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破迷,走出生死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六日】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好!

我想與同修們分享一下我修煉法輪大法經歷中的幾件事。我是在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在那個時候我學法輪功的目地就是為了治病。當時也沒想到甚麼修煉不修煉的,可是當請了《轉法輪》走上修煉的路之後,我的人生就徹底被改變了。

為治病而來,煉功二個星期開天目

事情是這樣開始的。當時我還是一個學生。由於在學校的課業繁重,壓力太大,被學校搞的不眠不休,睡覺睡不夠,飯不定時吃,抽煙咖啡啤酒就成了我的提神和成績的必須之品。持續一段時間之後,壓力逐漸的加大,身體也垮了,我不幸的就患了嚴重的胃潰瘍。由於自己的父親是個外科醫生,也是一個中醫大夫,我就靠著中藥西藥和針灸一直撐到了大學畢業。當時也在學校認識了自己現在的太太。畢業之後一直沒有體會到健康的重要,生活一直都不正常,我的病情就從胃潰瘍引發了十二指腸潰瘍,有一次嚴重到三四天不能吃喝和上廁所,肚子嚴重的腫起幾乎和孕婦一般大,一直到我爸爸前來營救。那一次終於驚醒了我。

經過那一次事件之後,我爸爸很嚴肅的對我說:當你有一天拉黑血塊的時候跟爸爸講一聲。他緊接著說:你再不把你的胃保護好,到那一天來時我就要給你買棺材了。其實你的胃病已經到了無藥可救的地步,你就只有兩條路可走,第一個就是改善你的生活習慣,然後再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好。第二條路就是去開刀,把壞的部份去掉,之後壞的部份又會再生,然後再開刀,一直開,直到你撐不住為止。

因為我爸爸是前台灣三軍總醫院腸胃科主治醫師兼中醫博士。他那樣一講等於是給我宣布了死刑。當時我想到了以前氣功練過一段時間,那時的身體確實是比較健康的。可是由於太久沒練,很多動作已忘得一乾二淨,那時的心情就只有悲傷和絕望。

直到有一天,機緣來了。我在洛杉磯十八台新聞廣播中看到有免費教功的信息。在Santa Monica的海邊有免費教授法輪功的活動。我就去了,那時已經有一些人在練了,我也就這樣走進了大法。

有一天煉神通加持法的時候,忽然間看到了千萬個小星星瀰漫了整個空間。剛開始我也沒在意它們,還以為是前天加班太疲倦了,疲倦到看到了星星。我就繼續打坐,沒過一會星星就成了千萬顆小眼睛一閃一閃的看著我。當時我也沒太在意,我還以為是疲倦造成的幻覺,我就繼續打坐。忽然間一顆很大的眼睛出現在我的面前把我嚇了一大跳,也許這一嚇,讓煉功點的站長注意到我了。當時我急著上班心裏想:這是甚麼功啊,怎麼會出現這些呢?

正急著要離開,站長及時喊住了我,問道:書,你看了嗎?那時我才知道了《轉法輪》這本書,沒幾天我就把寶書請了回家。回家後我如飢似渴的在一個星期內把《轉法輪》看了幾遍,那時也不知道怎麼的,每看完一段《轉法輪》總是心裏頭高興,越看越幸福的感覺,而且還百看不厭。越看越吸引我,越看越放不下。也知道那看到的眼睛是自己的天目。可是後來由於工作的關係必須搬家,也就從那時,我離開了阿瀚布拉市的煉功點轉為自己在家煉功學法了。

走出去,講真相

修煉還不到一年迫害開始了。那時的環境真的很嚴峻,真的像是天都塌了下來似的。由於中共邪黨的造謠和各地媒體的轉載,學真善忍的人突然間成了大家歧視的對像,真正做好人的人成了大家攻擊的目標。就算遠在美國的環境也逃不過邪惡的污染。父母親開始對大法也是人云亦云。那時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知道每次他們高聲時我就大聲的猛解釋給他們聽:法輪功是好的!李洪志師父教大家做好人是對的!那時也不覺得奇怪,每次講到這時他們總是呆呆的,好像被定住似的,幾秒鐘當他們思想清醒過來時總是會反覆的說:要是法輪功是好的話,你的身體怎麼還沒煉好呢?他們還叫人不吃藥!後來過了好長一段時間我才悟到,這是師父在用他們的嘴點醒我對治病的執著。當然那時也沒想到甚麼治病不治病的,也不知道師父會用別人的嘴去點醒自己的弟子。只知道要向大家解釋大法是好的。所以每當家人一開始不敬大法時,我也就會返回去告訴他們,《轉法輪》是怎麼怎麼說的,師父是怎麼講的。我也慢慢的發覺我越多讀《轉法輪》,我的說服力越強。越讀《轉法輪》越能使真相進入他們的心中。

結婚後我們搬到了一個白人居住的區域,那裏中國人非常的少,環境也比較單純。由於居住環境的關係,跟中國人的事物距離也越來越遠。相對的離學法煉功的環境也慢慢的淡化。由於發現了這個現象,我們就開始找附近的煉功點希望還能再回到從前和大家一起晨煉的時光。那個時候由於自己是個工作狂,日積月累的工作使我忘記了,其實還有很多方法可以找到大法的訊息的。有一天我就在上班時午休的時間找到了大法的網站明慧網。從網站中看到了大法和大法弟子如何的被迫害,中共邪黨如何的造假誣陷大法,還有惡警如何的狠狠的打大法弟子和關押大法弟子。我和我的太太就在這樣靠著明慧網支持著我們對大法的信念,靠著明慧網保持著和大法的聯繫。

直到我從明慧網看到了港府無理取鬧的聲稱抗議迫害的學員「阻街」時,我受不了了。連一個文明地區都可以為中共邪黨隨時的製造假新聞時,我也要講真相!但是和誰去講?講甚麼?那個時候我想到了我居住的公寓。那是一個住宅區,在那個區域裏住滿了人,很多高樓裏都住滿了人,要是在他們的布告欄裏,貼上一張大法的真相傳單,一定會有很多人看到。當天下班時,我帶著在公司印的真相傳單,把二十幾棟公寓的布告欄都貼上了大法真相。那天晚上雖然走了很多的路,爬了很多節樓梯,但是內心的喜悅只有大法弟子感覺的到,因為從那一天起,我是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了。

大法破迷,走出生死關

結婚後同時我的胃病也已經到了末期了,由於自己職業的關係,每天加班成了家常便飯。壓力也是一個建築師的通病,由於繁忙的工程,營造師的催促,和上司的緊迫盯人,我開始拉黑血塊了。在我向公寓貼大法真相後的兩個星期,拉黑血開始變的頻繁了。每天要拉七次以上,每一次至少要拉六七缸血。每一次拉血痛楚都傳遍全身,每一個身體的角落好像全部的細胞都散了似的。我發覺時間到了,該來的還是來了。我的人生才剛要開始就跌落到了谷底,可是那卻是修煉的開始。

在第三天拉血的過程中,我差點喪了命,真的在那一天就是生死之關。當時拉的已經身體虛脫了,必須靠著馬桶旁的鐵欄才能把自己的身子撐起來的我,從鏡子裏看到了自己脆弱的樣子。由於嚴重的缺血,我整個面部發白,當時的我只能靜靜的坐在馬桶上流淚,心裏萬般的無奈和對自己家人的抱歉,尤其是對剛剛新婚的妻子。那時的傷心痛苦也就慢慢的在小小的房間裏轉變成了寂靜,也許那時碰巧的也就進入了空的狀態。忽然間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聲音很嚴肅,仿佛是在問我:你是在修大法嗎?那時突然《轉法輪》的文章一篇一篇的從我的眼前劃過,每個字都是金的,一個字一個字的從我的眼前走過。同時從開始學法煉功的景象直到現在所發生的事情,就像電影一樣出現在我的眼前,歷歷在目。「真正的往高層次上帶人」,「氣功就是修煉」,「有所求的問題」,「失與得」,「業力的轉化」……這時,我明白了。我立刻就向師父請求說:師父,弟子的罪業深重。弟子在死之前希望能夠自己承擔以前所有的罪過與業力。弟子知道都是師父在幫弟子承受,弟子知道師父替弟子做的太多了,就讓弟子自己還吧。突然我的便血立刻停止,全身的痛苦在剎那中消失。那時我真的急了,我對師父說:師父,至少讓弟子承受一點吧。自己一點兒不承受是不行的!一說完,便血立刻就回來了。但這次沒有了痛苦。從那天起我的便血從很多變很少,從黑色慢慢轉變成鮮紅,最後一滴一滴的沒了。

整個過程從開始到結束總共七天,師父給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不但我的胃腸好了,我天生的風濕也好了,在高中時打美式足球受的腳傷也好了,還有我以前練××道和別人打鬥的傷也全都好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真好!現在回想起來那個時候真的是在過生死關,而且過關的考題就是選擇。就是自己是在選擇要做個真正的修煉人還是要做常人。

之後不久我終於在中領館前找到了抗議中共迫害大法的同修,加入正法修煉的行列。在兩位同修的幫助下我和我太太加入了送報紙的行列,同時也和同修一起在公園煉功,證實大法。其中在公園煉功有那麼一段經歷。有一天有一個常人在我們打坐的時候輕聲走近問道:你們到底在幹甚麼?(在此說明一下,因為他是一個在此地出生的菲律賓人,以下都是中文翻譯)我就很快的把法輪大法介紹給他知道,他也很快的就學會了功法。兩個星期之後,他給我打了一個電話說到:Henry,我真的受不了了!我今天一定要告訴你!我看到了很多不解的事情。我看到我們在煉功的時候,在我們場的正中間有一個好大的佛!同時在我們周圍有好多人圍著,差不多有兩千多人吧!而且他們都是跪著的!之後我們聊了一會,從電話裏得知,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可以看到另外空間,因為怕別人說他是神經病,他從來都不說他看的到。由於他都已經看到這一步了,我就帶了一本英文的《轉法輪》給他,希望他能儘快得法。當他翻到師父法像那一頁時,他大聲的說到:就是他!他就是那個佛!

能夠得到大法是最幸福的,謝謝師父。

(二零零八年美國洛杉磯法會交流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