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破集資騙局 以法為師走正修煉路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九日】2006年農曆新年,我去盤錦,經親戚介紹認識一位自稱是同修的人,和我講關於「給大紀元集資」的事情。她說他們那裏一些同修都在參與做這件事情,已經兩年多了。

又過一段時間,那個人又給我的親戚(也是修煉人)介紹她們當地的一位自稱是同修的中學教師。說這位教師經常到外地做「大紀元的籌資工作」。7月份我的親戚打來電話,說那個同修要見我,讓我去,而且催的很緊,說就這幾天有時間,過幾天就走了(出去做別人的工作)。我和親戚說要是「集資」問題,我們就不去,這樣做不對。那位教師又給我本人打電話說要來我這兒,說我們黑龍江被落下了,要與我們接上這個緣。她的要求被我們拒絕了。

前幾天,我親戚的姐妹倆(同修)去盤錦串親戚,說在那兒接觸上了這位教師,說她看上去修的不錯,在利上看的很淡。據她本人講自己每年收入有30萬元,生活很儉樸,餘下的錢都用在大法和送到大紀元了。這個人還帶她去大連見到一位說是「經常出國和師父見面」的人,也是同樣的說法,還說要捨盡,修煉人留錢幹啥……。

聽到這些,我不覺有所感動,在交流中我的思想漸漸被她們帶動了(她們說這不叫「集資」,是自願付出的)。據她們講,大連那個自稱「常和師父見面」的人說「給大紀元拿錢的事就截止到今年十二月份。如果這個事不做就漏項了」,還說「不能在小範圍內救度眾生(指在國內),要把錢拿到大紀元,那裏是世界性的,拿到那裏能救度更多的眾生。」那個人還向她發誓說「假如這錢拿不到大紀元,我就形神全滅,我要是騙大家,也形神全滅…」

那個人還說盤錦的那位教師和我親戚姐妹倆是某某朝代一起下來的,這個緣不是隨便誰都能接上的。最後,盤錦和大連的兩個人叮囑她們回去一定要與其他同修說 「在法中悟到的給大紀元拿錢的事」。還給她們留下了寄錢的地址。聽到這些我受到了干擾,但我心裏還是有一些疑惑,她們說的能是假的嗎?盤錦和大連的「同修」能是騙人的嗎?說的好像也對,人家「經常和師父見面」的「同修」能隨便亂說嗎?也許……。

回到家裏我的頭就開始痛,發正念也不管用,痛了一天多,接著更大的干擾接踵而來,打坐、發正念時,以前得法初期有過的自心生魔和隨心而化的一些東西都上來了。那些魔在我腦子裏說話,眼前看到一些不正的東西。這種干擾在7.20後是從來都沒有過的,我這才悟到自己錯了,不應該接受那些不好的東西。

通過學法與同修切磋,覺的這件事不是小事。並不是我們不參與集資就沒有問題了。修煉是嚴肅的,我悟到自己剛剛從一種邪悟的狀態中解脫出來,要從根本上找一找自己為甚麼要相信這些人「悟到「的所謂的「高層次的理」。

回想這幾天的事,我有些後怕,一旦思想被它們那些東西帶動就往下掉。師父在多次講法中都說過不要向學員徵集資金。而有一部份人還是我行我素。我悟到那不是他自己。他們已經不能主宰自己了。被另外空間裏的邪魔爛鬼及共產邪靈操控著,理智不清,還覺的自己都在法上。

同修們呀,一定要聽師父的話,要以法為師,不能看別人怎樣做,就隨之去做。這些年在邪惡鋪天蓋地的壓力中我們都走到了今天,可就在最後的最後,我們更要時刻保持正念,走正走好修煉的路,不要被邪惡鑽了空子。我決心挖一挖到底是甚麼心使我的思想被干擾,險些誤入歧途的。

通過學法,再次與同修交流,我悟到自己受到干擾是因為平時學法不紮實,所以遇到問題,法理不清晰,不能以法為師,總是看別人怎麼做,錯以為自稱「與師父直接接觸」的人就修的如何高;崇拜人的心還是沒徹底去掉,同時也暴露出我對時間的執著,不想再吃苦;還暴露出一顆「花錢買功德」的骯髒的心。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凡是在煉功中出現這個干擾,那個干擾,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甚麼東西還沒有放下。」

今天寫出此文,希望還在迷於集資或有其它偏離大法行為的同修趕快清醒過來,不要再繼續參與了。我們都是師父的弟子,為甚麼不走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呢,不聽師父的話,就是走舊勢力安排的路,走的越遠越難以回頭。用法來洗淨自己那顆不純淨的心吧,去掉執著,排除干擾,以法為師,走正最後修煉的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