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犧牲婚姻不理智》一文的感想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七日】我是一個被迫害離婚的女大法弟子。前兩年,不斷受到常人的一些騷擾。我認識到這是我自己的空間場不夠純淨造成的。在不斷的修煉中,我的心越純淨,受到的騷擾越少。後來,基本上就沒有了。

前陣子,我收到一個常人的短信,他說在外地,過年就回來了,很想跟我見一面。因為我知道他夫妻關係不是很和諧,就回道:「這個短信如果發給你的妻子會更好。」過了幾天的一個晚上,他發過來一個普通的賀年短信。我知道,如果我馬上回一個短信,他很可能提出來見我一面。見他不見呢?我跪在師父的法像前,靜靜的想了一會。

我想,首先我要明確的是:這是不是師父給我安排的路?師父只會給我安排救度眾生、證實法之路。那麼,如果師父安排讓我救度他,那會不會安排讓我們晚上見面?會不會讓他一個男人,一個家庭不和的男人,在夜晚,來到我孤身一人的女子家裏?權且不說他會不會有不軌的行為,單說效果上,就很惡劣。即使我再對他講多少真相,因為我們獨處一室這種行為的本身就不正,他對大法也不會有一個更好、更正的認識。何況,因為我走的路不正,舊勢力也會因此鑽空子,干擾他明白真相從而得救。所以,這根本不是師父的安排。不是師父的安排,那就是舊勢力的干擾。

想到這,我打坐發了一會正念:「我是大法弟子,舊勢力根本不配操縱常人考驗我,也不允許舊勢力迫害眾生做出干擾大法弟子修煉的事情來。這個人該我去救度,我會用更智慧、更磊落、更符合常人狀態的方式去救度他。徹底清除一切針對大法弟子的干擾與迫害。」

發完正念後,出於符合人之常情考慮,我還是回了一個賀年短信,他也沒再回。因為他背後的邪惡已經被除盡。

後來,我向內找,發現了自己心性上的一些漏洞,那就是用常人中的一些觀念去衡量他。認為他人很憨厚,很幽默,很善良。妻子待他很不好,從心裏有點同情他。這些觀念其實已經在「情」中了。有「情」,就會被情魔干擾。

我自己體會到,在人間身為女子,對人間美好婚姻生活的嚮往,被理解、被保護的心理追求,男女和諧感情的慾望,是最應該注意修去的執著。這些人心只要還殘留一點,都會被舊勢力利用,並加以擴大,讓你在情魔的干擾下不能理智的用法理去衡量,走上歪路還不自知,越走越遠,一直把你拉下去。

大法是神聖的,作為大法徒,在人間證實法,只能讓世人看見大法聖潔的一面。如果因為我們個人捨不得割捨或者沒有意識到的一點執著,而讓世人對大法產生一個不好的印象,那就不僅僅是我們個人修煉能不能圓滿的問題,而是一個龐大的眾生群體能不能得救的問題。修煉是嚴肅的,救度眾生更緊迫呀!希望還有此問題的同修警醒!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