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清真相救眾生 證實大法世間行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日】每當我看到同修在修煉艱辛的路途中,以對大法無比的堅定、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時,即感佩又慚愧。比起同修,我還沒有時時正念要求自己、有時正念還不足,修煉中也走了許多彎路……,但我深知,能夠做大法師父的弟子,能夠與我的那些敬愛的同修們一起救度眾生,這就是最大的幸福和榮耀。以下是我在講真相救眾生,證實大法的一點心得和體會。

一、在自己的工作環境中講清真相救度世人

在公司裏我是搞技術工作的一名員工,接觸人員也很多。特別是當生產的產品發生質量問題時,作為一名技術人員經常要到車間處理技術問題。這樣我就和車間的工人們有許多接觸交流的機會。我除了注意以良好的服務態度和技術水平給工人留下大法弟子應有的風貌外,更重要的就是講清真相,救度他們。

講真相時,有時我先從社會現象講起,有時從介紹海外媒體講起……,再切入正題,最後根據情況勸三退。遇到有的工人甚麼也沒有加入過的,我就把真相告訴他,大法在國外的洪傳情況,邪黨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及退黨情況。有時自己的正念不足,還是下決心堅持講真相,當一開口問工人知不知道共產黨就要倒台了,沒想到工人很高興:「倒了好啊!……」話題就這樣談起來了。

我認識到,講真相關鍵還是自己的怕心阻礙,總是前幾句口難開,如果不抱著非要勸退的心,找好話題,就好講多了。在講真相中與我比較熟悉的工人勸退就容易,有的工人我雖然是講了真相,卻不退,特別是不認識我的工人,因此剛開始講真相我認識到不能著急,特別是自己周圍的人,一方面可以用自己的言行感化他們,另一方面可多次、反覆的從各個方面去講,從歷史方面;從國外遊行實況;從國內迫害真相;從經濟角度等等。特別是現在國內的物價大幅上漲,更可以結合起來講,這也是在勸三退上對大法弟子有利的契機。講真相中,很多人都或多或少接觸到、看到真相資料,有的人收到真相光盤,有的人看到樓道裏的不乾膠貼或看了資料。這樣的人勸退就容易多了,因此面對面講真相,其它方式也要重視起來。

有時我也利用值班的機會到車間巡視,問工人有甚麼技術問題,然後順便談一談,告訴他們退黨的情況;因為有一段時期國內所謂的「保先」,我們公司有很多黨員、團員都戴上了黨徽和團徽,我就藉這個徽章,見面問,你怎麼還戴著這個呢?然後向他講一講真相,讓他們主動把徽章摘掉。

二、手機發短信講真相,救度眾生

我一直堅持用手機發短信講真相,堅持已有兩年多了,發了多少條短信,我也數不清。給親戚、朋友發,給同事發,給公司的各級領導發;給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發……。剛開始打算用手機發短信時,內心顧慮很多,擔心被監控,自己用正念堅持下來,我發現手機發短信其實是很安全、智慧的方法。我使用的手機卡,除了初期傳九評短信時有一張被封以外,再沒有一張被封過,有的一用很長時間。我把我的經驗推薦給其他同修,有的同修也採用了這個辦法。(手機發短信的安全方法請看明慧網的技術參考/手機安全欄目)

我一般晚上夜深人靜的時候到外面去發,將已編製好的各種短信,包括退黨情況、大法海外洪傳真相、邪黨活體摘取學員器官的暴行等等發給千家萬戶。有時也會收到回覆的短信,有贊同的,發回感謝的話給我;有反對的也會罵我一通,這些我都提醒自己不要動心,保證自己不受干擾。

手機發短信因不受地域的限制,收集號碼也很方便。我經常從當地的介紹找工作類的報紙上收集。有時,各種報刊、雜誌、房前屋後的廣告單、同事朋友的明信片等,都成了我講真相的得利助手;發短信用的卡,我買的專門的短信卡(匿名),每月贈送百條短信,可節約一定的費用,採用群發,一次十條,效率也很高。手機專用,發過後就拆機,避免邪惡鑽空子。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美中法會講法》中說:「……大法弟子做的每件事情都別小看。你一句話、一個傳單、鍵盤上按的一個鈕、一個電話、一封信,都起著很大的作用;明白了真相的生命他也是活傳媒,他們也在講真相。在社會上形成很大的影響。……」。在發短信時,有時,我會感受到邪惡除滅時自己頭腦中思想又變的清晰起來,我知道到那是我世界中又有許多生命得救了,更堅定了我發短信的信心。

其實利用好通信工具講真相,對救度眾生威力巨大。我認識到只有自己的正念和智慧的不足,而不存在這樣講真相危險,那樣講就安全的觀念。海外同修利用電話給國內民眾播放mp3錄音廣播、有的直接打電話講真相,這些都是很好的方式。

三、和同修形成整體,把自己當作大法的一個粒子。

我在自己的家中辦了一個資料點,負責給同修打印真相材料、小冊子、不乾膠貼、光盤貼等。我有時也負責給同修裝mp3、電子書,上網發表聲明、傳送迫害信息等。在做資料的過程中,我認識到,正法中大法弟子沒有分工,只要是大法需要的就無條件的去做,只要對救度眾生有益的事,就沒有重要不重要的差別。以甚麼方式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也要充份考慮到大法的需要,而不是自己的喜好。

同修提出的各種要求,我都儘量滿足他們。做的不足的地方,有時同修會提出來,我就看一看自己對同修提出的意見是甚麼心態,他提出的想法是否有道理,符合不符合大法,發現自己有問題就改正。有時我也有自己的想法,認為這樣做效果更好,但同修採用的卻是另外的方式,心裏不願意。我想,既然我認為我能做的比他好,那為甚麼就不幫助同修把他要做的事做好呢?我要不配合好,他不是更做不好嗎?等到事情真的做起來時,同修發現我做得很好,對我很放心,做的事情也非常順利,我們在整體上證實了大法,我也贏得了同修的認可。

在與同修配合的過程中,我認識到,人人都是大法中的一個粒子,同時又都是協調人。當自己發現某些方面存在問題時,要指出來,同修有甚麼困難、出現甚麼問題,自己是有責任的。這時就不能只考慮自己的個人利益,更要從整體角度考慮問題。

看了師父對澳洲學員的講法後,我認識到,當前大法弟子還沒有完全達到師父在正法中要求的整體成熟的標準,使邪惡無法全面解體。我們每一個人都要把自己當作大法的一個粒子,大法整體需要的時候,無條件的放棄自我,圓容整體,聚之成形;但我們也不能對整體有依賴,有時也要從大法的需要出發,化之為粒,主動去做。關鍵是我們應時時刻刻把自己擺在大法中,把自己看作大法中一個圓容的粒子,看問題不能總從自我的角度出發。

和同修的配合過程中,我認識到,大法弟子對眾生慈悲,講真相救他們,更要對同修慈悲,因為只有同修才能真正理解自己,在難中真正幫助自己的只有師父和同修;同修已在難中,我決不能再傷害他們,不給自己留下遺憾。因此發生矛盾都無條件的找自己。我的太太雖然也是修煉人,但常常對我挑剔,讓我這樣、那樣。我向內找,發現自己在生活中做事太隨便,個人生活不注意小節。即使有時覺的她不對,也決不與她爭鬥。如果是舊勢力有意干擾,我就立掌發正念清除它們。

在修煉中,我還有許多地方做的不夠好,講真相還須要再用心,還有很多執著心,有時還放鬆自己。請師父、同修們放心,我會更精進,帶著該救的眾生圓滿回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