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可貴的中國人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日本近七十歲的大法弟子,名字叫山下和代。幾年來,在救度眾生方面做了一點點自己應該做的事情,由於文化有限,寫不好發言稿,本來不想在法會上發言,但是,同修們說:你寫出自己的修煉體會,不但自己可以提高,還可以清除邪惡,還能體現大法的威德。後來,自己也悟到:應該克服文化障礙,將自己的修煉和救度眾生的一個側面寫出來,一來向師父彙報,二來與同修們交流,三來從中可以看到大陸民眾的覺醒與大法的慈悲偉大。

下面,主要談談我在打真相電話和勸「三退」方面的一些情況。

這幾年,我一直在給大陸打真相電話,講法輪大法迫害的事實真相和勸「三退」打真相電話,有時效果很好,有時效果就不太理想。

打真相電話,一開始很難。每當對方說一些不好聽的,或者是罵人時,自己心裏就有點忍不住,有時還動了氣,話也不知道怎麼說好了。於是,就不想再繼續打下去了。但是,轉念又一想:我是大法弟子,怎麼能和常人動氣呢?自己不是在救度被邪黨毒害了的眾生嗎?再說,這不也是自己提高心性的好機會嗎?所以,我就想:「不但要用嘴去說,更要用心去說,我要用真心去救度更多的眾生。」

由於自己在法上得到了提高,因此,來自自身和外部的各種干擾漸漸的被排除掉了,真相電話也就越打越順利了。

我打真相電話的面很寬,範圍很大,從省市縣到鄉鎮村,從公安局,檢察院等政府機關到具體迫害法輪功的「六一零」和勞教所等等,究竟打了多少地方,自己也記不清了。下面,我舉幾個打真相電話的例子。

有一次,給一個勞教所打電話,對方聽了兩句後就掛了。我接著再打,對方還是一聽就掛斷。當我打第四次時,對方說:「還要不要臉了?」我沒有動心,平心靜氣的說:「我的臉要不要是小事,你要不要自己的命可是大事啊!」於是,我就給他講真相:善惡有報是天理,無論是誰,如果他迫害法輪功學員,如果他把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致殘,總有一天要被清算的;如果你善待大法弟子,那麼也總會有一天他們會為你說句公道話的。我還舉了這方面很多實際例子。最後,他說:「好了,我以後知道怎麼做好就是了。」

有一個派出所很邪惡,對大法弟子迫害的很嚴重。我把電話打通後,就點出了那幾個惡人的名字,並嚴正指出他們迫害大法弟子的嚴重後果。他們感到很吃驚,問:「你是怎麼知道這幾個人的名字的?」我回答說:「我是在惡人榜上看到的。」對方更是吃驚,問:「一共有多少人?」我回答說:「凡是迫害法輪功的都有記載。」然後,我就開始講真相,勸善,講了很長時間。最後告訴他:「不要再聽信江××的謊言,害了自己。」於是,他問我:「你說的都是真的?」我回答說:「當然都是真的了。我們是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煉的人,怎麼可以說謊呢?你要為你自己的未來和自己的生命著想,一定不能為了錢財和地位毀了你的將來呀!」我說了很多很多,他都聽進去了。我想:他今後會知道怎麼做了。

下面,舉幾個打「三退」電話的例子。

有一個四十多歲的人是黨員。打通電話後,說了好一會兒,他就是不退。他說:「退了黨就一點兒好處也撈不到了。你看現在當官的,每天吃喝玩樂,人活一輩子為了甚麼?不就為了這些嗎?」於是,我就開始勸善:「你這樣的好人,不要學那些人,他們跟邪黨跑最後沒有好下場的。」我舉了幾個「六一零」頭目大批遭惡報的實際例子告誡他。於是,他馬上就明白了,說:「老大娘,我退!」這樣,他就用自己的筆名退出了邪黨。

有一個人,接了電話,聽完錄音之後說:「我聽了錄音之後,太感動了。中共太腐敗了,肯定得滅亡。我是看透了,中國的事情呀,誰都救不了,就得你們法輪功了。」他說,他以前老是看網,知道大法的真相,他最後用「打工者」的筆名退了黨。

還有一次,打進了一個辦公室,屋子裏一共有十五個人,他們輪班聽電話,最後十五個人一起都退了黨團。

某一鄉的鄉長,他說自己非常了解中共邪黨的腐敗,也知道法輪功被迫害的一些實際情況,並且說外國自由,中共邪黨統治下沒有自由等等。他不但用筆名退了黨,還要求給他郵寄大法的相關資料。

還有一個十五歲的小姑娘接了電話,她問:「錄音說的都是真的嗎?」我說:「全是真的。」她說:她以前也看過《轉法輪》,現在還在家放著呢。迫害開始後,她爸爸總是說些誹謗大法的話,再加上中共邪黨的竭力誣蔑誹謗的宣傳,使她也不敢看《轉法輪》了。於是,我就給她講了許多破壞大法遭惡報的實際例子,還有大法的許多真相。聽完後,她說:「原來我就知道法輪功一定是好的。」我勸她:「你不要放棄,你要接著看大法的書。」她說:「我看。晚上我還看明慧網。」這樣,她不但退了團,還說要勸她爸爸退黨,不要再聽信謊言,遭受毒害。

還有一個九歲的小男孩兒。聽完錄音後,就說:「我聽懂了。我是少先隊,你就用我的小名給我退了吧。」我告訴他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記住了。我叫我爸爸媽媽也記住。」他還說:「你給我爺爺也退了吧。」我說:「退黨得本人同意。」他說:「我爺爺有病動不了。我給我爺爺講,我爺爺一定能同意退,因為我爺爺最恨共產黨了。我叫某某,我爺爺叫某某。我們都用真名退。」問他怕不怕,他說:「我不怕。」在打真相電話中,像他這樣的孩子還有很多,他們聽完錄音後就都痛痛快快的退了。

去年,打退黨電話時,遇到了一個某省檢察院的官員。電話打通後,對方一句話也不說,我講了一會兒就問:「你在聽嗎?」他發出了「當」的一聲,好像是用手指彈了一下話筒,那意思是他在聽著呢。我又說了幾分鐘,對方還沒有一點聲音,我又問了一句「你在聽嗎?」他又是發出「當」的一聲。這時,我才突然覺察到:對方是一直在聽而不敢說話。於是,我問:「你想退黨嗎?」這時,他竟用自己的聲音「嗯」了一聲。我當時心裏豁然開朗:「原來他是在等我給他退黨呢!」於是,我給他起了個名字,問他是否同意,他又「嗯」了一聲,然後將電話掛斷。當時,我感慨萬千,他同意退出魔黨可以得救了,我很為他高興。同時,心裏又想:像這樣的人中國不知道還有多少呢,他們不都是在等著我們去幫他們三退嗎?

當然,順利的例子很多,但是不順利的也有。有的人,無論你如何講,他就是抱著邪黨的東西不放,對真相不聽不信。儘管講真相勸三退很難,但是,想一想自己是為了甚麼而來的?不是為了助師正法嗎?不是為了救度眾生嗎?自己一定要不愧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的光榮稱號,兌現自己的誓願。

除了外部干擾之外,也有來自自身的干擾。今年十月三號,早晨起來,突然感到頭暈腦脹,左半身麻木,走路不便了。我一點也沒有動心,當時我就悟到:這也是邪惡勢力對我的一種干擾,干擾我救度眾生,在救度眾生的緊要關頭,自己必須全面否定邪惡的干擾,堅持救度眾生。因此,雖然身體出現嚴重的消病業狀態,但是,我每天都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並且一天也沒有間斷打真相電話。於是,病業很快消去,身體又完全恢復了。這正是大法在我身上體現出的神奇與威力。

上述的一些講真相勸三退的具體例子,是中國大陸千千萬萬個眾生覺醒的一個縮影,僅僅是我自己的看到的眾生的轉變實例。看到大陸民眾的變化,我感到十分欣慰,同時更感到師父的偉大與無量慈悲。

今後,我要更加珍惜自己的萬古機緣,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在神的路上更加精進,走好今後的路,救度更多的眾生,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


(二零零七年香港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