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做好此時該做的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五日】師父告訴我們,現在的時間比正法前的時間快多了。在加快的時間場內,如果不知道抓緊,自己的修煉和救度眾生的機會就會稍縱即逝,就無法兌現自己的史前誓約,就會給自己帶來莫大的遺憾。現在到了正法的最後時期,還有大量眾生沒能明白真相,大量世人還沒退出邪惡的中共組織,這也意味著還有大量的工作有待我們去做。特別是以前修煉不太精進沒做好的,或做了錯事需要做的更好彌補過錯的,更得利用好這最後寶貴的正法修煉時間。為了今後做的更好,我對自己過去的修煉做了一個回顧,找到自身存在的不足,促使自己以後能做的更好。

一、關於學法

我們已經明白了學好法是修煉人提高的根本保證,是正法時期必須做好的三件事之一。在九六年修煉剛入門時,看到周圍有同修背《轉法輪》,自己也嘗試著去背,因為沒有堅持,僅僅背到二十一頁就放棄了,後來一直都只是通讀。隨著修煉的提高,對我們學法的要求也提高了。可在平時的學法中,有時出現眼睛看著書,思想卻想著一些亂七八糟的事,甚至一段話看了兩遍都像沒看一樣,浪費了時間不說,也不尊重大法。後來從明慧網上知道了很多同修都在以背代讀,我也下決心一定要將這部珍貴的大法背下來。從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起我堅持每天至少背兩頁,到今年五月我背完一遍《轉法輪》,現在正在背第二遍。我的感覺,背法能更好的排除思想業和不好的觀念的干擾,達到真正的自己在學法。

二、在各種環境中修好自己

師父說:「修煉中所要去的每一顆心都是一堵牆,橫在那阻擋著你修煉的路」(《環境》)。過關中第一次沒過去,還會有下一次,直到把這顆心去掉。妻子不修煉,但這麼多年來我給她講了很多關於大法的真相,她也明白大法是純正的,所以我的家庭一直都很和睦,即使偶爾有矛盾出現,只要自己在矛盾中找自己的不足,都能很快化解矛盾。

在我的觀念中認為作為女人應該長髮飄飄才是美。去年快過年時,妻子想燙髮,我很反對,而且態度生硬的說了些燙髮像雞窩很醜之類的話。結果妻子還是燙了發,我看到後當時就氣的說,看到你這個樣子都不想理你了。雖然心裏知道作為一個煉功人,不應該為這種燙頭髮一類的小事,自認為美醜的事和家人鬧矛盾,但還是和她鬧了兩天彆扭。後來慢慢的把這個事放淡了,但我還是堅持女人應該留長直發才像個女人。過了幾個月她將頭髮又拉直了,我想她這樣做才對。就在上個月,她又心血來潮想燙髮,在我強烈反對後又執意將頭髮燙了,像是存心想挑動我那顆不好的心。當時我心裏更難受了,甚至有想跟她大吵一架的衝動,但理智告訴我,這個矛盾是刺激了我的心靈,那不就是為提高我來的嗎?我得好好悟一悟。師父給我們講了作為天上神的狀態,那是一種洪大的寬容,對生命慈悲和理解。後來師父又給我們講了宇宙是太複雜了、太龐大了,生命的存在方式、觀念、對生命的認識都是有著很大差異的。我認識到我這是一種為私為我的表現,和舊勢力一樣,執著的堅持自己想要的,而沒有反過來看自己,沒有想通過改變自己去達到法對自己這一層的要求,更沒有寬容、談不上慈悲和善的理解,是舊宇宙特性在自己身上的反映,是必須要去掉才能提高上來的。悟到後,馬上感到一身輕鬆,笑著和她做了交流,她最後說,其實她也覺這燙髮並不好看。我也沒再為燙髮的事鬧心了。

在公司裏我是一名部門經理,有過對自己近似苛刻的領導,也有過和自己對著幹的下屬。修煉中我明白了人和人之間都是因為緣份和業力輪報才走到一起,更高的理中還包含著他們要通過和我的緣份獲得大法的救度。無論是善緣還是惡緣,我們都得將它善解,因為他們的得法得救才是第一重要的。所以無論是對我多不好的領導、同事或下屬,我首先都把他們當成是被救度的對像,在日常工作中無論遇到甚麼矛盾,我都能以修煉人的心態來對待,以祥和的心態去對待矛盾,很快就「柳暗花明」。現在不管是領導,還是員工、同事,他們都認為我是一個很好的人,甚至有以前很反對大法的人都認同我是一個不錯的修煉人。其實,修煉人在各種環境中都是在證實法,只要我們能做到真善忍,不就是在向世人展現大法的美好、「證實大法是正確的,是真正的科學而不是說教與唯心」(《證實》)嗎?

三、堅持講清真相,勸三退

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除了修好自己以外,一個最重大的歷史使命就是講清真相,讓人們知道大法的美好、惡黨對大法的迫害,並使加入過邪黨組織的人退出,達到救度眾生的目地。而為配合解體中共、救度眾生應運而生的《九評共產黨》是我們講真相、勸「三退」威力無比的強大武器;各類預言、「藏字石」、「優曇婆羅花」、《解體黨文化》等也為我們講真相、勸「三退」提供了不少幫助。

在家庭環境中,因為我從小善良,家人、親戚都認為我是一個好孩子。上大學修大法後,我將大法的美好講給他們聽;迫害發生後,我又向他們揭穿邪黨製造的謊言;《九評》出版後,我將《九評》帶給他們看或講給他們聽,所以幾乎所有的家人及親戚都明白真相,現在他們中凡加入過邪黨組織的人差不多都聲明退出了,只剩極少數和我接觸不多的尚未退出。我還會繼續努力,把真相講透,使這幾個親友真正得救。

對同事、朋友、客戶和周圍鄰居,凡接觸到的,我就找合適的機會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對於不能直接接觸到的同學、朋友,我就利用電話、網絡QQ等做。講真相中我幫助他們認識大法的美好,講《九評共產黨》和解體黨文化,讓他們知道了共產邪黨自產生以來所做的破壞傳統文化、謊言洗腦和暴政治國的邪惡之事,了解現在的退黨大潮和中共解體的必然。一旦他們明白了退出邪黨組織和自身未來的關係,他們都會選擇退出。

然而,還有很多人仍然被黨文化所矇蔽,當我和他們講真相、勸三退時,有的表現出迴避,有的表現出反感,有的甚至在我話還沒說完就掛掉了電話。對這些,除了當時心裏有點難受和替他們惋惜外,我沒有受到影響,我還是繼續做我該做的事,以後有機會我還會給他們講,還要勸退他們。

從不能勸人退出邪共組織這件事,我也看到了自身還存在的不足:在法理認識上還有不清,所以不能如意運用大法賜予修煉人的智慧去救度眾生。

有的人受邪黨文化毒害太深,要多次講真相才能勸退。我的父親,幾十年來一直都認為邪黨是強大的,也不相信神佛報應之類的事。開始給他講三退根本聽不進去,但我沒有放棄,一到過年過節回鄉下去看他或他到我家來,我都會從不同的角度給他講,最後終於讓他願意聲明退出少先隊,後來聽說他還去和他的朋友講中共的邪惡和大法是正法。從對我父親勸退中,我悟到了師父給我們講的關於「頓悟」和「漸悟」的理,「這一個理,有人一下子就認識了,而有人是慢慢悟到、認識的。怎麼悟還不行啊?一下子認識到更好,慢慢悟到了那也行,不都是悟了嗎?都是悟了,所以哪個也不錯」(《轉法輪》)。對於能一下子認識到並退出中共邪惡組織固然更好,有的人因為在生命的長河中迷失的太深,就需要我們堅持不懈的講清真相,幫助他們慢慢解開心結,讓他們也能「漸悟」。

四、存在的問題

我在講真相、勸「三退」方面存在兩個不足:

一是和自己不熟悉的人講真相、勸三退做的不夠細緻、深入。比如碰到聚會、宴會、購物或出遠門等情況,我多半都是準備一些真相資料,到時分發給大家看,有機會才講一講,並沒有抓住機會儘量多做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

二是主動性不強。有時在家沒事做,沒有學法,也沒出去講真相、勸三退。這些和師父要求我們做到的「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響更大、救人更多」(《美國首都講法》)還差的很遠,我知道這是因為怕心和怕不被人理解的情所致,今後我一定要突破這些障礙。

在心性修煉方面還存在著比較嚴重的情慾問題,甚至還干擾了自己。按理說修煉到現在了,已經明白了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一個去執著心的過程,不能再一手抓著神,一手抓著人不放了,可有時還在放縱自己的人心,沒把它修去。今後我要好好學法,堅定正念,修去一切不好的東西,達到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

希望自己和所有的同修都能走好以後修煉的路,救度更多的眾生,以更好的成績回報師尊的慈悲苦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