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不被集資者的亂法言行所干擾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一日】儘管《明慧週刊》多次發表大陸大法弟子曝光各地區打著各種旗號、以各種名義在大陸大法弟子中集資的文章,儘管明慧編輯部一再發出通知,明確指出這是亂法行為:「堅持這樣做的就是被特務所操縱和利用」,盤錦地區從二零零五年以來一直在這麼做的集資者卻全然不顧大法弟子的勸告,又開始了集資,宣稱「只有師父是在正法,大法弟子是在證實法。以前是為海外大法弟子證實法拿錢,不是‘集資’;現在是師父正法需要錢。」「現在是有一部份從高層次上下來時跟師父簽過約,發誓以拿錢這種形式助師正法的弟子錢還沒有拿,或者有的還沒有拿夠,得補上。你立下的誓約不兌現,這可不是小事,下場比江××還慘。」集資者還聲稱曾經跟師父簽下這個誓約的大約有幾千人、集中在大陸的幾個地區,云云。

在他們所集資金的終端掌握者(工作、居住在六、七百里之外的另一個地區的學員),也就是發誓能將集資款安全送達國外大法弟子手中,「經常出國並能見到師父」的人被邪惡「國安」綁架、百萬元集資款落入邪惡手中之後,他們不但不反省自己的行為,反而把責任都推到別人身上。當明慧編輯部禁止在大陸大法弟子中集資的通知發表後,集資者說「明慧編輯部裏有特務」,甚至說,「師父給那麼多學員文章評註,為甚麼沒有給一篇反對集資的文章寫評語?這還不明白嗎?」以此證明集資是最對的,證明自己「在明明白白的修」。

以往集資,他們沒有規定具體錢數,幾百、幾千、幾萬,集資者說有的「精進的」把賣房子的二十幾萬元都拿出來了。而這次是「兌現自己的誓約,每個人得拿夠兩萬」。有的弟子上次拿過一萬,現在說手裏有七千都不行,得拿夠整數(一萬),因為在以前整體上拿錢時,是拿錢多的學員把「簽約」了但沒拿或沒拿夠的人的錢給墊上了。並且要求截止在三月十五日之前。

集資者把自己「悟」到的一部份有緣人(即「簽過約」該拿錢的又能聽話往外拿錢的人)召集到自己家,斷章取義的學了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中「舊勢力在抑制,它們覺的呢,這樣你們才了不起,在這麼困難的情況下你們能證實法,了不起,樹立了威德。所以舊勢力在邪惡的干擾著我正法,干擾著大法弟子證實法,也左右了世人對大法的支持,死死的擋著社會的資金來源」這部份,加強遊說和誤導。

有同修問集資者「你開功、開悟了嗎?」、「你圓滿了嗎?」、「你的天目開了嗎?」、「師父給你打電話啦?」、「你見過師父嗎?」其回答都是否定的。「那你是怎麼知道這些‘師父說的天機的呢?’」集資者說是師父法身的點化和自己從上面師父的講法中「悟」到的。

其實在去年那位集資款的終端掌握者遭到綁架、集資款被邪惡截獲之後,我地區的集資者就多次組織為其以往集資拿過錢的學員去六、七百里地以外的大黑山拜唐王像,給廟裏的唐王像集體上香(廟裏有各路神、佛塑像,廟裏的大和尚不准單獨給唐王像上香),以此形式去「發正念」「營救」被綁架的同修,「請師父和眾神加持」,他們向學員宣稱大黑山「不是一般的山」、「大黑山的水是全世界最好的水,誰喝誰治病」等等,以此蠱惑學員坐著火車、汽車三番五次的驅車前往參與。有的學員甚至自己都說去過無數次。

修煉的大門是敞開的,誰都可以進來,但進來的人也是良莠不齊、道德水平差異很大的。如果不真修,或者長期執著心不去,就會忍不住搞出種種干擾內部、敗壞大法名譽的事端。集資者證實自己、顯示自己的心極強,跟著參與者法理不清,如果不立即停止,繼續發展下去,只能更加誤己害人。

集資者這樣長期(從零五年持續到現在)、大範圍(涉及幾個省)、大量(錢的數額大,一次損失就百萬元)、鍥而不捨(不拿出錢來就勸說不止)的向一般學員(這些學員要麼靠工資、要麼靠退休金、要麼靠最低生活費生活;有的是買斷工齡的,有的是家屬,有的甚至是迫害開始後至今未走出來不知還修不修的)集資,並且是錢的去向不明,沒有安全保障(事實已經證明了這一點),又「不能問」,這是師父在講法中已經定死了不能做的。

大法是金剛不動的,原則就是原則,不會像常人中的事情那樣可以隨意變通,絕不像集資者所認為的「師父這些話(指集資)不能明講,不能跟所有人講,得自己去悟。」這是對師父的不敬,是在用人心看待師父與大法,談不上「信師信法」。

至於「簽約」集資,與誰「簽約」?師父在《清醒》這篇經文中說:「作為學員,你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個簡單的事情。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

而關於集資者所謂的那些學員的「簽約」的說法,則更是亂法。那麼集資者這麼明顯的亂法言行為甚麼竟然能干擾、迷惑其周圍的學員呢?還是學人不學法。這些學員認為集資者在邪惡迫害剛開始的時候就能走出來證實法,在拘留所裏表現的很堅定、悟的「高」、「師父不講都能悟到」、修的「高」,因此很願意聽其「悟法」;時間長了,形成了甚麼事情都要先找、先聽聽此人是怎麼「悟」的習慣。直至今天,這些學員還對其集資的這些悟「法」信而不疑,而且真的不向「沒簽約」的弟子「洩露天機」,為自己「是跟師父簽約的弟子」而歡喜,為自己在截止日期前「到哪兒去弄這筆錢呢」而苦惱,為自己能拿出錢、能「完成任務」能「捨」了而釋然,卻根本不去對照師父講給弟子的法,想想這是不是邪悟?是不是自招干擾?

另外,想到師父「修內而安外」的法理。提醒能看清集資之亂的學員,儘管別人不對,也要儘量靜下心來找找自己,看自己是否被這些紛亂現象帶動了,動了心、動了氣、動了情,都表明有要去的執著。自己先放下執著,才能更加平靜理智的修好自己,才能使這個環境中多一份更強大的正念之場,更好的起到穩定的作用。畢竟邪不壓正,但正的不夠足,邪氣就不能自滅。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