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傳統文化的劫難與新生(六)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二日】(接前文)下面我們換一個角度,從被矛盾論所剪除的中國的陰陽五行學說中看看這個黨走向滅亡的必然。從另外一個角度驗證傳統文化的力量。

(一)從傳統文化看邪黨滅亡的必然

我們前面把國家的基本要素人民、軍隊、政府、法律、文化分別配以五行的土、金、水、木、火。五行和合,各守本分,社會自然和諧,則社會大治、國富民強。可現在的這個邪黨附著在人民、軍隊、政府、法律、文化之上,處處都有它的因素。政府由它操縱,軍隊由它指揮,法律由它制定,文化要為它服務,群眾中它又發展黨員、建立支部,對平頭老百姓可以進行隨時秘密的監控。在西方民主國家,這些基本要素都屬於國家,這本來就應該隸屬於國家。

基本要素間是相互協調的,所以是相對安定的。在中國古代,皇帝在這些要素之上,或者說皇帝也是屬於「水」的,同屬政府,只不過他的位置更特殊而已,但是,皇帝也是順天意而行的。皇帝對民眾是體恤的,所制定的法律必合乎於「道」。皇帝本身對天地、神佛也是要行祭拜大禮的。皇帝所行不合乎「道」,法律過於嚴苛,被逼造反的農民打的也多是「替天行道」的旗幟。在世風重道德、行仁義的人文場中,五行相對安和,老百姓大都安居樂業,民風自然純樸。人們遵守皇家的法令,更相信天地神佛的護佑。

但是今天的中共從根本上是反天、反地、反人民的,更不相信神佛,所謂「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中共看重的就是權力和財富,它掠奪了所有的社會資源。國家成了它自己的遊樂場,人民變成了它的奴隸。由矛盾論衍生出來的階級鬥爭成了它治國的法寶。所以,它能操縱著軍隊、政府、法律、文化、甚至被其欺騙的一部份人而對另一部份人進行著殘酷的鬥爭,經年不息。

中共不相信自然規律,但是它逃脫不了陰陽五行的制約。它是要把這個國家和人民徹底毀掉。在中共完全掌控著軍隊、政府、法律、文化而對人民進行壓榨的情況下,也就是五行中的其它四種因素都對人民進行「剋」的情況下,這個國家不是大禍臨頭了嗎?人民極度的衰竭。中共的政權再強盛,但是它失去了根:被它劫持的人民的民心已與它發生了背離;被它把持的軍隊的戰鬥力也已衰弱;文化也是歌頌它和欺騙人民的,對人民沒有正面教化作用;法律法規成了禁錮人民的桎梏,成了它大肆掠奪人民財富的工具;那就只有死亡的一條路在等著它走了。唐太宗說「水可載舟,亦可覆舟」。在人民心中都拋棄這個邪黨的時候,它的滅亡就只是一個時間和形式問題了。

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古人把朝代的更替用五行的相剋來揭示其規律性。今天,也有人把清朝用「水」來稱其五行屬性,用「土」來指中華民國,用「木」來指今天的中共。從相剋的關係來說,這樣指也未嘗不可。但是我們換一個角度看,從整個人類文明的歷史看,就不能這樣的類推了。從出土文物或從修煉的角度看,史前每一期文明終結前,人類的文明也都處於鼎盛時期,科技的高度發達和人類道德敗壞的程度是一致的。今天的科技也達到了比較高的程度了,人們對神佛的信仰卻跌到了歷史上的最低點。佛教講的末法時期就是指今天的社會,末法時期,宗教中的人都很難自度了。當然在這個時期,也就給了邪惡的勢力一個最大的空子,所以,共產邪黨來了,它並不是遵循著過去的理來的,它對這個宇宙中的一切都是破壞。《九評》說的最確切,說它的邪惡超越了相生相剋的理。其實也真是這樣,看看共產邪黨來了之後所帶給這個世界的殘暴、饑饉、屠殺和虛假,也就甚麼都明白了。

共產黨不屬「木」,相反在它統治期間倒是克「木」的。過去,大片的森林被焚毀以開荒,今天,為發展經濟而亂砍濫伐。草原也是一樣慘遭破壞。自然環境破壞後出現的各種自然災害已使人民苦不堪言。在修煉界,包括在常人中,也有許多人知道,這個邪黨在天上最低空間的顯示是一個紅色惡龍。宋代的預言家邵雍先生稱其為「火龍」,《聖經》隱喻其為「赤龍」。看邪黨不可一世、肆意妄為、荼毒生靈的罪惡行徑,以及其嗜血腥、尚紅色、酷愛專政的暴烈本性,共產邪黨當屬「火」。但這個「火」可不是五行之火。它是專為毒害人類而來,是來破壞人的正信的,包括從根本上鏟除傳統文化。

邪黨開始暴亂的時候靠的是星星之火以燎原,鞏固政權靠的是點燃工農的階級感情之火:三反、五反、肅反、批胡風、打右派,以至於玩出了個「大躍進」。往後來,毛利用紅衛兵串連又燒了個「祖國山河一片紅」。人的思想感情不可能永遠處於亢奮的狀態,於是在改革開放的這幾十年,邪黨燒的是不可再生的自然資源,燒的是工人農民的身體。在江河斷流、沙塵暴頻起、黑社會橫行的今天,在人民不甘作為燃料助其燃燒的時候,這個黨也自然到了油枯燈滅的時候。今年年初的這一場大雨雪充份暴露出了中國社會的積弊。這當是上天澆向中共的一盆冷水,也給那些至今仍然迷信中共邪黨的人一個驚醒的機會。

以上是從這個黨自身敗亡的必然性來談的,我們換一個角度看一看。為甚麼法輪功的修煉者歷經那麼大的魔難不為所動?是甚麼樣的力量造就了這樣的一群人?這是一個甚麼樣的群體?我們稍後還要談到,我們現在只是從這個群體的實質說一說,大法弟子們在解體邪黨中的作用。

歷史上的修煉人,就是在走人成神之路,這在民間的傳說和歷史的記載中隨處可見。當然世人就不能以常人的標準來看待他們所做的一切,雖然他們和人沒有甚麼兩樣,和人一樣的生活、工作。他們有法輪功經書的指導,有心法的約束,生命的本質在發生著變化。他們在世間就是為修煉而來,他們所具備的大德能使下滑的世風得到截窒。老子說「上善若水,水利萬物而不爭。」意思是說,最高境界的善行就像水的品性一樣,澤被萬物而不爭名利。老子還說:「以其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此乃效法水德也。」為甚麼中共在歷史上做起惡來隨心所欲,所向披靡,但是在面對法輪功時,在它耍盡了所有的招術後,卻必然落下身敗名裂的下場?中共這股「邪火」遇到了「天水」。大法弟子大善大忍的慈悲,宇宙大法的特性「真、善、忍」就是真正澆向中共「邪火」的「天水」。

(二)黨文化滅亡的必然

其實這個黨的滅亡的必然性還是由它自身的本性所決定的,特別是它為自身生存而搞出的這個黨文化,在糊弄中國人半個多世紀之後,它自身的矛盾與先天不足已經越來越顯露出來。黨文化自身的侷限使它不敢直面經濟發展中所必然面對的種種現實問題,比如對於人民幣的匯率和私有化問題,對於股市和版權問題。經濟發展必然帶來的國民對民主政治的訴求、憲政的改革,共產黨既無法迴避,又不能有所作為,因為黨文化沒有這個內涵,馬列邪說中也觸及不到這個問題。要和世界潮流相一致,就得從根本上摒棄這個黨文化,把馬、列、毛等放到一邊,這本身就等於徹底否定了它自身。從這個角度上看,淘汰共產黨及其黨文化也是大勢所趨。從文化層面上講,現代科技的發展,已使人不再沉迷於其邪黨的一家之言,對於東西方傳統與現代文化的認識也在衝破黨文化所造成的思想誤區。人們有了更多的選擇的自由,這種更多的選擇對黨文化來講,本身就意味著被肢解。

傳統文化和黨文化是絕對的互不相容的。傳統文化中甚至有強盜存在的空間,強盜之「道」猶能留傳下來。歷史發展中,人自身的自私、冷漠、狡詐,那是用來反襯人性的光輝的。從另外一個角度看,人的善惡兩面的表達也都是必需的,從中自然就能讓人分辨出哪些是應該發揚的,哪些又是該摒棄的。黨文化的獨斷和排他性,加之黨文化中所特有的流氓性,使它不見容於世界各國的正統文化也成為必然。共產邪黨的流氓性表現在好話說盡、惡事做絕,不擇手段、不計後果、拋棄原則。這種把好說成壞,把壞說成好,把真說成假,把一說成十,把人民說成敵人,無視事實,只往自己臉上貼金的邪惡文化怎能為世人所容。它在世上的存在除了不斷的改換嘴臉、變換手法外,只能靠暴力維持。

稍有理智的中國人在認識這個黨文化的實質後,自然就會從內心希望擺脫它的控制,做一個能主宰自己的人。這應是每一個中國人都應做到的,也是一個人的最基本的權利。去除黨文化在自己思想中的因素,也是在解體這個黨文化。黨文化解體的命運其實早已開始,中國人自我意識的復甦就是在解體這個黨文化。所以,黨文化必然滅亡,黨文化滅亡在即!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