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老伴學大法受益無窮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十日】

  • 我與老伴學大法受益無窮

  • 珍惜師尊給我的第二次生命

  • 老年大法弟子生命的重生

  • 我與老伴學大法受益無窮

    甘肅新學員 雪玲

    我是零七年八月十五日有幸得到法輪大法的新學員,五十多歲,是沒有文化的家庭婦女。在得法前我脾氣暴躁、性格倔強,大半生是在多災多難中度過的,為此我也常常在想在琢磨,心裏也很苦很累,就是找不到改變我人生命運的辦法,在這黑暗的迷中怨天尤人,苦苦的等待著這生命的結束。

    零七年八月十五日是我多年盼望的、等待的、救我的法輪大法得到的日子,我激動的捧著《轉法輪》愛不釋手,就叫家裏人教我讀,後來說服了老頭子每天教我念,我用心的一邊跟著念、一邊聽著理解(字面意思)。這樣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身體受益非常的大,使我多種醫治不了的頑疾不翼而飛了,如風濕肩周炎,膽囊炎,心臟病,嚴重的婦科病,特別是那個鼻竇炎非常的嚴重,它導致我常年的頭疼不止,鼻子四季不通氣,痰多的晚上睡不成覺,致使家裏的親人不願跟我在一個屋子裏呆。過去走幾步路都感到非常的累,從水房打一桶水到家路上還得休息一兩次才行,現在同樣去打兩桶水一路不休息就能回到家,現在我走起路感到非常輕鬆。

    我老伴是惡黨的幹部,在他教我讀的過程中他也受益非淺,如他多年的便秘多尿等多種疾病,特別是他十幾歲時腿上就有一小塊皮膚奇癢無比,經常抓的流血,心裏很難受的,隨著教我讀《轉法輪》不知不覺中也消失了,在事實面前他無話可說了,只好虔誠的說「你好好學,法輪大法的確很神奇的」。現在他每天都讀這偉大神奇的法輪大法書。


    珍惜師尊給我的第二次生命

    湖北大法弟子 劉芬(口述)

    二零零六年四月的一天,上午八點多,我從菜市場的道路上經過,不料後面奔馳而來的一輛摩托車將我撞倒,當時摩托車的前輪撞在臀部、大腿股骨處,我隨即向後仰翻,重重的摔倒在地。我一下子昏迷了,口流鮮血,尿濕了褲子。周圍的人見我是個六十多歲的老年婦女,撞成這樣,都嚇呆了,有個好心人將騎摩托車的人留下,並將我扶起來,讓我順勢坐在地上。

    我甦醒後首先想到: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師父在保護著我,不會有甚麼事。師父教導我們:「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轉法輪》)我一定謹聽師父的教導,正念正行。隨後我掙扎著起來,坐在附近的花罈上,圍觀的人叫那個騎摩托車的人送我上醫院,我擺擺手,讓那個騎摩托車的人走了。

    圍觀的有人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對那個騎摩托車的人說:「你今天遇見好人了,不然麻煩可大了。」我休息了一會兒,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就步行回家了。

    我當時有六十五歲,撞得那麼重,要是個常人,早就沒命了。可我沒有上醫院,沒有打針吃藥,筋骨無損,臀部、大腿的大片青紫瘀血慢慢自動消散了。我知道是師父保護我,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真幸運,生逢大法師父度人。我一定珍惜這萬世難得的機緣,一定珍惜師父給我的第二次生命,走好修煉的路。


    老年大法弟子生命的重生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一天,我在外邊看到好多煉法輪功的,就問人家煉功有啥用啊?人家告訴我:法輪功叫人向善,做好人,身體好。我說我有很多病(鼻炎、牛皮癬、胃炎、腰疼、咽炎、腳氣、耳鳴等)能煉好嗎?人家就說:你只要按真善忍做個好人,老師就給你淨化身體。你年齡大,可以先學盤腿(單盤),起來後很輕鬆,我很高興,第二天又去了。

    我有早晨拉肚子的毛病,早起早拉,晚起晚拉(年輕坐月子落下的)。我老伴是醫生,卻治不了我身上的一種病。煉功第三天早起後,我心裏對師父說:我早晨要煉功,不叫我拉肚子多好。五點多,又去解大手,結果拉出的全是冷沫,水,粘糊糊的一堆髒東西,我知道是師父給淨化了身體,從此拉肚子的毛病好了。生的涼的都能吃了。

    我年輕時,在老家磨麵,婆婆讓我多磨,從早到晚也磨不完,我就狠狠的打牛,狠狠的打,打的牛腚上光出血水,也不長毛,牛見我嚇的就跑。後來我兩腿都長了牛皮癬,很多塊,癢的鑽心,也治不好。煉功後我知道了善惡有報的天理,要是現在給多少錢也不打了。師父說的對,德和業生帶來死帶去。

    從前我肚子很大,我總說是油肚,總是渴,總是喝水,撐的彎不下腰,還是渴,解小便很多,煉功不久都好了,肚子也小了,也不渴了。現在大姑娘、小媳婦總愛減肥甚麼的,你如果真心煉功,保證變的年輕漂亮,因為大法是性命雙修,修心又修命。

    二零零六年初,我七十三歲,我打坐中看到,我原定的天年已到,那邊來人找我,總找不到,我還看到,師父把我保護起來了,和他們隔開了。可表現在人這,就是難,生死關一個接一個。一天早晨我去送孫子上學,晚上剛下過大雪,路很滑,我出門不遠,一跟頭栽地下,我爬起來沒咋地,剛走兩步又摔了,胳膊摔壞了,用手動動,聽碎骨頭「嘩啦嘩啦」地響,骨頭酥了,我也不害怕,心想,我是煉功人不怕,回家後就煉功,抱輪,胳膊抬不起來,就用力拉,使勁拉,很疼想放下來,我堅持住不放,接著就覺的有人給我捋胳膊,從小臂到大臂直到整個胳膊,功煉完了,胳膊也好了,和沒摔前一樣。

    幾天後,我在家幹活,不知咋地一下撞鐵管子上,很響,頭上起了牛眼大小一個包,,也不疼。中午撞的,到天黑再用手摸,已不見了。

    不久,又出現腦血管堵塞和冠心病的症狀,我以為氣的,其實不是。我從此每天雙盤一小時。第一天頭裏邊發脹,跟開鍋一樣,我也不害怕。第三天又打坐時,看見頭裏邊有一個一寸粗兩寸長的東西沒了。從前眼黑,心跳,心疼的表現也沒了。我也沒上醫院,上醫院也看不起病,我也沒錢,是大法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第三次的命。

    我今年七十五歲了,身體很健康,走路一身輕,騎車有人推一樣,年輕人趕不上我。我親身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今後我會更精進,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我沒上過學,是得法後才學會讀書寫字。

    層次都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