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倒了再爬起來

——談淡自己是怎樣從邪悟的狀態下轉變過來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得法後一直很精進,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大法後,我進京上訪,先後三次被非法拘留,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四日,被非法送往馬三家勞教三年。

在教養院期間,邪惡瘋狂的做我的思想工作,想讓我轉化,因為以前學法不紮實,而且整日被灌輸邪悟的東西,漸漸的覺得它們說的有道理,沉思了好久,最後竟然認為很清楚的認識到了法理,認為轉化是對的,所以轉化了。

我轉化後做了許多邪悟的工作(現在看來做了許多壞事),被所長、隊長稱為骨幹,七個月零十天被解教回家,回來後,開始還好,到後來心性就越來越不好,總是心發焦,這時九歲的女兒(小弟子),她常惹我發火。我忍耐不住就打孩子,可是每次打完孩子,我的手就痛,這時我也覺得打孩子不對,可是總守不住心性。

我找了一份工作,在美容院,在工作中我發現,顧客說話我的大腦反應不過來,更可怕的是大腦反應遲鈍,對方說話我接不上話,甚至與家人說話也常說反話,丈夫常提醒我,這時我開始向內找,反問自己,這不是修煉人的狀態呀?大法是開智開慧的,可自己的智力怎麼下降了呢?並且嚴重守不住心性,心情很焦慮,這怎麼了?難道是自己的路走錯了?這時,同修送來了師父《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我當時還很固執,沒看,拿給小弟和丈夫看(我邪悟後把他倆也勸轉化了),他們看後都明白轉化是錯了,就來勸我,我自以為是的說,你們不要逼我,我是從法理上認識的,如果我錯了,我也一定要在法理上明明白白的認清了,再回頭。

捧起家裏唯一的一本《轉法輪》靜下心來,當看到十多頁時,自己突然的眼前一陣黑,忽悠一下子掉到地獄裏去了,眼看要掉到底的那一瞬間,就看見一隻大手一下就把我抓起,就像抓小雞一樣的將我提了起來,這時,我眼前一亮。就在這幾秒鐘,我清清楚楚的意識到,自己全都錯了!我閉上眼睛覺得自己天旋地轉,極大的痛悔,使我無法忍住悔恨的淚水,只有一念:這下完了,一切都完了!我深深的痛恨自己,當時為甚麼那麼糊塗?這麼好的大法、這麼慈悲的師父,在我嘴裏竟能說出詆毀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我還有甚麼臉活在世上?真的不想活了,小弟和丈夫都來勸我,說:「咱們重新做好!」我冷靜了下來,開始學師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師父說:「摔倒了別趴著,趕快起來!」,我想既然讓我這時明白,我一定有彌補的機會,抓緊做好!

我認認真真的寫了一個嚴正聲明,堅決緊跟師父,堂堂正正的助師正法到最後!我再一次向師父發下了誓願。

可是,我已有兩年多沒有學法了,再捧起《轉法輪》來學,自身的思想業力與舊勢力的黑手等瘋狂干擾,我看不進去法,我把水盆、毛巾放在身邊,只要閉上眼睛就洗臉,幾次就衝過去了,我們按師父教導做好三件事,我開始發正念,師父已將我的天目打開,我清楚的看到我的空間場有四分之一,像屹立的山峰一樣的黑色物質,當我念正法口訣時,這座黑色的山峰就像冰山被太陽溶化了一樣,一層層的化掉了,這時再看空間場裏,一片清亮,也擴大了許多,從這時起我的大腦瞬間又恢復記憶,並且以後記事記憶力更強了!

邪悟剛明白過來時,怕心很重,也覺得很弱,每次出去發真相資料都是丈夫帶我出去,有一次在一樓口貼不乾膠,因為怕一下子貼倒了,這時師父又給我打過來一個畫面,我用天目看到師父就在我身邊向我微笑,我一下子沒了怕,順利的將包裏的所有資料做完。

後來身邊的同修先後被綁架,我問自己還能不能走下去?當我回想起師父從地獄裏,再一次將我撈起時,慈悲的師父救了我生命的永遠,我還有甚麼理由選擇自己要做甚麼呢?咬緊牙,橫下心來,放下生死,按照師父安排的路無條件的同化大法,每當我遇到艱難險阻時,我都不時的回想起那驚心的一幕,激勵我放下生死,從而順利的走過了一關又一關,幾年來,我的每一步的提高都浸透了師父的心血,師父的時時呵護,使我不時的流下感恩的淚水,想說的話太多了,今天只想對和我有類似經歷而至今還沒轉變過來的昔日同修說上一句:趕快醒悟過來吧!不要固守自己那邪悟的、錯誤的一念不放,就聽師父的話,做好三件事,向內找,無條件的同化大法,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多救度眾生!圓滿隨師還!

層次有限,不當處請同修批評、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