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身心受益 青春長駐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九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同修們好!

我再過幾個月就八十歲了,我六十五歲退休後,每天早上都去爬山。有一天看到山邊,有寫「法輪功」字樣的橫幅,我想早上到這裏來煉功也不錯啊!想去問的時候,看到只有四個男生在打坐,我不好意思去問,以後就沒有再問了;我還是每天都經過那兒去爬山,一晃就是一年。

有一天碰到一位八十歲的老太太,我問她說你要去哪?老太太說,我要去打坐煉功。我好奇的問,是法輪功嗎?她說,是啊,你要不要也去看看啊?我心想那不就是我想問的嗎?我去看看也好,抱著好奇的心跟著她去了。大家看到我就說一起來煉功吧!我問他們好不好煉?大家都說:好煉。我就和大家一起煉,煉到抱輪時,同修很體貼的說,你手如果酸了,放下來沒有關係。煉完後,大家都說我煉的很好喔。我心想:「第一天怎麼可能煉的很好?大概是我的手沒放下來吧。」

第二天我準時到那裏去煉功。煉完後,大家要學法,但我沒有書,同修說,你要買一套書。我心想,這些人是在推銷書嗎?早知道要看書,我就不會來了。當我正在想時,有一位同修說那你就先買一本《轉法輪》好了。我心想我明天就不來了,你還叫我買書;但是又試著問,要去哪裏買啊?他說到益群書店去買。我聽到是到書店買,就確定他們不是在推銷書了。

我當天就去了益群書店,把一套書通通買回家,一本一本擺在櫃子上,就算看不懂也沒關係,金光閃閃的也很好看呀!女兒回來就問我:「怎麼買那麼多書啊?你看不懂,也不愛看書,不是嗎?」

那天下午我拿起《轉法輪》,翻開一看,原來都是白話文,白話文我比較能看的懂。我看第一講「真正往高層次上帶人」,第一句寫著:「我在整個傳法、傳功過程中,本著對社會負責,對學員負責,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對整個社會的影響也是比較好的。」我看覺的對社會負責,對學員負責不是隨便說說的,我看這本書寫的那麼實在,越看越愛看。我看的懂的字不是很多,因為以前上學我學的是日文,沒有學過中文,所以我準備了一本筆記簿,每天晚上,都問孫子、或者是兒子,然後一個字一個字的用日文注音,我每天要看這本書的時候,就想這麼厚要看到甚麼時候啊?後來看了兩個月才看完第一遍。我現在兩天就可以看完一遍《轉法輪》了。

在煉功點要煉五套功法,剛開始我怕痛,不肯煉打坐;還有,九天班的課我也不想去上,我每天煉功的時候就會咳嗽。以前醫生告訴我說是喉嚨過敏,不會好的;而且,中醫師還說我不能吃水果。在我煉了兩個月的功之後,同修說,你最近比較沒有咳嗽了。我回家問了媳婦,我最近是不是比較少咳嗽?媳婦說,好像是喔。我心裏又想,醫生說我不能吃水果,可是煉功點的同修都說沒關係,甚麼都能吃;那天晚上,我就大膽的吃了兩個橘子,睡到第二天早上起床,真的沒有咳嗽。這時,我對煉功有信心了,才開始打坐,也去上了九天班。

得法前我咳嗽了三年,吃中藥花了十幾萬也沒有好。我還有高血壓,必須天天吃藥控制,我已經吃了三十五年的藥了。我的眼睛有白內障,也要每天點眼藥水。得到大法後,我不敢放下高血壓的藥,又繼續吃了一年。有一天我忘記吃藥了,但也沒事,我很驚喜。後來我就決定,不再吃高血壓的藥,也不點眼藥水了,心想:都得法了,就信師信法放下一切吧!師父在《休斯頓法會講法》中說:「你無所求,你不管它,你就想著煉功的事,越煉就越好,可能煉完功回去一夜之間就甚麼病都沒有了。」聽師父的話一定不會錯的。

現在八年過去了,我沒有再吃高血壓的藥,也沒點眼藥水,咳嗽也早就離我遠去了,我對修煉是更加堅定。我每天早上四點鐘就出門,走路三十幾分鐘到煉功點煉功。不管颳風下雨,不管炎熱的夏天還是寒冷的冬天我都不缺席,假如我不小心睡過頭,就會搭計程車趕去煉功點,因為我要準時去掛橫幅,我還負責帶小蜜蜂,我要求自己,每天儘量把三件事都做好。

過去的老同事、老朋友見到我,都說我變年輕了,都問我走路怎麼那麼輕快。我就告訴他們這都是煉法輪功的結果,希望他們也來一起煉功。

我雖然很用心的做好三件事,但在心性的提升上我還是有很大的不足:

比如在同修談話中,同修的話說的重一點,我就不高興,甚至還會反彈回去。記得有一次和同修爭辯一件事:我說是這樣,他說是那樣。兩個人都認為自己說的才是對的,最後他說:「……你沒念過書你不知道,我是高中畢業的呢!」一時之間,我的心好像被劍刺中一般,我很難過,也不甘示弱的回他一句:「高中畢業有甚麼了不起?……」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爭的臉紅脖子粗。

師父在《越最後越精進》中說:「但是在實際修煉中,痛苦來時、矛盾衝擊心肺時,特別是一旦衝擊了人的那頑固的觀念時,還是很難過關,甚至明明知道是在考驗也放不下執著。」

師父的話我沒做到,事後覺的很後悔,我應該感謝那位同修給我提高的機會才對;這次的考驗我沒過關,今後我要聽師父的話多學法,多向內找。

有一次我和五歲的孫子在家,我要他背《洪吟》,他繼續貪玩不理我;我就生氣罵他。孫子說:「阿嬤你不是修真善忍嗎?怎麼還會這麼大聲罵我?」這真是當頭棒喝!

幾年來,我參加故宮景點講真相,因為我不太會講話,我都是負責功法表演。有一天來了一群日本人,同修說:「你會講日本話,你去講。」那時我的心跳的很厲害,我鼓起勇氣拿著資料,走到那群人面前用日語說:「歡迎你們到台灣,法輪功真的很好!法輪功真的很好!」他們很高興的都拿了資料,從此我信心大增,原來講真相不是那麼困難,都是「怕心」害我不敢開口,以後真的要大步的走出去才對。

真心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以後我會更加努力更加精進。講的不好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大家。

(二零零八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