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走正回歸路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一日】

一、喜得大法,修心向善

我於一九九九年二月喜得大法。當我一口氣拜讀完天書《轉法輪》,激動的心情無法言表,當時真想大喊:這就是我要找的,我終於找到了!從此,學法、煉功、洪法,我堅定的走上了大法修煉者之路,處處以「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向內找,溶於法中,我真切的體會到了大法修煉的神奇殊勝。

一九九九年七月初,單位領導安排我去北京旅遊。當時我剛得法不久,只恨自己得法晚,學法煉功非常投入,每天最少要讀三講《轉法輪》。一聽說要去旅遊,我當時的反應就是:這會影響我學法煉功,影響我修煉,我不能去,於是就推辭掉了。

到了二零零零年春天,單位組織部份職工去上海、蘇州、杭州等地旅遊,領導又派我去。這時我已在大法中修煉一年了,我馬上想起了師尊在《精進要旨》「佛性無漏」中的講法「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

我想:公費旅遊,名額有限,大家都爭著想去,我是一名大法修煉人,這樣的好事應該讓給其他同事,於是我又放棄了。家人知道後還為我感到惋惜,但我內心非常清楚:這次是我的修煉境界昇華了。

二、維護大法,進京說公道話

正當我在法中勇猛精進,道德快速回升的時候,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一場邪惡的、史無前例的對法輪功學員的大迫害開始了。

迫害開始的第二天,一大早剛上班,單位黨辦、保衛科一群大大小小的官員湧進我辦公室,拿來一張不煉功的保證書吆喝著讓我簽名,我當時被這陣勢驚住了,慌忙簽上了名,這群人迅速消失了。這時我才清醒過來,馬上意識到自己做錯了:這麼好的功法,我怎麼能簽名放棄不煉呢?!我起身,鼓起勇氣走進保衛科,把我簽名的紙要了回來,撕碎了。

接下來單位又有人逼我上繳大法書。我說我沒有書要繳。來人一看我不願意,就改口說「繳一本也行」,我鄭重的對她說:「我沒有一本需要上繳的書。」這人不滿意的走了。就這樣,在壓力下,我保住了珍貴的大法書。

失去了集體學法煉功的環境,我就在家堅持自修,我堅信法輪功沒有錯。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五日,我和兩名同修一起走上了天安門,我們要為法輪功、為我們偉大的師父說一句公道話。在天安門廣場,我們打開「真、善、忍」橫幅,用盡全力,喊出了我們珍藏已久的心聲:「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我們心態非常純正,惡警把我們綁架到天安門分局,我們拒報姓名地址,當時就被釋放。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二日,大法被迫害一年之際,為維護大法,我再一次放下生死,走上天安門,打開「真、善、忍」橫幅……被當地公安接回後,關進看守所一個月,因我不放棄信仰,被原單位非法開除。

三、放下人心,走正回歸路

從第二次進京回來,一年時間內我又先後經歷了多次的非法抄家、拘留。由於自己學法不深,迫害中正念不足。面對勞教的威脅,在怕心的執著下,做出了一個修煉人不能做的事,說了違心的話,簽了不應該簽的名。

回到家中我失聲痛哭,悔恨至極,恨自己不爭氣,辜負了師尊的慈悲苦度,給自己的修煉抹了黑,給大法造成了損失。慈悲的師尊沒有放棄我。通過大量的學法,我真正認識到了正法修煉的嚴肅性,認識到了由於自己沒做好,說出的違心話會誤導常人以為法輪功錯了,這才是真正的害了他們。

大法破除了我人心的執著,我從新堅定了正念:我就是一個大法修煉人;我要挽回自己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我要放下人心,從新走正我的回歸路。

為了對他人負責,對我本人負責,我要儘快挽回這個損失。通過郵局,我先後給原單位及迫害過我的有關部門寄去了我得法後身心受益的體會,並嚴正聲明:在迫害中,我違心所說所寫的一切有損於法輪大法聲譽的言行全部作廢,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我要堅修大法到底。

為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我又先後四次進京打橫幅、發正念證實大法,其中有兩次被抓,我都正念闖出了魔窟。

慈悲的師尊時刻呵護著弟子。流離失所、舉目無親中,我很快找到了當地同修,同修們在自身遭受嚴重迫害的情況下,給了我極大的幫助。師父的新經文、講法、明慧網的週刊我都及時得到了。生活的艱辛我不放在心上,沐浴在佛光中,我如飢似渴的學法,讀著明慧網上一篇篇正念正行的切磋文章,我一下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我發自內心的說:師父,我一定要跟上正法進程。

那時真相資料緊缺,我就配合當地同修,買來彩紙毛筆,白天寫真相標語,晚上出去張貼。剛開始,我做的標語很小,貼的時候還緊張的東張西望,後來越做越大,正念越來越強,去掉了怕心,貼起來鎮靜自如。我這才體會到講真相的過程也就是大法弟子正法修煉的過程。

後來,在同修們的努力下,我們克服困難,建立了大法資料點,上網、做真相資料、揭露當地邪惡迫害,為同修整體提高、講真相救眾生、震懾邪惡起到了很大作用。

四、魔難中向內找,歸正自己

一次做完大法工作,回去的路上,我被惡人綁架。我不配合他們的任何要求和指使,大聲喊「法輪大法好」,發正念求師父加持,並絕食抵制邪惡迫害,要求無罪釋放,被非法勞教一年,送進黑窩勞教所。

在勞教所,我絕食近三個月,心裏一刻不停的背法、發正念。元旦早上,我們二十幾名堅定的大法弟子在操場上集體證實法,高喊「法輪大法好」,聲音直衝雲霄,極大的震懾了惡警。

大年初一晚上,勞教所演節目,一個邪悟的猶大上台念誹謗大法的文章,我高呼「法輪大法好!」一群惡人衝過來,連拖帶揣把我推進了小屋。我因此被非法加期。

從此,有一段時間,每當我看到那個上台誹謗大法的猶大,心裏就充滿了憎惡,一眼都不願看到她,甚至看她一眼就渾身不舒服。一天,我忽然問自己:她竟然能動了你的心?!師父法中講「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你的心怎麼竟被她帶動了?!她做不好那不是人心害的嗎?天上的神能怨恨一個人嗎?她走向邪悟,她自己空間場裏的無量眾生將被銷毀掉,多可悲呀,師父該多痛心啊,我怎麼能不去救她,反而恨她呢?我看到了自己還沒修去的那顆仇恨心。去掉它,取而代之的是慈悲。當我從法理上認識上來後,我再看她,渾身不難受了,一種慈悲之心油然而生……當我將要走出勞教所時,她還主動找機會給我說話,我也真心的希望她能夠從新走正走好。

包夾我的兩個惡人中,其中一人因吸毒已是第三次勞教了。在我身邊,她經常給其他勞教人員講她淫穢不堪入耳的流氓史;我不願聽,可她每天都滔滔不絕。我想起師父在法中講過,說兩個人發生矛盾,第三個人聽到都要自己悟一悟。她每天在我面前講這些骯髒事,是不是我空間場中還有沒修去的色慾之心,這顆心如此醜陋邪惡,我一定要去掉這顆骯髒的色慾之心。我識破了這邪惡的情魔爛鬼,第二天,這個包夾就被從我身邊調走了。

一年多後,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勞教所。

五、放下名利情,退一步海闊天空

我從勞教所回到闊別幾年的家中,這時,我才知道丈夫已於一年前,當我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時,沒通知我和我的家人,單方面辦理了離婚手續(這是違法的)。他說他已又組織了新的家庭。他給我看離婚裁決書,上面沒給我留下一分錢,只有很少一部份財物,孩子也判歸了他(這些年他長期在外地工作,收入很高,孩子一直由我的父母照顧)。

我當時很平靜。我說我能體諒他的不易,這些年也因為我連遭迫害,使他跟著受到了很大牽連。離婚是對我和我的家人的迫害,我師父不承認這場迫害,作為弟子,我也不承認這場迫害。離婚一事,我保留我的看法,尊重他的選擇。我告訴他,通過修煉,我有一個好的身體,有一個寬大的胸懷,我目前雖然在經濟上受到迫害,但我會儘快調整好心態,找到一份工作,自食其力,並請他放心。也希望他這次回來,能安排好孩子的學習和生活。

他看我態度平和,再三挽留我在家照顧孩子(他很快就要回外地工作)並且堅持要支付給我工資。考慮到孩子的成長,我決定留下。

我的親朋好友知道此事後,都很氣憤,要我起訴他,並說我若依他的話,人格受到了侮辱。我笑著對他們說,照顧好孩子是我當母親的一定要盡的責任。當年單位開除我的工作,我沒怨恨他們;今天他這樣做,我也不會怨恨他,不但不怨恨,我還要感謝他給我安排了這麼好的工作呢。

當我放下了人心,放下了對名利情的執著時,我很輕鬆的處理好了工作和家庭上的這個魔難關。大法弟子在哪裏都是一個好人,都要圓容好周圍的環境,開創好更有利於正法修煉的環境。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慈悲偉大的師尊給我安排好的。

如今,我把孩子的生活料理的井井有條,孩子心情很愉快,同時我又有充份的時間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

以上是我個人的修煉體會,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