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是做好一切的根本保障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尊敬的師尊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香港太平山旅遊景點向大陸遊客講真相的大法弟子。以下我想從幾個方面來談一談修煉的體會,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主動向大陸遊客講真相、勸三退

香港的旅遊景點有一個得天獨厚的優勢:就是每天會有少則幾百人、多則幾千人的大陸遊客來香港旅遊。這樣也給我們各景點的同修創造了一個救度眾生的機緣。

在風雨無阻、鍥而不捨的向大陸遊客講真相的過程中,不知不覺的我們已經走過了五年多的歷程了。而長年累月都反覆做著同樣一件事,是需要以學好法做基礎的。只有學好法,才能有堅強的毅力和吃苦耐勞的精神做動力,才不會抱著蜻蜓點水的心態去救人。在《九評》一書還未出來之前,大家都知道智慧的向遊客講真相,從而改變他們以往對法輪功懼怕的態度,最終救了他們。全世界大法弟子的講真相也在起著互補的作用。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九評》這本曠世著作出爐一段時間後,在初期我們都還不知道用甚麼道理才能勸遊客退出黨、團、隊。直到去年在一次與個別景點的學員交流後,我們才在這方面有了一些新的突破。

有一次,我走到兩位上海小青年面前告訴他們: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八十多個國家、一億多人都在修煉法輪功,法輪功是教人做道德高尚的好人,而且在全世界得到兩千多項褒獎。而共產邪黨建政以來害死了八千多萬同胞,文革期間迫害致死了773萬人;89年「六四」大學生在天安門和平請願,遭到了共產邪黨出動坦克、軍隊的血腥屠殺;到今天為止,共產邪黨還沒有停止殺人,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賣給醫院做移植手術,一個腎臟賣20萬人民幣,至今邪黨已經用各種酷刑迫害致死了超過3100多名法輪功弟子。共產邪黨作惡多端,現在天要清算它,凡是加入過它的黨員、團員、少先隊員的人如果不退出來,都會跟著它被淘汰掉,所以為了你們能在天滅中共的大災難中保平安、保性命,建議你們趕快取個化名,我幫你們在大紀元網站退出來。好嗎?

接著我跟其中一位青年說:我幫你取個化名叫「大偉」,他說他不喜歡「偉」字,要自己取個化名叫「大輪」,我問他哪個「輪」,他說:「就是你們法輪功的那個『輪』字」。另外一位也自己取了化名,退了。我當時很感慨的祝賀道:你們倆真有福氣,祝你們兩位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景點的同修們每天給遊客勸三退的數量加起來,少則十幾人,最多的時候一天可退98人。通過大家在講清真相中不懈的努力,從2006年12月10日到2007年12月18日為止,經大家共同登記三退的人數已達11720人。

二、否定邪惡操縱常人來干擾

由於受邪黨謊言的矇蔽與洗腦,還有個別帶旅遊團來景點的導遊、領隊、司機時不時的會嚇唬或灌輸一些反面消息給遊客,例如:「他們(法輪功)在這裏每天有工資發的,一天幾百塊錢,天天在這裏,那些圖片我們都不相信是真的,你們不要帶法輪功的東西回國內,在海關被查到後要坐牢的」等等。他們這樣說,就使本來怕心就重,又迷信於導遊的遊客更害怕,就更不敢聽真相、不敢接《九評》了。

每當看到有這種情況時,同修們都會當著導遊的面,義正辭嚴的給遊客澄清事實真相,決不能讓邪惡利用導遊的嘴來破壞大法聲譽和阻礙世人得救。同修們都是見一個,糾正一個,到現在大部份導遊都不敢再這樣明目張膽的搞破壞了。眼看著導遊這種既對大法犯罪,又害自己害眾生的行為,我在思考用甚麼辦法才能有機會給他們深入的講明真相呢?因為他們中有些人從來都不跟我們講話的。這時明慧網上連續發表了幾篇大陸同修跟團來香港旅遊後,建議港、澳、台同修給導遊講真相的文章。其實幾年前,我們用寫信的方式已經給他們講過真相了。但現在又換了一批新的導遊來,我悟到還要繼續寫信給各大旅行社、導遊、領隊及司機講真相,並解開他們的疑問──我們為甚麼願意義務做這些事?這些信由西人學員親手遞給他們,效果都挺好。但是也有不少導遊不接信,這方面還有待我們用更多的智慧。有的同修還幫一些導遊和領隊做了三退的工作。

香港一個政府部門四年以來,雇用了三、四個保安專門來我們的這個景點,「管理」我們和其他一些小販。他們用白色磚頭劃定了一個範圍,不准我們進入那個範圍內派單、舉展板或講話,說是康文署的規定。但他們卻允許小販在那裏拉客照像和擺放雜物等。個別同修初期默認了這種不公平對待。

有一次,一位同修手裏拿著一本《九評》的書,與一位女士講真相。那位女士正點頭同意取化名退出來的時候,一位保安走過來,拽著同修的手臂,硬要拖他出白磚區。此同修當時也動了氣,與他爭吵了起來。保安失控的邊罵,邊繼續拽他出去,誰也勸阻不了他,場面很混亂。這時,我突然意識到只有用相機把他照下來,才能平息這個場面。在旁邊的保安意識到我準備用相機將他們照下來的時候,他們立即就將那個保安勸走了。他們還問我怎麼處理這件事?被罵的同修說要「投訴」,他們馬上顯的很緊張,就與我們談判。我說:既然這個公園是開放給所有人來這裏遊玩的公眾場地,那麼本地人、外地人都有權在裏面講話。我們法輪功也有權在裏面講話。你們對待人要一視同仁,康文署哪條法例規定我們不能在裏面講話?拿出來給我們看一看。所有屬康文署管轄的公園內,都有人在裏面講話,卻沒有受到任何的干涉,你們解釋一下為甚麼?他們就找一些理由來搪塞。

自從這次風波之後,大家又突破了一道防線:可以在白色磚頭範圍內給遊客講真相了。

通過這件事,我們認識到:在救度世人的過程中,如果有常人來干擾、破壞的話,不能聽從他們的安排。有些情況,需要我們用大法賦予的智慧去突破,需要我們去開創一個新的救人的局面的。

三、因學法少,與同修之間有矛盾難以化解

由於每天都要送報紙,又忙於其它的項目,學法就有點鬆懈。形式上每天也至少學一講法,但自己學會有一個惰性,學的不是那麼入腦,有時甚至還打瞌睡。就這樣,法學進去的少了,就不重視修自己了,與同修之間有矛盾時,也一味的向外去找別人的執著,已經形成習慣了,而且這種狀態已經持續幾年了。

去年有一個階段,我們景點講真相的主力只有我和另外兩位同修。其他同修不是要上班,就是一週只來一、兩次。而我和另外一位同修還經常過一些心性關。互相之間誰也不服誰,誰也不聽誰的,都不願意修自己,矛盾大的幾乎到難以溝通的成度了。

有一天,其中一位西人學員說要回美國一段時間。這樣,就剩下我和矛盾大的那位同修做主力了。這時,那位同修由於跟家裏人正在過一個大關,促使她萌發出要自己出去找工作的想法,再加上她與我之間的矛盾也在進一步惡化,所以她在明知道如果自己去工作後,主力就只剩我一個人的情況下,她還是選擇了去工作,把景點這一攤子所有的事都甩給我一個人來承擔,而另一位同修還積極主動的幫她找工作。當時,這些情況對於我來講是個很大的考驗,一個很大的關。我們之間的矛盾更加激化到勢不兩立、幾乎難以化解的地步了。我心想:你們全部不上山,都嚇唬不倒我,就剩我一個人,我都會上山講真相的。其實這種僵局是相互間都沒修好而造成的損失。

我自己也感覺到這種狀態越來越不大對勁,自己似乎徘徊在一個層次中上不來。感覺很麻木,不願意去想自己、修自己。因為自己與此同修相互間都各持己見,而且還心想:她這個人私心、黨文化、爭鬥心太重了,怎麼會安排我跟這樣一個人配合呢?其實眼光都是在看別人不好的地方,都在向外去找,一點都沒有看自己,還覺的自己很苦、很難,還把它當成不好的事來看待,並沒有往縱深想一想:導致這種僵局,其實自己都是有問題,有很大責任的。看了師父在不同地區的講法後,才深感自己因為學法少,總是執著於別人的問題,別人身上沒修好的物質原來自己身上都有。

四、集體學法後矛盾得以善解

當我意識到一切都是因為沒學好法、不修自己而出現的諸多矛盾時,我決定每天到資料點和同修們一起集體學法,每天讀兩講,幾乎天天堅持。在學法、同化法的過程中,逐漸的,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轉變。無邊法力也在淨化著我那些不好的思想物質。當每次讀完兩講之後,發現腦子裏自然而然的甚麼執著都沒有了。與同修說話也和氣了,因為有下決心修自己的心願,所以與同修之間的矛盾也在集體學法的威力中得到了善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二零零七年香港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