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南京大屠殺紀念活動想到的(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十日】(接前文)對於南京大屠殺的反思,我們能從中得到甚麼樣的啟示和教訓呢?從日寇發動這個屠殺計劃的目地中,我們也許可以得到一些啟示。日寇對我軍民實行大屠殺的原因,我想不外以下幾條:

一、對當時的國民政府首都進行大屠殺可以打擊中國軍民的抗戰意志,起到恐嚇和震懾作用。這樣的事件還有以後的重慶大轟炸,日寇也是想通過對首都以及平民的打擊來擊潰中國軍民的抗戰意志。

二、對中國的報復,日本叫囂三個月滅亡中國,然而國民政府組織的淞滬會戰,為期三個月,佔領一個上海就用了它們三個多月的時間。日寇不但沒有達到它們三個月滅亡中國的計劃,反而在國際上大丟面子,同時還傷亡了近五萬人,所以它們要對中國進行報復,瘋狂的復仇。

三、這麼做也是為了充份利用軍人的獸性,從而保持其士氣。人都有惡的一面,這種肆無忌憚的屠殺、強姦一旦被披上合法的外衣,人性中惡的一面將得到最大的釋放,這樣日軍就將被訓練成一個個的殺人魔王。其實這種攻下目標後的燒殺搶掠在我國歷史上也不少見,不論是唐朝的黃巢還是明代的張獻忠、李自成,攻下城鎮後,都是縱兵燒殺搶掠一番。不過這些人都被中共的喉舌美化成農民起義的「英雄」,和現在日本國內對侵華戰犯的美化如出一轍。一旦士兵們可以隨意搶劫財物和強姦婦女的時候,這種群體犯罪既能使他們的犯罪感降低,又能勾引起內心罪惡的慾望,同時還能使他們忘記作戰時死亡的恐懼,他們會為了獲得更多的財物和女人而發揮最大的戰鬥力。活人刺殺訓練還能提高其士兵的戰鬥能力,讓士兵能在刺殺中掌握殺人的技能,同時還能使士兵克服殺人的恐懼。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南京大屠殺和江澤民流氓政治集團對法輪大法的鎮壓驚人的相似:也是想要用大法弟子的死來起到嚇阻其他大法弟子的作用,希望藉此讓大法弟子放棄自己的信仰,然而他們沒有想到,他們和日寇一樣失敗了。在江瘋狂叫囂三個月戰勝法輪功,為時長達八年的迫害之後,大法弟子們依然沒有倒下,沒有放棄自己「真、善、忍」的信仰。

可是當我們回首這些在我們的土地上發生過和發生著的大屠殺,我們會發現一個驚人的相同的地方,那就是這些罪惡的發生都是邪惡利用了人性中的貪婪、自私、暴虐和對邪惡的怯懦等等惡的因素。在中國發生的這些屠殺大學生和大法弟子的悲劇就是中共利用人性中的貪婪、自私、暴虐和對邪惡勢力的怯懦所實施的。中共在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給各級部門的秘密政策就是「打死法輪功學員算自殺」,中共為了提高迫害法輪大法弟子的積極性,還要對「立功」人員給予獎勵,既有物質上的獎勵和升遷,又沒有犯罪的危險,在這樣的政策下,中共的惡官、惡警迫害大法弟子才會變得更加的肆無忌憚。

如果人們都能夠克制自己的慾望,不受邪惡的利用和引誘,那這些悲劇就可以避免,可是悲劇一而再的發生著,許多人都在不知不覺中起到了推波助瀾、助紂為虐的作用。如果包圍長春的時候,圍城的「解放軍」指揮者和士兵能夠放老百姓離去,那長春的悲劇就不會發生;如果三年困難時期,所有的中共高層官員都去反對毛的政策,那餓死三千萬同胞的悲劇也不會發生;如果士兵們拒絕向手無寸鐵的大學生開槍,那六四的悲劇也不會發生;如果「人民警察」們拒絕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大法弟子們進行迫害,那大法弟子被虐殺的悲劇也將不會發生,然而,他們沒有,在經歷過南京大屠殺的異族對我們民族的屠殺之後,中國人又對自己的同胞舉起了屠刀。

我們紀念過去的事情,目地不是只是為了記住一件事情,而是希望能夠從這件事情中得到啟示和教訓,而使我們民族能夠不重蹈覆轍,然而,我們沒有做到,悲劇仍然不斷的發生。我不是反對紀念南京大屠殺,可是我們總得通過紀念能夠反思能夠清醒,否則我們民族將不能拒絕悲劇的一再發生,那這樣的紀念還有甚麼意義呢?

即使是針對南京大屠殺的紀念,也根本沒有獲得任何有用的收穫。中共為了和日本建交,出賣了國家和民族的利益,單方面放棄了日本對我們的戰爭賠償,在當時六百多億美元是一個甚麼樣的概念?而現在我們民間的對日索賠工作一再的受挫,這和當年中共放棄日本賠償的賣國行為是有著根本原因的。正如前面所說的,一個自己都不愛惜自己的同胞的民族又怎麼能讓外族來愛惜自己的同胞呢?中共代表國家放棄了日本應該給予我們的戰爭賠償,政府都不支持,日本還能害怕中國的小小老百姓嗎?

對於放棄戰爭賠償,周恩來說出來這樣一番話:

第一,中日邦交恢復以前,台灣的蔣介石已經先於我們放棄了賠償要求,共產黨的肚量不能比蔣介石還小。

第二,日本為了與我國恢復邦交,必須與台灣斷交。中央關於日本與台灣的關係,在賠償問題上採取寬容態度,有利於使日本靠近我們。

第三,如果要求日本對華賠償,其負擔最終將落在廣大日本人民頭上,這樣,為了支付對中國的賠償,他們將長期被迫過著艱難的生活。這不符合中央提出的與日本人民友好下去的願望。

周恩來的這番話其實說的很無恥,台灣放棄了賠償難道就成為共產黨也放棄賠償的理由了嗎?在共產黨眼裏,國共在別人眼裏的肚量難道比整個中華民族的利益還要重嗎?共產黨難道要和國民黨比誰更賣國嗎?就算你說的對,國民黨放棄日本賠償,難道別人賣國的行為就成為你也賣國的理由嗎?放棄戰爭賠償能夠促使日本和中國建交,整個民族的利益竟然成了共產黨爭取日本的籌碼。最後一句話說的是最無恥的,話應該改一下,這麼說「如果放棄日本對華賠償,其負擔最終將落在廣大中國人民頭上,這樣,為了承擔戰爭的創傷,中國人民將長期被迫過著艱難的生活。這不符合中央提出的解放人民讓人民過上好的生活的願望」,這樣才合理,然而我們的總理竟然把賣國的話說得如此的慷慨激昂,恐怕連「君子劍」岳先生也自愧不如吧。

一個國家的總理這樣說,還有比總理更高的主席還曾經為了日本對中國的侵略表示感謝:沒有你們皇軍侵略大半個中國,中國人民就不能團結起來對付蔣介石,中國共產黨就奪取不了政權。所以,日本皇軍是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好教員,也可以說是大恩人、大救星。一個國家的領導人都爭著比賣國、比無恥,日本人當然瞧不起我們中國人了,所以他們才敢公然的祭拜靖國神社,才敢否定南京大屠殺,否定日本侵華。日本右翼分子稱南京大屠殺是二十世紀最大的謊言,其實他們否定南京大屠殺才是二十世紀最大的謊言,而中共就是他們的圓謊者。

國民革命軍堅持了十四年的抗戰,和日寇進行了二十二次上百萬人規模的大會戰,小型戰鬥兩萬九千八百多次,陸軍陣亡三百多萬,海軍空軍幾乎全軍覆沒,二百多位將軍為國捐軀,然而沒有人去紀念。是他們用鮮血換來了抗戰的偉大勝利,是他們用鮮血換來了不平等條約的廢除,是他們用鮮血換來了我們不被日寇所奴役,是他們用鮮血換來了我國成為聯合國的創始國之一的偉大榮耀,然而在我們中國大陸,在他們為之獻身為之拋頭顱洒熱血的土地上卻沒有一個像樣的紀念碑,祖先的功績被歪曲,被掩蓋,這又是誰的過錯呢?一個忘記民族的光輝歷史的民族將失去自信,一個忘記民族的屈辱歷史的民族將難免再次的承受屈辱!

中共對南京大屠殺的紀念絕不是因為他們會站在正義的人民一邊,和人民一起來譴責日本的罪惡行徑,而不過是想轉移人民的注意力,煽動人民對日本的仇恨,從而不去注意它曾經做過的那些罪惡的事情。它怕人民明白真相,明白它們在抗戰期間是如何在延安種鴉片然後賣給我國人民、毒害我國人民,明白它們是如何的和日寇勾結把國軍的軍事情報送給日寇,明白它們是如何的消極抗戰擴充勢力,明白它們是如何的幫助日寇吃掉抗日的國民革命軍等等罪惡的行徑,它們害怕人民知道真相,所以在歪曲掩蓋之餘便借用對南京大屠殺的紀念而轉移分散人民的注意力。所以它們才不會去紀念那些為國捐軀的數百萬英烈,所以才會在紀念南京大屠殺的時候只是做些表面文章,而不能使日本當局真正的做到對中國人民謝罪,更正他們的歷史教科書,給予我國受害同胞應有的戰爭賠償。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南京大屠殺應該被紀念,可是我們也應該從中吸取教訓,不要讓類似的悲劇一再的在神州大地上上演,不要讓流氓政治集團對善良的大法弟子的血腥鎮壓繼續下去,這才是我們從南京大屠殺的經驗中所應該獲得的智慧,如果我們的人民能明白這些,那些在南京大屠殺中死去的同胞的血才沒有白流!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