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自身觀念束縛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九日】我從小性格內向,見了一般的同事和熟人也只是點點頭而已,和陌生人講真相對我來說難度之大可想而知。但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肩負著救度眾生的巨大使命和責任,再難我也要去講。下面我把自己修煉過程中的幾點體會講出來與大家交流。

一、突破自身觀念束縛,面對面講真相

一次出去一下午,在大街上,商場裏走來走去,怎麼也張不開嘴,心裏又急又恨自己沒用。救人這麼緊要的事,怎麼就張不開嘴呢?誰把你的嘴封住了嗎?不行,我一定要講,快到家的時候,看到路邊一賣點心的,我買了些點心,下了很大決心鼓足勇氣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以後有福報。」他說:「別人告訴過我。」真是讓我又好笑又失望,我下了這麼大決心把嘴張開,他卻聽說過。但不管怎樣,這是一個開端,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

回家後,我多看了同修如何講真相的文章。第二次出去的時候,在商場裏沒有顧客的攤位前,先買一樣東西,看看左右無人,像幹甚麼見不得人的事一樣,悄悄的給服務生講了真相,沒想到效果還不錯。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幫我,鼓勵我。隨著不斷的學法,發正念,現在能自然的和陌生人講真相了,現在倒覺的和陌生人講真相比和熟人講容易的多。我知道這是大法給了我智慧,改變了我。

早上送兒子去幼兒園的時候,大家都是急匆匆的,見過一兩面的,我都會主動和他們打招呼,為以後講真相創造條件。陌生的,我會衝他們微微一笑(沒有人會拒絕微笑)。雖然我還沒修出慈悲心來,但我把微笑留給他們。有時在心裏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晚上接兒子或帶兒子上公園玩的時候,就是我講真相的大好時機了。一句話:「你兒子幾歲了?」「你女兒在哪個班?」很容易就打開了話題,然後直奔主題。若是老年人,面帶笑容的問上一句:「看您臉色不錯,身體挺好吧?」一般都會說:好甚麼好呀,有甚麼病等。我就不失時機的告訴他一個不花錢不費力的祛病的好方法,接著告訴他真相,效果都很好。

在網上看到同修一天能勸「三退」十幾個、幾十個人,很羨慕他們,結果求名、求數量、完成任務的心就起來了。起了這些心之後,講一個,甚麼也沒入過;再講一個,甚麼也沒入過,於是有了「這不白講了嗎?一個也沒勸退」的念頭。意識到這些不好的念頭之後,馬上調整、歸正自己的心態,勸退不是根本,救人才是目地,明白了真相,沒有入過邪黨組織的人不也救了他嗎?

經常講完真相回家後,不自覺的會想:我今天救了幾個人?後來悟到,這不也是證實自己的自私心理嗎?「我今天救了幾個」,「我」字當頭,還是突出了「我」,基點還是為我為私為圓滿。「今天又有幾個生命得救了」才是無私無我的表現。

前些天,大姐來電話說要來看我,我很高興(歡喜心起來了),就想,這次一定能勸退她。因以前我給她講真相勸她三退,她就是不聽不信,也不看資料。剛開始講的時候,她就說:「我不願意聽,為甚麼跟我說這些。」我說:「這是為了你好,因為你是我姐。」(沒有順著她和風細雨的講,親情還上來了。)講著講著,她不但不聽,反面說些對師父不敬的話,於是就與她爭論起來(沒有及時停下來向內找,發正念,反而與她爭論,爭鬥心又起來了),覺的自己講的有理有據,給別人講幾分鐘就能講明白,她怎麼就是不信、不明白呢?(著急、怨恨、向外求。)最後她竟然說:「就是不信。」我說:「你若不信你就是在往絕路上走。」(在威脅,一點善念也沒有,更談不上慈悲了。)帶著這麼多人心講,打出的能量當然不會大,解體不了她背後的邪惡生命及思想中不好的因素,她能明白真相嗎?能救了她嗎?這件事寫出來,是希望有類似情況的同修,能引以為戒,以便救度更多的眾生。

二、多學法,消除病魔的干擾

由於邪惡的迫害,我二零零零年秋來到丈夫(軍人)所在地居住。那時只躲在家看書,發正念,功很少煉,不願也沒有出去講真相,所以長期受病魔的干擾和迫害,經常不是腰疼就是牙疼,還以為是消業。直到二零零零年底看了師父二零零零年以後的講法,才知道這場迫害是舊勢力強加的,師父根本不承認。當然大法弟子也不承認,自己的病狀就是因為自己的不精進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而造成的。於是發正念鏟除,甚至求師父幫助,但效果不明顯。是啊,在承認它們安排的病魔迫害的前提下去消除迫害的效果怎麼會好呢?

我才明白,舊勢力的一切我們都不承認,甚至連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那麼它們安排的病魔自然也不承認,否定它,從根本上否定它,不承認它,連疼本身都不承認。明白了這層法理後,還沒發正念,一下子就哪也不疼了。

由此我常常的體會到,師父每次講法都強調學法、多學法,學法是多麼的至關重要啊!法理不清,甚麼也做不好,甚至連自身性命都難保!

三、去除怕心,建立家庭資料點

師父講過「資料點遍地開花」的法後,從二零零四年底我就一直在想,不能總是等、靠、要,得自己做資料。但一想到做資料就怕的要命,怕被抓被判,怕酷刑折磨,在內心深處總是把做資料和被迫害聯繫在一起。由於怕心,又經常看到網上同修交流文章中談到資料點是邪惡迫害的重點,就更怕了,所以一有想做資料的正念就被人的怕心給壓下去了。

後來和同修談及我的想法,同修告訴我一定要多學法,多發正念,並鼓勵我:我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確、最偉大、最神聖的事,任何邪惡都不配來迫害,它們不配!正念一定要強。我也經常在心裏想,甚至在心裏喊:我是修正法的,怕甚麼!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

通過反覆學法,我漸漸去掉了怕心,也終於明白,只有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才是最安全的,甚麼也不做,表面上看很安全,邪惡不會來抓你,可是它們卻會用怕心把你毀掉。那是最危險的!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心完全在法上,任何邪惡都動不了你,也不敢動你!我終於決定做資料。同修立刻幫我買來所需的各種材料,並請來技術同修指導,在師尊的加持下,在同修的幫助下,我的家庭資料點終於建立起來了。

我知道我做的很不夠,還有太多的執著心要去,和精進的同修相比差的很遠,離法在不同層次的不同要求相差更遠,但我決心努力做好三件事,緊隨師父走完、走正最後的路。

因層次所限,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