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肅對待修煉 不負師恩浩蕩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三日】

一.大法緣

記得在我五歲左右,有天中午,獨自一人在門前的石墩上玩耍,突然看見眼前出現一個人(不是從遠處飄來的,感覺像是從另外空間直接進入這個空間的),當時看見這個人也就是二十左右的樣子。他注視了我五分鐘,然後隱去了。這成了我小時候的一個謎。我總在想:這個人到底是誰?隨著長大後漸漸淡忘了這件事。直到九五年有幸看到《法輪功》(修訂本),在看見師父像片的一剎那,塵封的記憶一下打開了。我覺的我有緣修大法,要不小時候不會看見師父。

一九九六年,我開始走入大法修煉。然而,在個人修煉階段沒有踏實修煉,對師父的講法沒有深入內心,感覺自己功也在煉,法也在學,算是大法弟子了,卻沒有真正做到按法的要求做。二零零四年時,由於自己對男女之情的執著,對正法時間的執著,慢慢法也不學了,功也不煉了,正念也不發了,逐漸脫離了修煉的行列。我如行屍走肉般活了兩年。

二零零六年初的一天晚上,我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突然看見虛空中充滿了法輪,有大拇指的指甲那麼大,我消極的想:讓我看見幹啥,我也不煉了,乾脆給我把天目關閉了,以後再也看不見這些東西,修煉的事再也與我無關了。可我越不想看,偏偏看的更多。每天晚上都看見虛空中的法輪,一天比一天大,當有拳頭那麼大時,我想:是不是法輪越來越大,到連成一片的時候,就是法正人間的時候了。突然一段法在腦中想起(後來覺得不是想起,是慈悲的師父將法打進我腦中的):「誰錯過了這個歷史機緣,誰錯過了這次機會,當你明白了你錯過的是甚麼的時候,叫你活你自己都不想再活了!」(《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是修?還是不修?兩種念頭時刻在腦中交鋒,搞的我痛苦不堪,又不敢跟家人(除已出嫁的兩個姐姐外,都是大法弟子)講,怕他們笑我。家庭聚會時,姐姐讓我喝酒,我雖不煉了,但潛意識裏覺得修煉人不能做的事我決不做,她們就說:你是牆上一根草,風吹兩邊倒。現在想來,是師父借她的嘴點化我修煉要堅定,但那時就是不悟。終於有一天,正念戰勝了人念,下決心從新修煉,抓緊時間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

二.修煉的嚴肅

我找到以前曾修大法,惡人迫害放棄了大法的同修,先給她三退,又給她很多真相資料。她明白後,表示要從新修煉。我把自己的《轉法輪》給她,又幫她把所有講法灌進MP3,每週及時將《明慧週刊》給她。看到她從新回到大法中來,我既高興又慚愧,高興的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加持下,迷失的弟子走回來了,慚愧的是自己在邪惡迫害的這幾年中,沒有去幫助她,讓她迷失這麼久。深感以前沒做好,有負師恩,我決心盡力幫助同修,彌補以前的過錯。當聽說有同修狀態不好,我就與另外的同修一起前去切磋,共同在法理上探討,排除干擾,加強同修的正念,跟上正法進程。有同修被迫害時,我把消息及時發到網上,並廣泛告知同修,通知大家一起為被迫害的弟子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

我也體會到發正念的巨大作用。二零零六年時,我得知昔日的一位同修從外地回來了。他受家庭的阻撓,內心放不下大法,但在家人的監控下,無法看書煉功,更別提講真相了。我知道他的電話後,就給他打電話,連撥四次電話都不通。我悟到有邪惡的干擾,開始發正念清除本地的邪惡,還是不通。我想是否發正念不到位?我在心中求師父:請慈悲偉大的師尊加持弟子,徹底清除一切干擾、間隔弟子們的邪惡生命與因素,無論如何,今天我一定要見到同修。此念一出,馬上就打通了。隨著我去的次數多了,這同修正念也強了,主動要《轉法輪》,開始注重發正念了。

我也體會到修煉的嚴肅性,一個修煉人放不下名、利、情,是很危險的,容易被舊勢力邪惡生命鑽空子。本地有位老年同修,她兒子被邪惡迫害,已流離失所在外地,由於放不下對兒子的情,去年蘇家屯事件曝光後,她大半年無法入睡,整夜擔心兒子,導致身體健康急速下滑,本來以前因乳腺癌做手術已控制住,偶然間我到她家知道了她的情況。回來後,我幾乎通知了本地所有弟子為她發正念,還找以前有過過病業關經歷的弟子到她家交流,有天目開著的同修看見師父為她清理了很多不好的黑色物質。

當她意識到自己的執著並努力放下時,身體已病得很嚴重,在長達幾年的痛苦的消極承受中,漸漸變得無可奈何,法理也模糊不清。我多次去她家與她交流,效果也不大。後來我忙於去外地學技術,漸漸去的少了。就在我又一次去外地時,她離世了。這件事對我們震動很大。寫出這件事,是想引起同修們的重視,在做大法的事時,千萬別忘了自身的修煉問題。

三.師父都幫我解決了

從修煉開始到現在,已十二年了,對「修在自己,功在師父」這一法理有了更深的體悟。

二零零七年上半年,由於整體的漏洞,惡人非法抓捕了九名大法弟子。其中大部份是資料點的學員。損失了數台電腦、打印機,上萬元現金,兩、三個地區的同修看不到《明慧週刊》,更別提做真相了。本來在此之前我看到大資料點的同修工作量大,擔心他們的學法時間少,安全隱患大,就想建個家庭資料點,以減少他們的壓力。不料還沒開始,就把會技術的弟子都抓走了。我真是欲哭無淚。突然想起《明慧週刊》上有弟子到幾百里的外地學技術,我也可以呀!

我有幾個親戚同修在外地,他們那兒大法弟子眾多,會技術的也多,真正達到了資料點「遍地開花」。可是資金還欠缺,我跟本地的親戚同修一講,她們兩人很快協調好了資金。出於安全和方便考慮,我買了一台筆記本電腦,一台噴墨打印機。就這樣,我與親戚同修到了外地的親戚同修家,她們聯繫了當地的協調人,協調人又安排了技術人員來教我。我先後去了三、四次終於學會了。縱觀整個過程,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我只是有這個願望,從資金到技術,各種困難,師父都幫我解決了。

以上只是個人所悟,如有不對之處請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