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法輪功 血癌患者絕處逢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七日】我是湖北省武漢市人,家住漢口。一九九八年秋天因工廠效益不好,被廠方以「兩不找」(即工廠不再發放工資以及各種福利,不報醫藥費;職工也不向廠方交錢,只保留廠籍)的方式下崗回家了。靠出租房屋來維持生活。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俗話說:「禍不單行」。我回家沒兩個月身體發軟無力,到醫院檢查醫生說我血液有問題。我不相信。於是我找來當醫生的親戚幫我看一下醫院的診斷結果。他看完後很驚訝:你這已經很嚴重了。不過還是再到醫院檢查一下吧。接著我又到武漢最具名聲的同濟醫院檢查身體。其結果確診為血癌一一白血病,並要求立即住院治療。當我得知這一消息後人的精神都垮了,那年我四十九歲,人到中年孩子還未成家,本人又下崗生活無來源,卻得了絕症。妻子看到我絕望的表情,她流乾了眼淚。

為了治好自己的病,我不惜錢財。當醫生問我是公費還是自費時我回答說:只管用藥。醫生很高興把進口藥都給我用上了。一般人都知道一旦這個病人確診為癌症時就等於醫院宣判此人死刑沒法醫了。

我很清楚自己的血癌病醫生是醫不好的,只是想儘量延長自己的壽命。當家住武漢大學的姐姐(她是武漢大學法輪功煉功點的學員)來醫院看我時講了煉法輪功可以祛病健身。還講了幾例身患絕(癌)症病人煉法輪功後絕症不翼而飛,完全變成了無病一身輕的好人。我聽後很受鼓舞,增強了活下去的勇氣。當姐姐勸我也煉法輪功時我當時半信半疑的答應了,心想死馬當作活馬醫,反正醫生救不了我的命,不如煉法輪功試一試。於是我在醫院就開始跟姐姐學煉法輪功的五套功法。姐姐還為我請來師父的講法錄音放給我聽。我一邊學法輪功,一邊接受醫院的藥物治療。

藥物治療對我的身體摧殘很大,一米七幾的大個子萎縮成一個老太婆的身子,腳縮成了老太婆的三寸金蓮。有一天醫生為我注射一種德國進口藥,要求體溫正常情況下才能使用,可我當時體溫在39度以上高燒連續四個小時不下,醫生當時沒有辦法,一個小護士在那拿著進口藥不停的晃動著,一旦凝固就成了廢藥,她們焦急的眼神在盼著我的體溫快點降下來。當時我也很著急,人也很難受,就大聲喊:「師父快救我。」瞬間一個大法輪在我身體左側大腿處「呼…呼…」飛轉,像工廠用的大排風扇「呼…呼…」直響。當時我的眼淚直往下淌,流個不停。只五分鐘的時間我的體溫完全降下來了,醫生都感到很神奇,馬上給我吊針,很快我就進入夢鄉,兩個小時後針打完了人也醒來了,從此以後我再也沒有高燒過。

有了這次神奇的經歷,使我更相信法輪功的威力。更增強了煉功的信心,只要有時間就煉動功,聽師父講法錄音更專心了。當醫院給我做化療時第一個療程進行了一半時,我提出要求出院不治療了。醫生不解並要求我繼續做完一個療程再說。一個療程完後我整個人完全脫像了,一頭黑髮脫掉一根不剩變成光頭,連眉毛都掉了。鄰居街坊見了我像見到鬼一樣嚇的趕快離開我。

回家後我就開始每天學法輪功。九九年三月份找到我家附近的煉功點每天早上參加集體煉功,還參加集體學法。不長時間我的身體完全康復了,頭上長滿了黑髮,人也精神了,真正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感覺真好。還幫家裏料理小副食商店的生意。同濟醫院的醫生還打聽我轉到哪家醫院。當得知病人沒有轉院而是在家煉法輪功並且痊癒了,醫生搖搖頭感慨的說:不可思議。

我這一段死而復生的神奇經歷在周圍的鄰居街坊中引起了巨大的反響,人們都在議論說:他真是命大福大,法輪功真神哪,法輪功真的能救人的命哪!

我真誠的希望那些還被中共毒害的善良的人們脫離邪黨,明白法輪功真相,記住「法輪大法好」就有福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