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之回歸和超越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五日】中國,古稱神州。「神話傳說」是神州的文化源頭。從史料文獻看,中國的「神話傳說」時期不僅維繫的時間較長,其內容更是豐富多彩。人們如能擺脫實證科學等的羈絆,便不難發現:「神話傳說」中的那一切並非子虛烏有,而是實實在在的歷史存在,那一切構成了一個真真切切的「人神同在」的時代。既然是「人神同在」,其間所繁衍出的各種文化,必然是一個「半神文化」;而這個「半神文化」之來源,理所當然就是天傳神授的「神傳文化」了。

凡事物存在,皆有其存在的意義和目的。那麼,作為「神傳文化」的文藝,其產生與存在的目的是甚麼呢?換言之,文藝的功效與使命到底是甚麼呢?僅僅是為了「抒情言志」和「消遣娛樂」嗎?

關於「半神文化」時期的文藝形式與功效,儘管今天無法看到其完整的形態與具體表現,但是我們可從零散的史料中窺視到其雛形和大致輪廓。眾所周知,神州文藝的源頭是敬天祭祀,問神占卜。換言之,「敬天頌神」不僅是文藝產生之原始動因,也是「半神文化」時期文藝的首要功用。當然,隨著歷史的推演,文藝又派生出諸如「修養教化」「抒情娛樂」等其它功效來。

《詩經》是中國第一部詩歌總集,我們從中可以較完整地看到古代文藝的功效。史料證明,原本的《詩》不僅配有樂調用來詠唱,還可能伴以舞蹈;而現存《詩經》僅僅是其歌詞,其音律與舞蹈部份則失傳了。那麼這一歌、舞、樂三位一體的載歌載舞之文藝形式,可謂是上古時代文藝之典範,是「神傳文化」的具體展現。《詩》按其樂調與內容分為「風」「雅」「頌」。「風」大多為各地的民俗風情,或描寫人倫、或詠嘆諷喻,常訴諸於情感,因此多具消遣娛樂性;「雅」大多為描寫士大夫等宮廷貴族的生活與精神志趣,其表現為典雅,具有正統性與規範性;「頌」則主要是用於祭祀天地,頌神念祖,因而表現為極其莊嚴肅穆。《詩經》中所表現出的文藝功效,可歸納為「敬天頌神、承德載道;淳養世風、教化人民;抒情言志、消遣娛樂」。這些文藝功效,即直接秉承了作為「半神文化」時期的文藝之原始宗旨,又派生出了具有「神傳文化」特點的其他功效,它們整體構成了神州文藝的精神。

隨著時代的變遷,雖然「敬天頌神、承德載道」這一文藝之第一功效的表現形式漸次變得隱晦與複雜,但其作為「神傳文化」之精髓卻始終貫穿在神州文化之巨大機體內,對神州文化藝術以及思想哲學等的影響至深至廣。

然而,隨著近代西學東漸,尤其是共產邪靈侵入中原,附體劫持神州文化之後,為了牢牢地附體操控中國人民,它一方面大肆宣傳共產邪說,一方面大舉消滅「有神論」。中共不僅將「敬天頌神,承德載道」從文藝中徹底抽掉,還剔除了「淳養世風,教化人民」的優良傳統,取而代之的是「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的暴力革命文藝觀;近二十年來則更是崇尚色情、暴力、亂倫等醜惡無比的東西,將原本的神州文藝從「敬天頌神,承德載道」的神聖殿堂推入群魔亂舞的地獄,並無時無刻不在釋放出大量的邪黨毒素,嚴重的侵蝕著「神傳文化」的肌體和人類的精神世界,試圖以此達到從本質上變異、毀滅人類之目地。

任何時代,作為意識形態之一的文藝都對社會產生著巨大而深遠的影響,其作用是倫理道德、法律規制、宣傳教育等所無法取代的。因此,文藝歷來也備受執政者重視。中共之所以能將一個神州之國度變異成人間地獄,一靠暴力統治,二靠包括文藝在內的精神洗腦;而以「寓教於樂」的文藝在潛移默化中所進行的洗腦,更是極具欺騙性,它對「神傳文化」破壞之巨大,對神州子民精神洗腦之慘烈,都是難以估量的。

中共的暴力革命文藝可謂罪惡萬千,但其最為陰毒、危害最大的莫過於對於神佛的否定。因為,否定了神佛的存在,不但斬斷了人在精神上與神佛的聯繫,同時也鏟除了作為「神傳文化」的文藝之核心功效,用黨文化取代了神傳文化,從而出現中共黨文化這一魔鬼文化。因此,在不相信神佛存在與中共邪魔的操控下,人們的思想與行為便變的肆無忌憚,無所不敢為。於是乎,神州大地從社會環境到精神世界,便被黨文化徹底魔變了。

然而,自從法輪大法在神州大地傳出之後,在短短的十幾年內,使得法者人心向善,道德迅速全面回升。這一從生命的本質上發生著深刻而巨大變化的大面積的整體昇華,這一前所未有的大面積的向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回歸,也必然會反映和影響到人類社會的其他層面,必然會對包括文藝在內的各個領域產生深刻而本質的影響。

如今,由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2007年新唐人華人新年晚會」不僅從表現形式上使觀眾賞心悅目,也從內容上使人們體驗到了至純、至善、至美,從而獲得了精神的愉悅與境界的昇華。然而,更重要的是:這台晚會再現了作為「神傳文化」的文藝應具備的「敬天頌神,承德載道」「淳養世風,教化人民」的本質內涵,展現真正的中華正統文化。

雖然由於近代實證科學與共產邪靈的禍亂,使得人類的精神世界被異化了,但是,當人們觀賞到這台蘊涵著博大精深的「神傳文化」內涵的晚會後,覆蓋在他們心扉上的歷史封塵便會被即刻撣掉,從而喚醒其沉睡已久的本我,點燃其原始生命之火燄。這台晚會能以無以名狀的力量撼動觀眾心靈深處,之所以能使人們獲得無以言表的內在愉悅與精神昇華,其關鍵原因就在於她是「神傳文化」的本質體現。

然而,這台享譽全球、備受稱譽的晚會並非僅僅只停留於向歷史上的「神傳文化」的「回歸」,更在於其對人生、歷史、現實與未來的精闢而深刻的詮釋與啟迪:「神傳文化」的本質是甚麼?「神傳文化」存在的意義是甚麼?法輪大法弟子為何要在深受迫害之中還苦苦的向世人講真相?人存在的真正目地是甚麼?人來自哪裏?將要走向何方……等等。這些,已遠遠超越了有史以來的一應文藝之功用,而賦予了全新的內涵。毋庸置言,這是對人類文化的歷史性的開創,是未來新文化的起點和楷模。或許,這一被賦予了全新內涵的文藝形式,將會世代相傳,直至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