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真相的每一個日子裏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師父好、大家好:

跌跌碰碰走過了這八年。如果還能再來過,也許能做的更好。但修煉不容自己停留在自責中,只有不斷的前進,在過程中救度廣大眾生,在實修中修好自己。

自獄中出來,不知何時腦袋中「救人」二字一直很強烈的在迴盪著。一個常人也照往常一樣幾乎每一天打電話問候我,祝福法輪功平安,並叮嚀我要出去街上講真相。而這樣的問候電話,這個常人至今已經打了一年多了。他的不厭其煩的問候,使我更加知道自己的使命有多重。有多少眾生再次因為案子,因為官方媒體的抹黑再次誤解法輪功?如何再次走到街上講真相,走好下面的路呢?如何更廣的讓不同階層、年齡、種族、職業的眾生能看到真相?想起一次去香港,無意之間聽到一位同修講:他們講真相講到晚上十一點才回家。我這才知道香港的環境好,除了對法的理解,更重要的是因為同修們對眾生的肯付出。就如師尊在《轉法輪》講的「失與得」的關係。那一剎那我知道我懶,做一點證實法的事就以為很了不起,遠遠達不到正法的標準,我知道要加快講真相的步伐。

*私人洋房傳真相

每天早上七點左右,我的先生會載孩子去托兒所,然後再去上班。我會順便搭個順風車去不同地區發資料講真相。為了使不同階層的百姓能看到資料,特別是那些有車的車主,剛開始時,我會趕在那些車主上班前,把資料夾在汽車的掃水器上,還有腳踏車或摩托車的車柄上。但這種效果不好,因為汽車場都是露天的,有時下起雨來就把資料給淋濕了。有時即使天氣很晴朗,陽光普照,當放完資料後,天空也會忽然來了一大片烏雲,下雨了又把資料給弄濕了。我只好找有蓋的車場,但不是每個車場都有蓋。但最終在車上放資料我還是在週六、週日時斟酌的做。那麼我就利用早上的這麼段時間,去到各個地區的私人洋房把在信封內裝好的真相資料一封封的放入私人洋房的信箱裏。

每天早上到洋房派完一大袋的資料,回到家吃完午餐後,再拉著拖車上的二、三箱真相資料及展板,肩上還背著一大袋的真相資料,再到各個組屋把一封封的真相資料放入信箱裏,然後再到街上講真相。開始到洋房派真相資料不久,我發現每當回到家吃午餐後休息時,我的兩隻腳的足跟不知為甚麼踏地特別的疼痛?可是說也奇怪,一踏出家門去街上講真相,我的足跟馬上又不疼了。這樣的疼痛情況維持一段時間才消去。我心裏很明白我不能停下腳步,這裏的眾生在等著得救,他們促使我更加加快講真相的步伐了。

有不少大洋房是在深山老林裏,有時早上在森林內發真相資料,可以聽到蟲聲、蟬鳴聲,有時候還得爬上斜坡,僅僅只為了那二、三家的主人。碰到下雨,路就更不容易走了。有時還會碰到慢步跑或散步的老人。我會停下腳步把真相講給他們。一次跟一個大洋房裏的西人講真相時,他告訴我他們已經在關注法輪功及中共邪黨,他也知道這裏的情況。臨走時他一再叮嚀我要小心,有甚麼事情可以去找他,並與我握手告別。同時,在發真相資料的過程中,也走過不少的公寓,意外的發現不少公寓的守門員願意幫忙發資料,有的甚至讓我進去派真相資料。其實有不少民眾已經為自己擺好了正確的位置。我必須改變固有的觀念,不能老認為這裏的眾生不容易被救度。

近半年了,走過一石一草,開著「普度」、「濟世」的音樂,慈悲悠揚的音樂高亢嘹亮,伴我走過了數以萬計的洋房。

*在街上講真相

再一次的回到街上講真相,帶著各種想法在想,會不會遇到麻煩與干擾。但意外的發現環境已經不像以前那麼的惡劣。當時案子在審理過程中,通過講真相我才知道,拿著那個李某某迫害法輪功的展板展示本地同修的反迫害,加上全球同修大量的真相信息以各種不同的渠道傳達給本地民眾,在民間確實引起很大的震動。再加上天象變化、物價的高漲、政府人員起薪、媒體報導中共有毒的食品等等,促使長期對李某某有很大不滿的一大批民眾,覺的法輪功學員為他們吐了一口氣而來支持、了解法輪功,也讓把李某某當「國寶」的一大批民眾去深思。環境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了,我聽到了不少民眾的聲音:「你們做的好」、「我上網去關注」、「也只有法輪功敢講話」、「你要小心,有甚麼事可以聯絡我」等等。他們有的豎起大拇指,有的要請我喝咖啡,有的和我微笑,有的要約我談話。

我知道所有的支持與讚歎我都不能生起歡喜心、顯示心。師尊在《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裏講:「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所有的支持與讚歎我把它化成了鼓勵,讓自己更加精進去救度那些還被謊言矇蔽、不了解真相的眾生。

一直聽到有人說,那個有著很多華人聚集的地方為甚麼不再看到法輪功學員。那一天,再次和同修前往去講真相,故地重遊,倍覺感觸良多。曾經有多少同修協調後來這裏煉功、擺展板、發資料、講真相。經歷過許許多多的壓力,好不容易開創了在那裏講真相的環境。但案子過後,這種景象再也沒有了。我再次擺上展板向民眾講真相,在那裏煉功、發正念。民眾再也沒有像以前那樣議論紛紛。不了解真相的民眾通過講真相後也站到一邊看同修煉功,同修祥和的煉功神情吸引了不少民眾關注,也迎來了不少過路的人拍照留念。環境改善了,曾經有著非常頑固思想的民眾也來要資料,唯一遺憾的是同修到這裏講真相少了。那一天,我與同修在那裏講真相近二個小時後,帶著輕鬆和微笑離開了。

站在街上講真相數小時,有時在發資料過程中,面對數以千計的民眾的各種複雜、頑固的思想以及突如其來的干擾,心中也會有許許多多的波動。每當這樣的情況出現,我會趕緊發正念,有時師尊的法會自然在我的腦海中浮起讓我放下。有時遇到突如其來的干擾,我也會拿起展板馬上離開到下一條街講真相。我也開始延長講真相的時間,希望讓更多的人看到大法的信息而來了解大法。在街上講真相的日子裏,我一般都站在寬寬的走廊中間,讓從我迎面來的眾生看到「法輪大法好」,後面的民眾看到「真、善、忍」,兩旁的民眾則看到迫害真相。最近不知為甚麼,在街上講真相心裏有說不出的喜悅,發現從我身邊走過的數以千計、萬計的眾生,不論有沒有拿資料,他們都是那麼的親切!

雖然在街上大面積的公開講真相有不少壓力,但更大的壓力來自於同修與同修間的不理解,特別是案子後的這半年。最近因為資料的內容與印刷問題,同修間分歧很大。由於在街上講真相,資料的用量很大,就出現資料印刷問題。除了在法中修正自己的不足外,也在法中認清同修與同修間長期的不理解和矛盾是舊勢力安排利用大法弟子的執著與有漏,特別是利用常人心過重的同修來離間與隔閡彼此,而舊勢力的這種迫害行為是不被正法理承認的,大法弟子必須全盤否定它的安排。修正自己並認清與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後,修煉的路走的更輕鬆!

在去街上講真相的來回路上,不論是在地鐵上、在馬路上、在車站等車等等,手上的真相展板都儘量讓眾生看到真相,甚至面對面講真相。有時碰到中國人,也把真相告訴他們,並叫他們趕快退黨。一走一過希望不要落下有緣人。

至今在街上講真相已經二年多了,這期間經歷了四起誣告案,走過了風風雨雨。走到今天還能站在街上微笑著繼續講真相救度眾生,要感謝師尊的加持以及全球大法弟子在誣告案期間的幫助,使這裏的環境變寬鬆了。

謝謝師尊!謝謝大家!

(二零零七年香港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