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傳統文化的劫難與新生(五)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一日】(接前文)

四、中共對傳統文化的封殺

把馬克思主義繼承下來並進一步加工,世界上沒有哪一個政黨可和中共相比。當然,要繼承和發展這一切,不靠暴力和欺騙是根本不可能在中國立足的。即使在其黨內,想把根植在人心中的傳統理念全部肅清,沒有暴力和謊言也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延安整風」整的甚麼?一言以蔽之,就是要在暴力下把其內部人員的正統思想意識全部清除,再用謊言引導到毛澤東思想上來。

(一)馬列主義和毛思想是黨文化的基礎和核心

中共的成立和發展中,馬列主義始終是其思想基礎和理論指導,暴力革命和階級鬥爭的理論成就了它的血色政權。要想維持其黨的絕對統治,只有把馬列邪說植入到人的意識中去,用其黨的話說,也就是用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這一思想改造運動,歷經數年,直到今天還在被其黨運用著。

首先,中共先在黨內搞「黨化」,用黨性取代人性,用黨文化代替傳統文化。只有黨徒被完全的馴服,在黨的指令下令行禁止,傳統的思想道德意識被全部的肅清,才能做無產階級專政的主力軍。然後在黨的領導下搞各種各樣的運動。其實每一次運動,都是在對傳統的文化、傳統的道德、傳統的倫理、傳統的社會秩序、傳統的價值理念進行著革除。

中共篡奪政權後,特別是在毛當權的二十七年間,對傳統文化的破壞更是全面而徹底。從另一個角度上看,中共如果不這樣把傳統的文化掃蕩殆盡的話,它自己的政權是很難持久的。為甚麼?從歷史上看,元朝和清朝也都是外族對我華夏的統治,不管他們當時勢力多麼的強大,但是,在中國文化的影響下,他們都被漢化,成了華夏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員。文化的力量貌似綿軟無力,可是它卻是潤物細無聲,春風能化雨的。就像一座冰山,在春風的吹拂下,它會一點點的溶化掉的。哺育了華夏子孫幾千年的傳統文化確是我華夏得以存續的根本!

可是那個在歐洲上空徘徊的幽靈,在它附著在中共身上之後,在它和中共邪黨互為一體的情況下,它當然知道自身所面臨的最大的威脅正是這個中國傳統文化。所以,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徹底清除便成了它維護自身生存所採取的必要行動。中國傳統文化所面臨的前所未有的巨大的劫難就這樣的開始了。

用甚麼樣的文化代替傳統文化呢?那只有形成黨自己的文化了。馬列邪說的理論是現成的。黨的東西除了歌功頌德外,那就是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正好一方面頌揚的是黨,另一方面打擊的是敵人。沒有英雄可以造英雄,劉胡蘭、黃繼光、邱少雲、董存瑞等英雄人物便被造了出來。地主沒有那麼壞,可以加工啊,於是,所謂的黃世仁的欺男霸女、劉文彩家的水牢、周扒皮的半夜鳴叫也都相繼出籠。

(二)破除傳統、篡改歷史成為必然

對外界信息全面封堵,人民只能接受其黨一家的說辭,從而把人民變成黨的應聲蟲。對傳統的儒、道、佛三家學說,不但全面清除,還大加誣蔑。出家的僧人、道士全部趕出寺院和道觀;孔子成了開歷史倒車的人,儒家學說也被說成了毒害人民的鴉片。

中共黨人是傳統文化的破壞者,和馬、恩、列、斯可謂一脈相承。雖然文化背景不同、國籍不同,可對傳統、正統的否定卻都是徹底的。原因只有一個,表面看是馬克思的那一套學說;實質的原因是,宇宙中邪惡的勢力要在人間破除神傳文化的因素,就必然要利用人間敗壞的人來完成它們的旨意。要把馬克思邪惡主義完整的繼承下來,並實踐之,破除傳統就成為必然。毛澤東寫有《矛盾論》和《實踐論》,和馬克思哲學一脈相承。毛對中國的「道」不通,一概的用「形而上學」來否定。他的所謂「才識」和「膽略」在他根本不信神、不敬天地的思想指導下,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破壞更加具有毀滅性:對漢字搞簡化,甚至妄想用拼音代替漢字;對文化搞革命;對知識份子搞思想改造。拋棄一切傳統文化中的精華,發揚的只能是中共的假惡鬥傳統。

中共是「唯物論」者,是最講實際的。它可不是為人民群眾謀利益,是為了自己的政權。在維護自己的紅色政權上它確實是最現實。毛時代的年輕人都是無產階級革命的接班人;鄧有「黑貓白貓」論,本身就是實用主義的直白表述;江更有「悶聲發大財」的言傳身教。經過幾十年黨文化的浸泡,現在的中國人不信神佛、不信傳統,不信善惡有報,連共產黨也不相信,只信他自己。在文化上的表現更是匪夷所思:唱歌越歇斯底里盡情的宣洩越能得到掌聲,文藝作品越黃越暴力越是刺激,臉色越陰冷越「酷」;而傳統文化中的含蓄、雅緻與神韻則蕩然無存。罪惡的黨文化變異了人的思想和行為。

中共對歷史的顛倒更是隨心所欲。只有把正統的歷史全部反過來,中共的統治才能找到合法性。所以,歷代殺人如麻的強盜都變成了農民起義的英雄;歷史上的清官忠臣倒墮落成為統治階級服務的孝子賢孫;而出家修行、教化人思想道德的高僧大德統統是逃避現實的膽小鬼。而這一切都是中共借階級鬥爭的理論為鞏固無產階級專政而有意顛倒過來的。

當然這一切也只有在黨的領導下才能完成。沒有了黨的領導,一切都是等於零。一方面,人們對黨文化本能的厭惡,另一方面人們對黨的暴力加謊言也只能是無可奈何。中國人的靈魂就是這樣一點點的在麻痺中被腐蝕掉的。當一種聲音在耳邊無數次的重複,當一種謊言被深深的植入心底,當只能用一種思維方式思維時,人們也只能是像玩偶一樣被人耍弄。

(三)反覆加強,誘人入甕

黨文化的形成和發展也有一個過程。在人們畏懼暴力形成自然的時候,一切變異的東西也都是那樣自然的登上了歷史的舞台。

秧歌你跟著扭了不是,那麼,「忠」字舞你也跟著跳吧。受苦受難的農民你同情了,地主有何理由你不批?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不好嗎?那麼你就得背「老三篇」。它誘導你時,甚至也是很人性化的、很人情化的。這只是它的一種方式,還不止如此。樣板戲反覆的演,演到你耳熟能詳還不停止,要演到你不自覺的吟唱。你的感情要鮮明,對黨指定的人你一定要有發自內心的愛,發自內心的歌頌;對黨指定的敵人你一定要無比的仇恨。這是階級感情啊!美帝國主義就是紙老虎;台灣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我們一定要解放台灣;打了越南,那是我們自衛反擊。甚麼時候中國人發自內心的聲音變成黨的聲音了?

這就是中國人的悲哀!這就是中國的現實!中國人,你還有你自己嗎?

中共的理論基礎決定了它只能建立這樣的體制,它的本質和機制決定了它必然在暴力和謊言中為自己尋找一點點可憐的生存空間。為甚麼在世界上社會主義陣營潰散的情況下,中共卻還能持續到今天,蓋因為它的暴力和謊言對中國人的毒害之深、之重,蓋因為它對傳統文化破壞之徹底。

(四)階級鬥爭的實質是政治壓榨

毛澤東階級鬥爭玩了一輩子,直玩到連「階級敵人」對他的死都痛哭流涕的程度。說毛時代以搞政治而以階級鬥爭為武器很準確,那麼現在階級鬥爭真的就不講了嗎?真的是一心一意發展經濟了嗎?絕對不是。看看這幾十年中國的現實就甚麼都明白了。馬克思建立共產主義的理論基礎主要就是階級鬥爭,矛盾論、階級論貫穿馬克思主義學說及其實踐的始終。除非中共不是中共了,否則,它的階級論是絕對不會放棄的。

目前在中國,社會上的黑惡勢力和黨已經互為一體。它們利用權錢交易、裙帶關係、地方勢力,已經形成一股龐大的政治勢力。這個權貴階層,才是真正的剝削階級,對工農進行最大程度的壓榨。中共不但手握人民群眾的生殺予奪大權,而且完全壟斷了中國的資源。老百姓所擁有的那一點點東西,哪一樣可以確保不會被中共心血來潮給順手牽羊走呢?

中國傳統文化中所自然形成的那個天然的雇佣關係,完全被馬克思所提出的剝削與被剝削的關係所取代。中共不再講階級鬥爭了,可是它卻是實實在在的在進行階級壓迫和階級剝削!於是山西黑磚窯中對奴工慘無人道的奴役、經濟發達地區對工人普遍超時勞動的現象、死亡人數居高不下的礦難、失去土地的農民和遭到強制拆遷的市民悲苦的血淚、由片面追求經濟效益誘導人們賣血而導致艾滋病的泛濫、中共政府內系統的活體摘除法輪功修煉者人體器官以牟取暴利的行徑,就成為必然發生的事實。

然而這一切都被邪黨給精緻的包裝了起來。

(五)精緻包裝、用心險惡

因燒製鴉片而死的張思德,共產黨欺騙人民說是因燒炭而犧牲的,毛澤東為此還專門寫了一篇文章《為人民服務》來祭奠。欺壓、欺騙老百姓無所不用其極的中共始終把「為人民服務」掛在嘴上。這是由馬列毛等的思想所決定的,就像「共產主義」的畫餅一樣,口號和實際截然相反。不如此,欺騙起人民來就不會得心應手,就不能名正言順。流氓的藉口永遠是冠冕堂皇的。

鄧小平在文革中也是幾經生死,可是他對文革的否定,卻不敢徹底。他清楚要是徹底的清算文革,給「右派」們徹底的平反,就等於清算中共,而人們所用的標準,人們的思想就會很自然的從傳統文化中找尋我們民族的出路。所以,儘管是黨內的受害者,他依然是以維護黨的生存為第一位的。在改革開放中,面對中共在經濟規律面前無法迴避而不得不改頭換面才能應付一時的東西,一律用「特色」來標榜。在他的特色掩蓋下,學生遊行受到坦克鎮壓,就都變成「合情合理」的了。

江澤民在八九年學潮中也就是看準了邪黨的本性及其在歷次鬥爭的血腥殺戮,所以一味的堅持鎮壓。這樣的一個邪惡的黨徒,自然為黨所欣賞。所以,很自然的,在面對一個真正能喚起人正念正信的、具有濃厚的傳統文化氣息的修煉功法時,江下達了比階級鬥爭更加邪惡的號令: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

難怪有人對中共黨魁必打出的執政口號這一現象總結說,凡是黨魁所打出的口號和當時的社會實際反著理解最確切:「以德治國」者必是禍國殃民者,「和諧社會」時,正是社會最不和諧時。為甚麼會是這種情況呢?太好理解了,這就是掩蓋!這就是黨文化的障眼法!騎在人民頭上高喊「為人民服務」,這比強盜搶了東西,反說是幫人消費,是在為人做好事還要無恥;強盜是在強詞奪理,而邪黨則是讓人們發自內心的相信中共自己是人民的公僕,是人民的領導者。中共黨魁如此的陽奉陰違,難怪黨徒們作報告時都喊奉公守法、勤政廉潔,私下裏貪污受賄、徇私舞弊。不是說「為人民服務」、「和諧社會」不好,是邪黨的行徑玷污了祖國的文字,字面上的意思是好的,內涵實際上完全被邪黨置換了。從這個方面也能看出黨文化的本質:善於自我標榜和掩蓋罪惡。

改革開放的這幾十年,中共一方面仍然不失時機的在任何可以露臉的情況下不知羞恥的歌頌自己偉、光、正的形像。另一方面在科技發展、信息不太容易掌控的情況下,它順勢營造符合人下流趣味的文化垃圾,繼續麻痺人的思想意識。所以,黃、賭、毒現象在社會各個階層泛濫,偷、搶、騙、殺更為人司空見慣。中國社會的現實全是邪黨破壞掉傳統文化後導致的。

中共在思想領域的控制是方方面面的。比如在娛樂方面,在黨的干涉下哪還有正常的娛樂活動呢?就是一個簡單的撲克牌,也都塗上了黨文化的色彩。六十年代,人們打撲克玩的是「爭上游」,這和黨的總路線一致;再往後就玩「百分」,和當時農民出工的「工分」掛鉤;就是在今天的「鬥地主」也和歷史上的階級鬥爭對上了號。共產黨的用心只能用險惡形容。看著網絡上「鬥地主」時,地主的三角眼、豁牙翹須的形像頁面,讓人感到的仍然是地主的醜陋和邪惡。也許發明這種撲克打法的人不是中共體制內有意搞出來的,但是發明這種打法並冠以上述名字的人,思想意識不是已被中共在自己不自覺的情況下給置換了嗎?

在黨文化這樣無所不及的滲透下,沉迷其中的中國人不是已經意識不到了嗎?

五、黨文化和中共邪黨滅亡的必然性

黨文化是無根的,雖然它從正統文化中剽竊出來一點辯證法,並根據自己的需要,發展成為一套學說。但是它的無根性,註定了它必然走向解體的宿命。就是因為它的不信神,絕對的唯物,和神的慈悲相比必然是相反的,成就的東西對人類必然是一種災難,儘管打出的旗號是為人類建立人間天堂。

耶穌說:人是有罪的。佛教中說人是有罪業的,並根據人今生的罪業和功德決定人來生的輪迴。中國老人也都說要積德行善。世界上的正統文化對人的教化也都是正面的,是以修德養性為基準的,讓人安守本分,信神信佛,等待著神的回來,或者教人修行回歸天國。人間是沒有天堂的,馬克思給人描繪的共產主義社會實質上就是從根本上斬斷人與神的聯繫。

所以,社會主義陣營的解體是必然的,因為它的理論不足以支撐社會發展的巨大現實,人們自然就要拋棄它。本來馬克思的所謂主義就是臆想出來的,對世界搞破壞可以。因此,面對中國的經濟窘況,鄧小平也只能提出一套「摸著石頭過河的」的理論。在如今整個社會一團糟的情況下,個人、商家、政府、官員的言行都令人真偽莫辨,這時候,這個黨不是只能坐以待斃嗎?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