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續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八日】正法修煉十一年,全身心沐浴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中,師父的法身每時每刻在呵護著弟子,師父為我們操盡了心,為我們鋪平了回歸的路,我還有甚麼理由不精進?對師尊的感恩無以言表,只有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走師父安排的道路,繼續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

我是一九九七年七月份看了師父著作《轉法輪》的一篇「論語」,啟悟我喜得大法。我是一名醫生,但身體並不健康,從小就經常感冒、咳嗽。修煉大法後,以前的病就漸漸好了。我對師父關於病業的講法認識比較深,知道煉功人沒有病,身體出現任何不適反應,都不把其當成病,提高心性,信師信法,繼續學法煉功,很快就好了,現在已十一年沒吃一粒藥沒打一針,身體一身輕鬆,有使不完的勁,六十歲的年紀,像四十幾歲的體力。熟人見了都說我身體健康、精神好,我就順便給他們講我煉功前後的變化,給他們講真相,證實大法的神奇。

我老伴是九九年七二零前得法的,才學幾個月,邪黨江氏集團開始迫害大法,老伴學法不深,怕心重,不敢修煉了,二零零六年春得了腦血栓,醫院也無能為力,於是他又想起了大法,二零零七年五月開始學法煉功,現在身體很健康,騎自行車回老家五十里路也不覺累,是慈悲的師父與大法又救了他。

我把每天的時間合理安排,每天下午、晚上學《轉法輪》至少兩講,有時抽空學師父國外講法、經文、《洪吟》。每天起早煉功。我與老伴每天下午聽師父講法錄音兩盤,早晨與老伴一起煉功。

認真嚴肅的對待發正念,這是師尊要我們做的,是用佛法神通助師正法,清除另外空間破壞大法的邪惡生命與因素,解體共產邪靈、解體亂神爛鬼,救度眾生。我現在發正念能定下來,感覺全身能量很強。

利用一切便利條件講真相,牢記師尊教誨:「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理性》)「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的維護法」(《大法堅不可摧》)。根據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講真相,在講真相中去掉怕心、虛榮心,先發正念再講真相效果好,如有時未發正念效果就不好。我給所有的親戚、同事、朋友都寫了勸善信,寄了真相資料、三退網址,身邊的同事、朋友親戚大部份都明白了真相並三退。講真相中,遇到的人也有「六一零」頭子、拘留所警察、公安家屬、政府幹部、洗腦班頭子、單位領導。

我的兩個哥哥受邪黨的毒害較深,害怕邪黨牽連迫害,我多次講真相,還把大法書送到他們家,可他們不但不看,還誹謗大法師父。有一次去黃島看望父母,與我二哥相遇,返回那天早上二哥對我說咱倆吃完飯一起走,在車上你不准宣傳,當時我的爭鬥心就起來了,便說我走到哪就把「法輪功」宣傳到哪,他嚇的連飯沒吃就走了。時隔多日,一次夢中見到二哥在河邊被惡浪衝的翻來翻去,一口一口的渾水灌著他,突然一個浪頭打來,把他打下去了,我大聲叫著二哥驚醒了。我悟到二哥對大法的態度太危險了,我得去救他。零五年正月初五,我備上禮物去看望二哥他們全家。見到二哥面色憔悴,骨瘦如柴,他說得了糖尿病,全身疼痛,不能幹活,愛發脾氣。我知道這是他不聽大法真相,誹謗大法師父,舊勢力要淘汰他。吃過飯後,我便開始給他們講真相,送《九評》,並勸三退,他當時為了面子同意退出少先隊。但到晚飯後就對我發火,有意刺傷我,我心生慈悲,面帶笑容心裏發著正念,沒和他計較。晚上十二點和早上六點的發正念,我都幫他發正念鏟除操縱他背後的邪惡因素。早上起床後他像變了一個人一樣,笑著對我說昨晚是他不對,還讓我別怪他,還說昨晚睡的很舒服。我就告訴他常念「法輪大法好」。過了些日子給我來電話說人胖了,身體也不痛了。二哥得救了。

大法弟子為了讓世人明白真相,我們學法小組的同修採用各種方式救度眾生。我與一同修晚上九點後到周圍村發資料,一晚上發七八個村,回來天都亮了。開始時也有怕心,通過學法發正念,也就不知怕了,用在法中修出的智慧,用心做好每一件事,心中常想:「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

層次有限,如有不妥,敬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