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才最安全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十六日】我於97年10月有幸得大法。在得法前身體上的病痛折磨得我求生無門、求死不得,總有一念要找一位高功師父學功,可是師父在哪裏?去深山老林?去西藏?一是無人引見,二是,十幾年病情不斷加重,家裏已經被折騰的窮困潦倒。1985年檢查出腎功能輕度受損,吃了很多藥可是浮腫越來越加重,89年得肺結核,吃了三年抗癆藥,這種藥對腎臟毒害很大,致使我靠吃利尿藥過日子。96年查出多發性子宮肌瘤,必須手術,手術時醫護人員邊聊天邊做手術,由於自己是半麻醉,我心裏甚麼都知道,非常氣憤這種拿生命當兒戲的人,但是忍住了,縫針了總算鬆了口氣,可是忽然聽見說少塊紗布,我長長的嘆了口氣,半小時後肚皮再次被拉開,又聽說紗布被血染紅了又小又不好找,肚裏五臟六腑顏色差不多,找的時間比手術時間還長,從12點半到2點半才出手術室,家裏人都嚇傻了。

看著別人一天天好起來,可我一天不如一天。術後4天下地,我妹妹攙著我,忽然肚子疼的要死了一樣,到了晚上更是難以入睡,尿液不走導尿管,而是一會嘩啦一下,一會又嘩啦一下,叫人防不勝防,哪有那麼尿的,後來才知道是將子宮和膀胱縫在了一起,腸線脫落了,膀胱就有針眼引起的,又開始承受插導尿管的痛苦,插了拔,拔了插,被護士怪罪,被家人訓斥,我看到輸尿袋裏全是膿和血,腎臟系統徹底完了。當時正在評三甲醫院,經好心人指點,寫了發生事情的經過,有個原來是小兒科醫生的人主管這件事。記得當時她說:你要咋治和要甚麼藥全由醫院負擔。我很感動,其實是我沒救了,我一個不懂醫的重病人怎麼知道甚麼藥好,除了不再逼著要住院費外,無盡的痛苦時時伴隨著我,無助絕望洗劫著我。

當有人告訴我有一種功法正在家喻戶曉,非常好,我迫不及待的去找,哪知我竟找到了千古難遇的大法。

得法三天後,我所有的痛苦全部消失,哪有這麼神奇的功效?要不是親身經歷,誰能相信呢?從此信師,逢人就講大法的神奇。

十多年來,我沒吃一粒藥,身體健康。在慈悲恩師的呵護下,只是過了心性提高和去執著的難和關,我幾乎沒有承受病業之苦。師父把我從地獄撈出來又替弟子承擔了數不清的業債。看到明慧週刊大法弟子的心得體會,我內心很受震撼,決定一定要寫自己的體會,可是每次都半途而廢,用文化低作藉口,其實是求安逸,怕寫不好的觀念作怪。作為老弟子,我的體會太多,發生在我身上的奇蹟太多。僅舉一例,意在互相促進,共同提高,幫助還在磨難中的同修走出自己的路來,採取各種方式跟著師父救度眾生,讓我們偉大慈悲的師父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勞。

99年正月初四,我在衛生間洗澡,用蜂窩煤取暖幾分鐘後就覺的頭暈痛,心想堅持一會,洗完算了,誰知大約十幾分鐘後頭痛的不得了,關水時糊塗的不知水龍頭的位置,而是手往地下去關水,沒有倒,可是站不起來,不會洗澡,不會說話,只會哼哼。丈夫聽到哼聲,沖到衛生間大喊走火入魔了,我一聽給大法抹黑,顧不上頭痛,告訴他是煤氣中毒。我一下會說話了,心裏也清楚了,開始背論語、大法經文。大約半小時,我聽見兒子和姪女說著話從外面回來了,(姪女借宿上學)我知道他們急了會誤解大法。不出我料,兒子一進門,見我披頭散髮躺在床上,嚇壞了,開口就說你修大法怎麼連最起碼的常識都不懂了,你知道每年煤氣中毒死多少人嗎?我心想是我沒有做好,你說我啥都行,千萬別給大法抹黑,這比讓我死都難過,我想我要趕快起來幹活,給他們看,展示大法修煉者的風采。我真的就起來了,抹桌子,擦案板,頭痛的身子只能動一點,幹著不彎腰的活。一小時後疼減輕了,我就叫著兒子一起出去買東西,經風一吹,身體輕飄飄的,眼睛凹進去了,又幹又澀。丈夫說這種情況要頭疼一星期,而我只有疼了一小時。

在以後的日子裏,兒子多次告訴別人,哇,我媽的信仰真厲害,一身的病都好了,還變的堅強、理智,想身體好就煉法輪功,非常非常的好。因為兒子在人中是個佼佼者,愛學習,愛鑽研,他說這些話,效果很好。我有意支持他帶同學回來,給這些常人中的精英洪法。師父給了我智慧,使我無拘無束,語句流暢的將大法的美好和惡人的栽贓陷害講的頭頭是道,讓這些人消除對大法的誤解,不但三退,還將大法的美好帶給有緣人。

我公公曾在國民黨幹過事,歷次政治運動受迫害,丈夫膽小怕事,更怕我坐牢,兒子也說:媽,我知道共產黨是條狗,而且還是條惡狗,你不要太招眼了,行不行?可是我為了救人,生怕錯過師父為我精心安排的有緣人,幾年來經我三退的也有2000多人,雖然不多,可是不管颳風下雨,嚴寒酷暑,都不能影響我修煉路上的步伐:天天救人,習慣成自然,我的家人還促催我快去辦你該辦的事,別耽誤了。

師父要我們救下一半人就高興了,我常常想甚麼時候才能達到這個數,我真急啊!我家住在鬧市中心,有幾路人馬成年盯梢跟蹤,我看到他們只覺的可憐,毫無恨意,天天從他們眼皮底下通過,又在他們眼皮底下三退救人,因為都熟,也都知道修煉大法的是好人。為了救他們買東西不挑揀,不講價,不看秤,給他們的影響是乾脆俐落大方,所以找機會抓時機勸三退順便送資料,做得快,得心應手。有次講真相路過市場,晚9點多鐘了,有個賣米花的婦女要我買下最後一份,很便宜,為了救人不貪便宜,給足了價,就給她和家人三退了。她說:「你人這麼好,是不是那個大善人?我可想見見大善人了。」我說甚麼大善人,她說:都知道這個市場有個大善人。我說:煉法輪功的都是最善最好的人,為了救人,冒著生命危險,全是為了人類不被淘汰,為了好人的安全。」。

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甚麼都順。我有時候很忙,顧不得學法就出去救人,不順時我想雖然今天學法少但也不能影響救人的使命,而且只能多不能少,晚上學法要補,會靜心學法,結果就順了,真的會多救人。

在不斷修煉中也積累些經驗,我地區大法弟子不多,我和甲同修都擅長面對面講真相。有時資料積壓,就叫三退過的常人幫著發一些,他們很快從中受益,有的大病好了或輕了,嘗到了甜頭就成了自覺的行動(這些都是常打交道的親人或有緣人),這樣就給我們騰出時間、精力面對面講真相。

我牢記師父的教誨,我就知道師父讓做的舊勢力不敢迫害,就是有漏也不允許舊勢力鑽空子,因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就是救人。在前幾年,610、公安、辦事處,單位的主管多次來騷擾我,每次我都講大法的美好和真相,他們明白了真相,後來就走過場,這幾年從來不再找我,使我講真相沒有了壓力。我每天保證四個整點發正念,還要為本地區7、8、9發正念,清除本地區的邪惡,從不敢怠慢,靜心發正念,靜心學法,還要多學法,才會不出問題。

個人體會,不妥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