這個大家已經普遍知道,據說現在的罰款最小數值已經達到了200元。據湖北省黃石市一位吳姓交警披露,罰款任務每個交警要達到每年10萬元左右,達不到的當然要被扣工資獎金了。有資料顯示2006年北京交通罰款達到將近24億元,雖然北京較其它城市要多,但是從2005年的資料顯示武漢市交通罰款已經超過1.7億元。毛估一下,光是交通罰款每年都有數百億的收入。如果是正當的交通罰款也說的過去,可是眾所周知,這裏面實在是黑暗的沒法說。交通罰款是有任務指標的,為了這些指標,交警就得昧著良心開罰單,有的警察為了更多的獎金便瘋狂的罰款,超額完成任務,這就是交警系統的潛規則。中國有句老話,叫做「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交警把這句話發揮得淋漓盡致,他想罰你,任你沒有違反任何規定,也是要罰到你的。

對於法輪功學員的罰款,這個相信許多人都會有所耳聞,因為在中國大陸對法輪功迫害以前有將近一億人煉功,遍布全國各地各個行業。即使我們保守的估計,8000萬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罰款,即使每個人被罰款5000元,那總數就是4000億元。而被中共非法沒收的財產更是難以計算了。當然有許多的法輪功學員被罰不止一次,那中共的這種非法所得的數字將是更大。

到了後來,中共又有新的發財手段,那就是活體盜取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牟取暴利。也許中共學乖了,一個法輪功學員罰款,最多也就幾萬,因為許多的人還很貧窮,你想多罰他也沒有,但是如果盜取人體器官去賣,那可是賺大錢的。人體器官有多貴,這個不用我說,大家也都知道,對於中共具體殺害了多少人,盜取了多少器官,現在還不能給出具體的數字,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公布這些數字的時候,肯定讓人瞠目結舌的。

除了這些,還有廣為詬病的城管。其實中共的許多職能部門,都是絞盡腦汁的在罰款上面下功夫,可謂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公安、檢察、法院、工商、稅務、消防、文教等等,幾乎各個行業都有自己「創收」的辦法。這些部門最常見的就是給人民辦理各種證件或者推銷一些東西,雖然說的好聽,只收取工本費,可是老百姓知道它的所謂「工本費」究竟比真正的工本費高多少倍!

這些是收入的來源,而國家政府負責支配這些資金,我們是用自己的雙手養活自己,同時又養活了黨政兩套班子。全國公款吃喝開支,1990年為400億元,1994年突破1000億元大關,2002年達2000億,到了2004年,這個數字變成了3700億元,而2006年更是達到了6700億元。假如按照中央機構編製委員會辦公室有關部門負責人所說,2004年底公務員的統計數字為640萬,當年3700億的公款吃喝,平均到每個人頭上就是近5.8萬元,這也是個不小的數字。只要能與公務接待沾上邊的,都要由公家買單,公款旅遊、私客公待、公款送禮等現象很普遍。公務接待成了個筐,甚麼費用都可往裏裝:吃的開成辦公用品,用的開成資料費,禮品、旅遊費開成會務費,甚至嫖賭費用也開成接待費,實在沒有正規發票,那麼就用假發票甚至打白條。而且主管領導明知有問題,也往往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大筆一揮,甚麼違規費用都可報銷。由此可見,不是共產黨養活了人民,而是人民養活了共產黨的這些貪官。即使是國家公務員,你們拿的錢也是人民的錢,而不是共產黨的錢,是人民養活了你們,而不是共產黨。

對於國家公務員來說,確實是國家給你的錢,是共產黨操縱著國家給你的錢,但是那些錢都是人民的血汗錢,只不過是共產黨把它從人民手中騙過來、偷過來、搶過來,然後給你一些贓款而已,那你是為人民去辦事呢,還是為了騙子、小偷和強盜辦事呢?

中共黨文化中有這麼一首歌,歌名叫《唱支山歌給黨聽》,歌詞大家已經耳熟能詳,無非是把中共比喻為母親。然而,當一個人真的這麼認為的時候,我不知道他想過沒有,真正含辛茹苦把他養大的是他的父母,而不是中共,他這種忘恩負義、認賊作父的思想簡直是禽獸不如的。

對於極少部份人,共產黨確實給了他更多的錢,超過正常工資很多倍的錢,然而,這些錢不是沒有代價的,這些錢是用來收買這些人為它作惡用的,用人民的錢收買走狗反過來欺壓人民。上海寶山區年僅42歲的惡警魏志耘,因為積極迫害法輪功,於2007年1月29日遭惡報暴斃而亡。2006年中共在上海開「六國峰會」期間,上海警方大肆迫害大法弟子,魏曾獲當局獎勵一萬元。她死後,中共給她家裏15萬「撫恤金」,然而,這些錢是用來買她的命的。據我所知,中共「610」收買許多人作為它們的眼線和臥底,要他們盯著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數目大概幾百元吧。看到這裏,那些拿著共產黨給你的錢的人還能無動於衷嗎?是那幾個錢重要,還是自己的生命重要,我勸這些人還是不要拿自己的生命當兒戲,否則後悔的時候就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