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的腰疼病業消失了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日】我自二零零二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零四年八月一日早上七點四十五,在住所一樓洗手間如廁時,突然腰痛的十分厲害,立即站起來,行前幾步用雙手扶著洗手盆來支撐身體,站著休息了五分鐘,脊骨近盤骨處仍然劇痛,下身乏力,一步也不能動。我經常閱讀《轉法輪》,醒覺到是功正在清理我的腰痛,當然不會視之為病。

當時覺的一定要躺下才能支撐下去,唯有叫太太上來幫助,借助她的胳膊用手臂力提起身體,花了約二十分鐘從洗手間撐上二樓睡房床邊;從床邊躺下也不容易,喘過三分鐘氣,再忍著劇痛,花了五分鐘才在床邊坐下;喘過氣,又忍著劇痛,動非常大的氣力,大叫「唉?!」一聲才能躺下;又喘過氣,忍著劇痛,大叫一聲,動非常大的力氣,才能轉身找到一個睡姿令痛楚減低至一個可以容忍的地步。

在痛楚能容忍範圍內,我就儘量爭取閱讀《轉法輪》。躺下約半點鐘,被壓著的身體開始麻痺、疼痛,須轉換另一個睡姿,當然每做一個小動作後也要喘氣、休息一兩分鐘,移動身體就需要動更大氣力和忍著更大的劇痛。躺下來的時候,全身像癱瘓一樣,很難移動。別人摸一摸我的身體也令我痛的要命,說話只能用微弱的聲音,說稍大聲一點,就牽扯到脊椎神經產生劇痛。飲水要太太用飲管遞入口中慢慢吸啜,完全失去自我照顧能力。一位法輪功學員萍姐知悉我腰痛癱瘓的事,也過來幫助。

二零零二年五月中旬,我在英國曼徹斯特開始修煉法輪功。四月二十五日至五月八日從歐洲版《大紀元時報》第十七、十八期看到兩則曾患重病、絕症的人因煉法輪功而徹底痊癒的報導,一向追求健康的我,雖然一向甚少病痛,也上網尋找《法輪大法》網址,了解情況,加上中共政府一直鎮壓法輪功,甚至香港傳媒對法輪功的報導給我的印象都是負面的居多,但從《大紀元時報》對法輪功的報導又是另一故事,一向勇於追求真理的我也就展開了認識法輪功的歷程,連夜上網閱讀《轉法輪》,上網找曼徹斯特的煉功點聯絡人。找到煉功點,就不間斷地學法煉功、修煉心性。我一向身體都很好,但一旦遇到天氣寒冷、乾燥,皮膚也會敏感,在英國的嚴寒及非常乾燥的天氣又沒有過濾好的水飲用及沐浴,敏感就更嚴重,但學法煉功後也逐漸好轉了。整體健康也應該轉的更好,間中也有腰酸背痛,久坐了,又時常背重的食物、書籍來回超級市場、圖書館、學校及宿舍有關,但這類痛楚也輕微。

脊椎骨、腰骨這些位置自幼就受創傷,我在鑽石山半山木屋區住到八歲,經常在山頭野嶺像野孩子一般玩耍,同區大多數男孩子也如是,很多時會跌倒受傷,最嚴重的一次,當放風箏後退時,跌下一個兩三層樓高的山崖下,當時山崖已把泥土鋪平,準備建屋,當時家貧,沒有看醫生,睡幾天又再走動,那次應該是脊骨第一次受創,當時約六歲。十至十三歲間要經常擔水,那時在元朗大棠禮修村住,沒有自來水,要從村中的井擔水回到村尾的家用,脊骨第二次嚴重受傷害。整個青少年階段做功課、溫習、看書、彈鋼琴等姿勢都應該不正確,行路挺不直腰;中學時期為乒乓球校隊,長時間彎腰練球。大學至三十多歲跑長跑和馬拉松,長期劇烈運動,大學時期脊骨又被重物從後壓下。近二十多年又長時間坐下教鋼琴,打電腦、寫稿,估計到今天,脊骨已經相當程度上受損。加上年紀大,脊椎開始老化,平日雖然有保持運動、步行、做家務,但也經常感到脊骨痛楚,到了今天就發作出來。要不是一直有煉法輪功,我想我五十歲後的日子,就應該是長期捱著劇烈腰痛、骨痛、神經痛等痛症,長期床上要人服侍,人生踏進一個不見天日的境地。

從《明慧網》中知悉有成千上萬的見證個案,報導曾有嚴重、末期的與心臟、肝臟、腎臟、糖尿、癌、眼耳口鼻、牙齒、骨骼、肌肉、血液、神經有關等等毛病、奇難雜症、痛症、屢醫無效的症狀,很多都是患上十數年或數十年,而且同時是患多種嚴重疾病或絕症,但學法煉功後,只需兩三個月就痊癒,能過正常人的生活,而且身體還比未患病前優勝,比同齡人士還好多,走幾里路、上幾層樓、拿重物從不喘氣,精神奕奕,神采飛揚,除健康上的改變,行為、情緒都有明顯變化,他們變的溫馴、冷靜、為他人設想、不亂發脾氣、不算計、待人有禮、處事有理、戒除煙、酒、賭、毒、色、貪等陋習,前後判若兩人,當事人及知悉此事的親朋無不嘖嘖稱奇,只能用「奇蹟」、「神奇」等字眼來形容整個變化。

從《轉法輪》知悉痛苦會令人消業,煉功人更需要消業,師父安排的那些痛苦一定是弟子所能忍受的。坐在地上的軟墊上,趁著那些痛楚仍然是可以忍受的時候,又拿起《轉法輪》繼續閱讀,當一拿起《轉法輪》閱讀的時候,每一個字開始從黑色變成閃爍絢燦的金黃色,我一面看,字就隨著我的視線所到之處變的金光閃閃,足足維持了一版,李老師在《轉法輪》提到開了天目的人看《轉法輪》「看起來五光十色,金光閃閃」。

《轉法輪》提及修煉後會開天目、有遙視、天耳通、宿命通等功能,我煉了法輪功之後,也一一體會到,我能看到世界其他地方的景物,看到其他空間的事物,看到其他空間的我,聽到其他空間的音樂和生命體的說話聲,這些功能根據《轉法輪》所講,其實是人的本能,因為人都迷失在這個物質世界,這些本能也跟著消失,只要大家修煉法輪功,「返本歸真」,不執著於物質世界,這些本能也自然回覆。

當天晚上約七點三十分,我感覺身體已恢復正常,站起來,竟然只得少許疼痛,這些痛比起歷年來隱隱作痛的痛還要少,可以全屋走上走下,於是致電給職員安排第二天照常上課。

一星期後就連這少許疼也消失了,多年來的腰痛,脊骨痛也從此就離開我了。

反觀整件事,若我沒有修煉法輪功,腰痛、脊骨痛後又不認識法輪功,我肯定今天起就長臥床上,捱著劇痛,失去自理能力,像一個廢人一樣等待著死亡的一天,更不要說發展教育等理想,一生所賺來的錢也要放在昂貴的醫療費用中。

我經常對人說:法輪功是來救命的,他不但能挽救人的性命,還能拯救人的生命。全球各種族已有上億人修煉,從中身心已獲益良多,很多更是「死裏逃生」,在中國政府無理及殘酷的鎮壓下,仍有上千萬中國人堅持修煉,可見法輪功並非等閒的一套功法。

上文為本人修煉法輪功後的見證,行筆或有錯漏,請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