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勞教所被迫害的日子裏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五日】從勞教所出來的那天,邪黨不法人員叫我到辦公室,拿出一張紙,說簽個名就可以走了。我一看是張所謂的「擔保書」,內容大概是當事人已轉化,回到當地要去公安局報到,定期彙報思想等,我當時就拒簽,不法人員威脅說不簽走不了,又逼迫站到院子裏。我想這只不過是一個「假相」,心裏很坦然,邪惡只能起干擾作用,不是它說了算。我被迫在外面站了四十分鐘,他們才叫人跟到大門口放我。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一晚上,我散發、張貼大法資料,被綁架到廣東三水勞教所迫害。開始四個月自己堅持不寫「四書」,但不是因為自己在法上認識到了不應該配合邪惡,而是自己的常人心,認為不能懦弱,隨便就屈服,因此沒有堅持很久,在邪惡的電棍和一天到晚的強迫蹲下看誹謗大法影碟等威迫下,而寫了「四書」,從此我變的非常消沉,心裏感到非常煩亂,不知如何過日。正當我感到迷茫的時候,一位心性比較高的同修,來到關我的監號。我們面對邪惡的猖狂迫害,互相鼓勵、抓緊學法,嚴格要求自己,走好走正今後修煉的路。同時也找到了自己怕迫害、怕吃苦、求安逸等等的人心執著。為了克服這些執著排除它,我們堅持中午不睡覺,利用管教人員和「包夾」休息、不在場的情況下認真學法,晚上也一直堅持十二點發完正念才休息。

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我逐漸不感到煩悶了,從此精神起來,學法、背法、煉功,堅持發正念。認真修好自己,我深知這一切都是師父的看護和導航得到的。

通過學法,我早就考慮要寫一份聲明,宣布以前所寫的「四書」作廢。但在零六年十月一日前夕,邪惡突然搜倉,結果搜到九份宣布「四書」作廢的聲明,令邪惡十分震驚。後來連房間裏的紙筆都搜走了,怕同修用來寫聲明。十月長假以後,邪惡集中力量對寫聲明的同修進行迫害,這樣又使我怕心起來不敢寫了。後來通過反覆的學法,特別是學了師父講的,大法弟子「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對我的觸動很大,終於下決心寫了一個嚴正聲明交給了勞教所。

他們收到我的聲明後,對我又是哄又是嚇,一看沒用,就用暴力手段拿手銬銬住我,然後打我,過了幾天用手銬銬我的手鎖在床上面,把電視機開到最大音量一天到晚看誹謗大法的碟。

一開始,我怕心重,不知道邪惡會不會加重迫害,消極承受了幾天,後來我在學法中想起師父的話: 「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 (《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想要反迫害,於是用絕食的方式抗議迫害。

絕食了三天,惡警帶我到醫院插管灌食,第二天我知道是灌食就不理他們。結果惡警叫幾個夾控抬我去醫院灌食,接著又帶我檢查身體,確定我一切正常以後,回勞教所馬上拿幾支電棍電我,強迫我收回聲明,重新寫「四書」,被我拒絕了。整個過程持續了四十分鐘,參與迫害的惡警有大隊長丘劍文,成員陳兆、楊天樂、蘇家視。下午大隊長找我說我能吃苦,意志力很堅強,態度也不像以前那樣,很尊重我。他還叫我吃飯,並保證不會迫害我了。經過這一次,我明白了只要有正念,邪惡就怕你,環境也改變了很多。

由於我不配合邪惡,惡警叫我做的事我都全部否定它,他們把我調到離辦公室最遠的一個房間不理我了,環境寬鬆了,就這樣慢慢的放鬆了心性的提高,以為自己走正了,也承受過了,等出去了。結果又被邪惡鑽了空子,一天六個惡警和三個夾控衝進來說要給我和另外一個同修穿的衣服打字,因為我們不穿勞教服,他們就想出這一招,在我們穿自己的衣服上打上「勞教」和大隊的編號。當時我的人心一下子出來了:怕心、怕麻煩的心、放鬆的心,用人的一面去想問題,認為這種事反抗也沒用、他們來硬的你也沒辦法,所以表現的很麻木,除了自己穿在身上的一套衣服,還留了一套衣服,說是走的時候穿,要放在保管室外,其他衣服全部被他們用油漆噴上「勞教」等糟蹋了。第二天他們想收我身上穿的衣服,我不配合邪惡、沒換。就這樣堅持了兩天,他們把我送到禁閉室去騙我換了裏面穿的一次性衣服(紙做的),在裏面關了一個星期。由於天氣有點冷,晚上蚊子多,天天咬牙頂著,一天睡覺二小時左右。

二零零七年六月份,惡警說是執行上邊文件,對大法弟子實行「嚴格管理」,以前不用幹活,現在白天要幹活,晚上進行洗腦,精神折磨。白天有時還要軍訓式的操練,給人的感覺像是中共邪教的一場運動一樣。剛開始是針對所謂「轉化」的人,七月中旬邪惡找我們三個未轉化的大法弟子,聲稱:上面有文件,你們這些嚴管對像一樣要遵守紀律,現在不是要改變你的思想,放棄你的信仰,你們可以保留自己的立場,但是要遵守這裏的紀律,穿勞教服和參加勞動。邪惡的無理要求被我們嚴正拒絕了。結果過了幾天,惡警將我和同修乙調到一起住。我們也知道邪惡準備搞事了。

到了晚上,當班值班惡警鄭國權故意刁難我,要求我換一個床位,被我拒絕了。他找藉口說我不服從管教,利用凌晨夜深人靜的機會,叫幾個夾控用手銬把我銬起來,抬到一樓辦公室把我綁在一張椅子上,背部對著空調拿三支電棍輪流電我。

我當時大聲喊「法輪大法好」,他們就拿毛巾塞住我的嘴。惡警剛開始用兩支電棍電我的頭兩側和耳朵的耳垂,後來又電我的手腳。見我要暈過去了,支撐不住了,就用空調水由頭頂上淋下來。

整個過程大概一個半小時左右。還不時問我穿不穿勞教服,參不參加勞動,一概被我拒絕了,惡警一看沒辦法,最後叫人把我抬回宿舍。

過了一個星期,惡警叫同修乙出去,回來後我看見衣服上被邪惡打上了「勞教」兩個字,還聞的到油漆味。同修乙說去辦公室,到辦公室就被邪惡手銬起來,還拿兩枝電棍電,接著把他按住、在衣服上用油漆噴字。

當天晚上,我們三個一起切磋怎樣反迫害。當時我認識到針對一個同修,就是針對我們其他兩個,因為大家一起住,又是邪惡最害怕的嚴管對像,所以第二天我們決定一起絕食抗議,並聲明一天不停止迫害就絕食一天。惡警再一次把我們分開,一個人住一個房間,想用這種方式間隔我們,削弱我們整體的力量。

接下來,惡警每天對我們野蠻灌食,用手銬將手腳銬在床的四條柱上,拿毛巾捂住鼻子,搞到我們喘不過氣,用不鏽鋼條硬撬開嘴和牙齒,然後用吸了辣椒、鹽、生抽、酒等兌在一起的液體注射到嘴裏面。後來甚至注射到鼻孔裏面,確實很難受。同時還不准我們上廁所和沖涼,大小便就在房間裏解決。我被這樣迫害了達一個月之久。惡警還叫夾控強行剝掉我們的衣服,連我的內褲都不放過,並強行給我們換上勞教服。過幾天見我們不屈服,就對我和同修乙用電棍充電,上午充了,下午繼續充。我們一直用正念對待,一天下來我和同修乙上半身到處是傷疤和損爛的皮膚。主要惡警有蘇家視、郭保思、書記童朝銀與大隊長雷惠清。

我在想怎會遇到那麼大的魔難,自己感覺已經到了承受的極限了,是不是我們有甚麼執著沒找到才招來這麼嚴重的迫害?通過學法,在難中還有放不下的執著,在痛苦的過關中不能用正念對待等等,都是被邪惡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肯定是有執著心沒去,才被邪惡加重迫害,但是找不到。晚上我夢見自己爬山從高處掉下來,後來又抓到一根繩子,差一點就掉到萬丈深淵下面了。

過了幾天,惡警又將我拖到醫院插管灌食,這一次是新護士,態度很不好而且很不負責任,插的管也不擦潤滑油,動作很粗暴,結果插進三分之二頂住了,插不進去,又換了另外一個鼻孔也是這樣,管子拔出來有血,鼻腔裏很多血,我自己也覺的喉嚨很痛,最後她不敢插了,醫院的院長叫她給我輸液。

當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跟在一個人後面進了一個山洞,忽然眼前一亮,金光閃閃的出現一個女神拿著一束鮮花迎面飛來,給了一枝花給我前面那個人,然後又遞一枝給我。我覺的金光閃閃的很好看,也就拿了過來。後來出了山洞,看到茫茫天地,我突然想起法輪大法才是宇宙大法,這些東西怎麼能夠跟大法比呀!怎麼能要人家的東西呢?醒來後我悟到了是師父點化我,這一切都是自己求來的,是自己的心促成的,是疑心在作怪。由於我們進了勞教所,經常習慣用人的經驗來跟邪惡較量,舊勢力在我們走正的過程中放大了我們的疑心而我們沒有意識到,然後就有了這一次的迫害。現在我們反過來要破除在勞教所形成的強大的執著。以前我以為對同修不信任,做事不相信人之類的才算是疑心,沒有深挖這個心出來,被邪惡鑽了空子。找到執著心以後,我時刻背「視而不見 不迷不惑 聽而不聞 難亂其心」(《洪吟》〈道中〉)。迫害馬上停止了。雖然以後很多假相,我知道是針對疑心來的,動不了我的,有師在,有法在,這才是師父說的連舊勢力存在的本身我們都不承認。師父也用夢點化我迫害不存在了。一天我夢見自己坐在一個空地上,出現十幾個管教衝過來要迫害我,我坐在那裏閉上眼默念「無理由的迫害是不允許的」,不存在了,是假相,就在這時,負責監視我們的夾控把我叫醒了,原來是我睡覺前叫他二十三點五十分叫醒我發正念。

還有一個問題,舊勢力利用我們執著時間的心干擾我們,也做了系統的安排。我在這場魔難中突然想起剛被綁架進來幾個月(距離現在十五個月)的一天晚上做夢,夢見我坐在一輛小車奔跑在回家的路上,後來見到我媽,我媽問我怎麼提前出來了,我想了一下,自己也覺的奇怪,沒有所謂的轉化惡警是不會提前放人的,怎麼我現在提前兩個半月出來了。醒來後,我以為是師父提前告訴我迫害結束的時間,主要是那個夢很清楚,短暫,很像師父的點化。後來我又想師父不可能這樣點化吧?因為當時剛進去幾個月也沒多想這個事。但是後來一樓的夾控調上來值班和我們說一樓的同修叫他轉告我們,有同修打電話回去了,家裏人(同修)說下個月你們就可以走了,明慧網登了開了天目的同修寫的文章,看見下個月會先放一批同修出來。當時我們以為明慧既登了這樣的消息肯定是真的,這樣使我更加相信那個夢是真的而且時間上也符合,剛好同一個月。在最困難時候經常算日子,因為有執著覺的更加難過,度日如年。又過了一段時間,另外兩個一起承受迫害的同修也有很多類似的夢,同修乙有一天做了個夢,夢見他在看「徹底解體邪惡」的經文最後一行字上面只有月日沒有年份,醒來後以為師父點化他迫害結束的日子是這篇經文寫出來一年以後的日子。後來日子過了,我才完全明白舊勢力很細緻的針對我們的心早在一年多前就已經安排一個「夢」來干擾我們。

寫這些出來是想和同修們交流一下,相信很多同修在這方面都有深刻的認識。在我離開勞教所的前一個月,同修乙被邪惡宣布加期半個月,後來又說我更嚴重,要加一、兩個月。我根本不承認它,去掉執著時間的心和疑心以後,在我走的前幾天,很清楚自己不可能被加期了,但是我的頭腦中還不時閃出會加期的想法,惡警給同修乙加了,一定不會放過我的。我一下子明白了這是一種干擾,是舊勢力強加給我的思想。找到了原因,我的正念馬上更強了,徹底解體它。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勞教所。

經過勞教所的魔難,我認識到了修煉的嚴肅性,一定要修好自己,信師信法,多學法才能破除一切假相干擾,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