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武漢集資和「在大陸辦大紀元」的幕後

認清武漢地區還在繼續的亂法現象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二日】近來武漢地區有少部份人在學員中游說、鼓動,準備集資購買價值上百萬元的設備大量印刷所謂的「大紀元報」,以此替代《九評》等其它真相資料。此事在當地學員中引起了較大波動,但許多參與籌辦或被帶動附和集資的人並不知此事的真正起因,即與2006年12月底武漢地區流傳的假「師父傳真」有關;也不知這件事背後所隱藏的險惡陰謀。

在2006年10月的一次交流會上,武漢的李某某說:我與新加坡法輪大法佛學會經常有電話聯繫,新加坡佛學會準備在武漢設立公開的「大紀元分社」,希望同修推薦懂這方面技術的人員。當時許多學員對此事予以否決,但沒有懷疑李某某所言「新加坡佛學會電話」是否確有其事。

在李某某身邊有個叫「娟娟」的30多歲的女子,自稱母親是修煉人,她本人是新學員,家住漢陽,持有新加坡護照。她自稱到新加坡後,通過新加坡佛學會聯繫上了所謂的「師母」,這個「師母」要打電話到武漢來。每次都是「娟娟」先通知李某某,所謂的「師母」將在何時打電話到李某某家中,讓李某某及身邊人提前等電話,然後就有一個女的打電話到李某某家,此人自稱「師母」。

下面列舉幾例假冒「師母」的人打給李某某等人的部份電話內容。(本不想重複這些對師父及家人不敬的鬼話,只是想讓那些不知情的附和者警醒,敬請師父及家人見諒!)

例一:假冒「師母」的人在電話中要李某某聯絡武漢、上海、北京、天津等地學員各選派一、兩名代表在武漢開「法會」,要求對「法會」錄像,並將錄像傳至海外,並指名要「娟娟」負責錄像。

例二:假冒「師母」的人來電話說:「師父」正在與大紀元商量,想把大紀元中的兩個字改一下,「紀」是絞絲旁,有點絞,不太好,改成國際的「際」,方顯世界第一大報的大氣;大紀元的「元」是單元的元,也太小,改成圓滿的「圓」,因為煉功人是要圓滿的……

例三:假冒「師母」的人在電話中說:「師父」有這個意思,我也是這個意見,即大陸「大紀元報社」由李某某負責擔任社長,並以武漢為中心,輻射全國。要求在2007年5月13日師父生日前出報紙,由她(假師母)本人督辦。接此電話後,李某某與身邊人假謙虛一番就開始分工、封官:李某某任社長、某某任主編、某某任總監……。

例四:假冒「師母」的人還在一次電話中說:「師父」專門給武漢地區學員發了一個傳真,說武漢是大陸做的最好的。傳真內容經過李某某及旁人兩次記錄才完全記下來,並在學員中散發。這就是武漢地區前段時期假傳真、假「師母」電話的由來。

2006年12月29日明慧編輯部發表《成熟起來,自覺維護法,清除亂法現象》之後,李某某身邊的部份學員識破騙局、逐步清醒,並將上述騙局一一揭露出來。

師父在《精進要旨(二)》〈理性〉中說:「目前一直還有學員說我的法身叫其如何如何做的,從而走入極端,我多次談到假的法身才會直接告訴學員如何做的,而且,總是在有學員強烈的執著著甚麼事時才會有假法身的出現。因為舊勢力的目地就是破壞,學員有很強烈的執著時、嚴格的說那時的行為根本就是魔性的表現、是感情帶動下的行為、不是理性的、所以邪惡才會出現。今後也要注意,所有說我法身直接叫其如何做的都是假法身。」

因明慧編輯部發表的文章中只點到了從李某某處拿到假傳真的兩個人名,沒有點李某某的名。李某某為了維護自身形像,證明自己所做之事正確,對上述不利自己的事實作了隱瞞,甚至直接否認。如:否認她那裏就是假「師母」電話、假傳真的發源地。自己沒有傳假經文。

由此可見,在中國大陸建立所謂「大紀元分社」、「印大紀元報」都是由電話那頭假冒「師母」的人最先提議、督辦的。而許多不明真相的學員還以為是李某某自己提議,認為她出發點是好的。李某某現在一味片面強調大紀元報講真相如何作用巨大,從經文中找對其執著有利的話進行斷章取義、牽強附會的聯繫,誤導他人參與集資。

最近師父新經文《再論政治》發表後,李某某等人將經文中關於大法弟子辦媒體的論述,看作是對他們集資一事的肯定。多次開動員會遊說集資,要學員自己「悟」,其實是要學員按照他們設定的方向「悟」,而不是在法上悟。在武漢某區的小組學法時,有人建議先不學法,專門討論此事。

李某某身邊的一名附和者竟然將師父新經文《再論政治》中:「如果「政治」能夠揭露迫害,「政治」能夠制止迫害,「政治」能夠幫助講清真相,「政治」能夠救度眾生,那這所謂的「政治」有如此的好處,何樂而不為之呢?」一句中的五個「政治」一詞全部變換為「集資」一詞,公然為非法集資的破壞大法行為找理由,而不惜改動、套用師父原話,一再蠱惑學員。明慧編輯部發表《成熟起來,自覺維護法,清除亂法現象》一文中說:「關於集資。大法修煉嚴禁集資,違者即是嚴重破壞大法。這也是所有大法真修弟子都一直銘記在心的。法就是法,金剛不動,決不會像常人的甚麼東西一樣可以根據個人的觀念而改變和「變通」。」

至於李某某身邊那個叫「娟娟」的,在2005年10月(或者更早)就在李某某身邊出現,她自稱與公安很熟,從李某某手中拿了四千三百元交給公安,說是用於營救一個人(稱甲),後又拿了三萬元將甲的孫女送到國外。但這些事都是她一人所說,漏洞百出,又無法驗證。而這些錢中有一部份是李某某從學員那收來的。2006年12月24日聖誕節中午,李某某寫了一份給師父的賀詞,由「娟娟」通過「娟娟」本人的手機以短信的方式發給假冒「師母」的人,過了較長時間,假冒「師母」的人回短信說那邊現在正開「法會」。

現在李某某仍與「娟娟」來往,也不認為她身份可疑。很顯然「娟娟」的任務就是監視、掌握李某某的動向,向「國安」特務彙報,再由「國安」特務設計方案,「娟娟」在旁配合,順李某某的執著下圈套操縱李某某,利用李某某在學員中的影響,幹所謂的「大事」,從資金和人員方面進行破壞。李某某身邊懂技術的人員或被「國安」認為是「骨乾」的跟隨者,已經遭「國安」監控、跟蹤了幾個月,目地是放長線、釣大魚,讓李某某徵集更多的資金後再「一網打盡」。此事已經多人多次從不同渠道予以證實。

在此提醒被此事帶動的學員,以法為師,認清邪惡的干擾形式,走好大法弟子修煉的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