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盤錦同修以法為師,嚴肅抵制「集資」詐騙行徑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師尊傳法正法這些年來,不斷的告誡我們「以法為師」,無數次叮囑我們「多學法,多學法」。我認識的一層理是:「多學法」也好,「以法為師」也好,就是要求我們時時事事用大法來指導我們實修,用大法來衡量對與錯。說白了,法是師父講的,師父講的話就是法,就是宇宙大法,就是這個宇宙中絕對真理,是衡量我們思想、行為對錯的唯一標準。作為弟子要想修煉法輪大法,只有也必須聽師父的話,師父怎麼說,我們怎麼做,師父說不能做的,絕不能越雷池半步。否則,就偏離了法,就可能被舊勢力、邪惡抓住了迫害的最大藉口,邪惡趁勢放大你的人心、執著、觀念,讓你神志不清,直至附體操控,誤導你走向大法對立面,破壞法,毀了你。這些年,曾經是我們的同修的人掉下去成為邪惡幫兇,很令我們惋惜,如果他(她)們能「以法為師」,怎會走向形神全滅可怕的深淵。

雖然破壞法的行為有很多種,實質上就是不「以法為師」,師父說不能做的,你做了就是破壞法。無論我們的初衷、出發點在哪裏,多麼冠冕堂皇,多麼美麗動人,其實都是執著,都是人心,都是觀念,根本基點不在法上,不是站在法上認識法,是用「人心」認識法。

關於盤錦集資問題,干擾當地正法已經兩年多了,明慧網上已經多次給曝光,當地外地同修多次發表文章指出這一做法不符合法的要求。可是那搞集資的幾個人,就是一意孤行,東竄西竄,到處找同修集資,同修多人多次勸說就是不聽,時至今日,仍不肯停止亂法行為,一些同修因執著於圓滿、威德、層次或是想為大法做貢獻,不能以法為師,對這方面的法理認識不清,或被那幾個人謊言所騙,或執著心被帶動,有的甚至拿出全部積蓄。大量的錢財流入騙子手裏,造成當地正法資金緊張。惡首江某某迫害法輪功的是「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可這幾個人是不是也在做著「經濟上截斷」的事。那黑手爛鬼能不高興嗎!你表面上好像是為大法做事,實質上幫邪惡破壞正法,你不就在往大法對立面走嗎?這事幹得越多,邪惡毀掉你的藉口越大,你不就越危險嗎?那麼多同修找你談,明慧網上、明慧週刊多次刊登,難道是同修錯了嗎?難道是明慧錯了嗎?難道是週刊錯了嗎?我們為甚麼就不能向內找,靜下心來,好好學學法,用師父的法衡量一下自己的行為,查一查自己的那顆心,都不知道向內找了,那還是修煉人嗎?修煉得真正為自己負責。

師父說了「重大問題一定看明慧網的態度」,明慧明確反對集資,他們不但不知對照法向內找,反過來還攻擊明慧,說甚麼有特務打入明慧內部,是特務在反對。明慧網是我們大法弟子的網站,是最正的,上過明慧網、經常看《明慧週刊》的同修都知道,不是明慧有問題,是說這話的同修已經被邪魔控制了。

我們都知道,師父講的話就是法,就是佛法真理,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講法說:「對這個問題我在早期傳法的時候對大家說過,我說作為大法修煉來講是不能夠集財積物的,那樣只能助長執著,對修煉一點好處沒有。而且你們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也不需要常人的供養。當然啦有些出家的大法弟子,那是屬於特殊情況,我就講普遍的情況。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呢,那我對集資是完全杜絕的,不准向學員去徵收資金,也不允許像其它宗教那樣去向社會去徵集資金,這些事情咱們都不做的」。

「資金的管理不要出現問題。我知道有些項目、有些地方資金是出了問題的,我也不想說。在這方面出問題的我看你是不想修了,眾神都在看著你呢,對修煉人來講也太嚴重了。」(《洛杉磯市講法》)

師父說不能做的事那還有甚麼可以變通的嗎?人修不修煉是個人的選擇,但你要修,師父的話你能不聽嗎?怎麼還反過來說師父說甚麼甚麼。說這話者不是在給師父抹黑嗎?師父反覆告誡我們「以法為師」,迫害大法的邪惡給師父造了很多謠言,如果我們能「以法為師」,一切謊言就不攻自破。

師父告訴我們「修煉人沒有榜樣」「以法為師」,我們學法不學人,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還有的人看到我身邊帶著的這些學員,言談舉止看到之後,就跟著學,好的壞的他也不知道。其實我們不管是誰甚麼樣,只有一個法,只有遵照這個大法去做,那才是真正的標準。我身邊帶著的人沒有吃甚麼小灶,都和大家一樣,他們只是研究會的工作人員,不要起這些心。我們往往一旦起這種心的時候,你無意中就起到了破壞大法的作用。」而我們搞集資的同修把大連那個騙子,說成是「經常出國和師父見面」「師父身邊的人」等,用這些謊言來騙同修拿錢,當然搞集資的同修也是被騙子所騙,可是如果我們每天學《轉法輪》的話,騙子的謊言不就一下被揭穿了嗎,怎麼還會用騙子的話來證實「集資」正確呢?還有的同修認為集資的某某某同修修得好、做得好,當某某某勸她拿錢時就拿錢,也跟著某某某去集資。一些同修因有崇拜心理被邪惡鑽了空子。

師父告訴我們「做好三件事」,我們就應該圍繞這「三件事」做好,學好法,發好正念,講好真相救人。可是這幾個集資的同修在幹甚麼呢?這「三件事」做得如何,每個人自己是最清楚自己的。我們知道,這幾年盤錦地區遭受邪惡迫害的很嚴重,形勢嚴峻。我們同修作為一個整體,本來應該更好的,圓容成一個整體,反迫害,救度眾生。當2005年,大法弟子胡哲輝等同修被邪惡綁架迫害時,盤錦集資始作俑者甲不但不去營救同修,發正念清除邪惡,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反而在小圈子裏幸災樂禍,說甚麼:胡哲輝就是反對集資被抓進去的。2006年,大法弟子辛敏鐸被錦州監獄迫害致死,這麼大一件事出現了,他們幹甚麼了呢,是做了大法學員該做的事嗎?他們還在亂竄集資,以致盤錦這個正法整體有漏。師父《徹底解體邪惡》經文發表後,大家都在發正念,時逢邪惡密審三位大法弟子,大家都去近距離發正念解體邪惡,可集資那些人幹甚麼去了。當然,幹甚麼是個人自由,但偏離了法,甚至去破壞法,那生命的未來還有希望嗎?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而主要集資者公開撒謊,當有同修找集資者甲交流認清集資問題時,他說:第一我不知道,第二我不參與。而另一個主要集資者某某某去騙同修說資料點需要錢,當同修知道真相後,第二天去要錢時,她說甚麼也不給,還有一個同修認識到集資錯了,去向她要錢,她也不給。為了立「大威德」集資,就可不講「真、善、忍」了嗎,背離了宇宙特性「真、善、忍」的人還叫修煉人嗎?那和常人中的騙子有甚麼區別。常人中也知道:真理是不變的,而謊言總是在不斷的變化。那些集資的人從集資開始到現在,隨著正法形式的變化,不斷的變換著口號說法,迷惑同修,從開始為大紀元,後變為新唐人造衛星,看到師父講法講到孤兒,再變為孤兒集資,新年將至,又說集資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演員買服裝,隨意變化,信口開河,以「建大威德」、「上大層次」勾引同修執著心,騙同修錢財。這種做法和常人中騙子集資有甚麼區別,無非是把高額利息換成大威德、大層次誘惑同修,常人參與集資無非是圖錢財之利,而同修卻是圖大法中功德之利,無怪乎那幾個集資者,翻來覆去,話裏話外的意思,就是拿錢買威德。這種做法和現在有的宗教有甚麼區別,這不是在走邪路嗎?這不是在敗壞法嗎?當然,有個人願為大法做點貢獻,與集資是兩回事。也許有的被騙同修不是上面的想法,但無論動機是甚麼,不都是反映出法理不清,不能「以法為師」,有「執著」被邪惡鑽了空子。

我們退一萬步,站在常人角度講,即使集資這種行為是錯的,但錢真能為大紀元、新唐人所用,救度眾生,那也行啊!我們知道,現在通訊非常發達,一個電話或一個電子郵件就可核實錢是否到了大紀元或新唐人那裏,非常簡單,騙子的把戲一截就穿。為了勸醒同修,我們無奈發電子郵件核實,得到答覆是:凡是在大陸同修中集資都是騙子。常人對集資都慎重又慎重,我們修大法的人,凡事用師父的法衡量,怎麼就輕易的附和了呢?其實,我們想一想,師父講法不僅是講給大陸同修,是講給世界各地大法弟子的,我們在學,大紀元、新唐人同修也在學,師父不讓做的事,他們就敢做了?就敢不「以法為師」?

大法是慈悲的,同時也是威嚴的,破壞法者必遭惡報,這是天理。兩年多來師父一直再給這些人機會、機會、再機會。前一段時間,集資者甲的姐姐,大連人,也就是盤錦集資的錢通過她送到大連騙子手裏,有一同修找她談勸她,往回要錢,她不聽。一個星期後死亡。主要集資者某某某腿出現問題一段時間了,既是遭報同時又點化她,不讓她亂竄集資,她還是執迷不悟。修煉是嚴肅的,一旦讓舊勢力、邪惡抓住了迫害你最大的藉口,是要取你命的。

在此,我們再一次正告這些人,趕快停止集資亂法行為,靜下心來,學法,向內找。危險擺在你們面前,已經死去一個了,如果再一意孤行的話,往回返的機會越來越小。我們再次提醒盤錦同修,學好法,以法為師,紮紮實實的做好「三件事」,不要心不正,想走捷徑,沒有捷徑可走,不給集資者市場,徹底清除集資亂法行為,走好我們最後的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