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中昇華,走師父安排的路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於一九九九年二月得法至今,就像師尊講的那種「跟頭把式的」走過來的。在第一次看到《明慧週刊》登的「中國大陸大法弟子心得交流會投稿的通知」後,只是心動了一下。心想自己得法晚,修的也不算好,就讓那些修的好的同修寫吧!自己也沒有往深處去想。到第二、三、四次通知下來後都是前邊的想法。也不知從哪裏寫好,自己就默默的去做吧。

第五次投稿通知下來後,自己覺的不寫真的是不對的。偉大師尊把宇宙大法捧到我面前,親自講法、教功,給我們改變人生命運,還一直保護我們到修成圓滿,這是多麼大的「佛恩浩蕩」啊!我有幸得大法,在大法中修煉這麼長時間了,難道說沒有一點感受嗎?在大法中改變那麼大就沒有可說可寫的嗎?這不是誇耀自己做的如何好,而是把在大法中修煉昇華後做到的與同修交流.,我是法中一粒子,一定要展現大法的殊勝和美好。悟到這一點也是一個突破,寫的好與不好並不重要,關鍵是這顆心。

下面,我把自己從得法到現在在法中昇華的一點體會寫出來,向偉大的師尊彙報。

*得法

一九九九年二月八日是個不平凡的日子,我有幸得到了大法。這天晚上經媽媽介紹我來到了學法點上,看師父的「大連講法」錄像。剛坐下,我丈夫就來叫我,說家裏來客人了,叫我回去。我問是誰呀?他就氣呼呼的說:「你上這來幹啥?快回家」。我一聽他在騙我,就說:「你自己回去,我就是要學法。」說完就到屋裏繼續聽法。當時不知道那是干擾。

第二天早晨我就到煉功點去煉功。剛開始抱輪,就感覺胃不舒服,往上翻,頭暈的很厲害,輔導員看我臉色不好,問我怎麼了?我說:「頭暈想吐」,她說:「你把手快拿下來吧。」她看我有些站不穩。我放下手後,快步走到場外,嘔吐,可怎麼也沒吐出來。在那兒休息了一會兒。心想:「不行,我還得去煉功,這算個甚麼事呀?」煉完功後,輔導員高興的告訴我說:「師父給你淨化身體了!師父管你了!」當時還不知道啥叫消業。就這樣我煉功不到一個月,身體上的疾病都消失了。得法前的眩暈症、發燒、後背痛、愛感冒等病都沒了,那真是走路一身輕,精神狀態特別好。

*突變遭迫害

在我得法不到三個月,「四﹒二五」就開始了,天津公安局抓捕了很多大法弟子,本地有的同修到北京去上訪。我說:「我也去。」心想修「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這麼好的法為甚麼不讓學,還抓人?就這樣來到北京上訪,剛下車就被警察抓上警車,送到一個大院子裏。那裏面已經關了很多大法弟子,有學員代表去反映情況,到晚上他們又給我們送到火車站回家。後來,師父陸續發表了《位置》、《安定》等經文。自己悟到用寫信等方法反映情況。於是就給各級政府寫信,說明我得法修煉以後的身心變化情況。

「七﹒二零」開始了,邪惡鋪天蓋地的利用各種宣傳工具對大法、對師父進行造謠和污衊,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當時我想:「這麼好的法說打壓就打壓,不行,我得去找國家領導人反映情況,打壓迫害是錯的。」可當時丈夫患肝炎病,每天打點滴,孩子又小,怎麼辦?擺在我面前的真是一道難題。怎麼辦?師父受到污辱,大法遭受到不白之冤,我是大法的一個粒子,沒有師父,沒有大法,能有我們的未來嗎?師父不是講了「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亞法會講法》)嗎?我丈夫不會有事的,孩子正好有他在家看著。就這樣我背著「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洪吟》〈無存〉)這篇經文,踏上了去北京證實大法的路。

在北京我們被抓了。由於當時不說地址姓名,遭到了迫害。有學員悟到,不說,我們來幹甚麼來了?不就是來反映情況嗎?我們就向警察講修煉大法前後的對比和大法是教人修心向善的好功法,打壓是錯的,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讓大法學員有合法的煉功環境。就這樣,一個機關,一個機關一直講到拘留所,從中央到地方,一直講著真相。在拘留所裏由於當時學法時間短,法理也悟的不深,還用常人辦法,表面說不學不煉,等我出去後還去北京,在這跟他們說也不管用,就這樣我寫了不學不煉的保證書。回家後,師父點化我,自己才悟到寫保證不對,給自己留下了污點。好在師父慈悲,我就寫了聲明,所說所做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

*再度遭迫害

由於在拘留所寫保證書,自己心裏老放不下,有時想等警察再問我學不學時我可不配合。我就堅定學煉,由於這種思想執著被邪惡鑽了空子。

二零零二年四月的一個晚上,一群惡警闖進我家,不由分說,把我帶到鎮政府關了一夜,第二天送到拘留所。心想,師父告訴了我們發正念的口訣,我就在這發正念,展神通,鏟除你這個邪惡的黑窩。我就和裏面的同修一起每個整點都發正念。那時每天都有很多常人被送到拘留所,有很多人到裏面哭哭鬧鬧,使我們發不好正念,我就求師父,師父啊,快把這些常人都弄到別的屋裏去吧,弟子好發正念啊!不一會兒的功夫,警察把這些人都給弄走了,有好幾天都是這樣。

有一天,一下就進來五、六個人,是因為當幹部的要霸佔百姓的土地,百姓不幹和幹部講理,結果把百姓都抓起來了,有二十多人,她們到裏邊又哭又罵。我想我來這裏幹啥來了?這裏不也是我們洪法的地方嗎?此時發了一念,請師父加持,來一個常人就讓她明白真相,讓她知道大法好。我們整體配合,當一個人講時其他人就發正念,使所有來這裏的世人明白了真相。有的還說出去後也煉法輪功

半個月以後,常人來的也不那麼多了,有的同修被送了勞教所進行迫害,那屋裏就剩下我們四名同修,所長把我們叫到外面去勞動,我們走到哪兒,正念就發到哪兒。有一天所長問我:「小玉(化名)你們同修都上大學了,你在這裏是小學生,你想不想上大學呀」?我說:「我可不想去那裏,那裏根本就不是大學,那是迫害,讓別人管著我們怎麼修啊?」我就跟所長講我修煉前後的身心變化,所長說:「小玉,你以為我讓你們幾個上外邊幹活嗎?我哪有那麼多的活讓你們幹。我是讓你們出來散散心的。」我心裏明白,這是師父安排我們與外面常人接觸好講真相的。我們每碰到外面的常人就講大法的美好,講自己身心受益的變化。有一次,我到伙房去洗手,正好有個廚師在那做飯,我跟他講,他說:「你的膽子怎麼這麼大,敢到這裏來講法輪功?」我說:「我為你好,大法好沒有甚麼不敢講的」。他說:「我也看過書,也煉過功,可人家不讓煉就不煉唄。」我說:「不對呀,法輪功講的是讓人做好人,做好人沒有錯呀,它們打壓才是錯的,自己得有堅定立場呀!」他說:「那我回家還得看書。」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堂堂正正的闖出魔窟。

*真正做到是修

零二年七月的一天中午,我住地的兩個鄰居因挖水溝打起仗來,讓我碰到了,上邊那家挖水溝,下邊這家在牆邊處堆放著亂石雜物,自己就不挖,結果水都在路中央存著,造成很多人走路不方便。師父講:「你騎車滿城市跑,也不一定碰到好事做。」(《轉法輪》)既然讓我碰到了,就有我做的,有我修的。我跟大家說:「我把他們堆放的雜物給他們移個地方,把水放下去行嗎?」他們同意了,我就拿來鐵鍬和鎬清理雜物,挖水溝,那時正是三伏天,又正值中午,幹不一會就汗流浹背,我想,師父讓我們修出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我完全是為他人好,這點苦算得了甚麼?兩家人吃完飯出來,看我還在挖水溝,都覺的很不好意思,各自拿出工具,推的推,挖的挖,只一會的功夫,就把路鋪好了,水放乾淨了,兩家也言歸於好了。這事讓大隊書記知道了,在召開村民大會上還表揚了我,大家都知道我是煉功人,對大法弟子都很佩服。

零三年三月份,我組分地,由於現在人道德水準低下,都想自己分到好地,爭執著分不下去,又到春耕時節了,大隊幹部也很著急,就把分局的局長和警察找來幫忙,他們手拿著手銬,有搗亂的人就抓。等分到我這的時候,有個王老三,這人很不講理,他非得要我婆婆和小叔子挨著的那塊地,不給就不幹。我婆婆就跟他吵起來了,眼看著一場架要打起來了。我對他們說:「把我的那份地給他吧。」在場的人都很驚訝的看著我,我婆婆說:「不行,你咋那麼好心眼呢?明明是我先佔的,他來架窩,不給他。」我心平氣和的說:「媽,我是修大法的,法輪功教人做好人,咱不跟他爭,給他吧。」我到後邊去分。婆婆說:「你咋那麼傻,讓人給你弄成那樣啊。」我沒說甚麼只是笑笑,在場的人都投來讚許的目光,一場風波平息了。

地還接著打,這時局長把我叫到一邊,笑著對我說:「小玉,你今天做的真好。」我說:「這是我應該做的,我師父教導我們要先他後我。」他說:「很對不起你,把你弄進去那麼長時間。」我說:「我不恨你,你今後可別再幹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了,你要保護大法弟子呀,他們都是好人。」他點點頭。

零三年七月份,選村幹部時,我是選舉委員會成員,當時競選村幹部時競爭相當激烈,我就本本份份做我的工作,不參與任何人的拉幫結派行為,那個局長始終在這村工作,每個細節他都知道。在選舉完的招待會上,他特意坐在我坐的那張桌,他首先端起一杯飲料恭恭敬敬的對我說:「來,小玉,今天我敬你一杯,一是我正式向你道歉對不起。二是我很佩服你,你做的很好,不多說了,咱們話都在這裏了。」我說:「謝謝,我也敬你一杯,請你保護善良懲罰邪惡,要記住法輪大法好。」他說:「好」。以後每次見到我都說「法輪大法好」,我真為他能得救而高興。

*組建學法小組

「七﹒二零」以後,我們集體學法的環境遭到破壞。有的同修在家帶修不修的,有的乾脆就不修了,看到這種狀態,真的是很著急。零二年有同修跟我切磋,她說:「師父給我們留下的環境是集體學法、集體煉功,而我們都各自在家中,也不很精進,這樣也不行啊。」我說:「是啊,那咱們還組織集體學法吧。」我早有此意了,地點在我家,我跟家人商量,丈夫也同意(他未修煉法輪功),於是我倆分頭找學員切磋,有的答應了,有的害怕不出來。我說:「能來幾個算幾個。」一開始我們三、四個人堅持天天晚上在一起學法,當時也老聽到又抓人了,這抓了幾個,那抓了幾個,當時也有怕心,但我時刻記住師父的話:「一個不動就制萬動!」(《美國中部法會講法》)我倆還分頭去找同修切磋,讓他們走出來。這也是對怕心的一個突破,修去怕心,走師父安排的路。這樣我們根據地理位置,又組建了兩個學法小組,大家在一起學法,互相切磋,闖過一個又一個魔難,同修們都很精進,真正做到了整體提高,整體昇華。

*傳九評 促三退

二零零五年,當《九評》一出世,由於自己悟性差,沒有悟到這也是正法進程到這一步。認為這不是參與政治嗎?常人怎麼接受呢?只發真相資料,傳《九評》的事沒怎麼做,那時《九評》書也很少,到了二零零五年二月五日,師父發表了《向世間轉輪》經文,自己反覆通讀,認識到傳《九評》和促三退的重要性,自己首先退出中共邪黨的一切組織。

向世人講三退是一難題。我就拿了一本《九評》,先從自家的親人開始退。回家後,跟哥哥開始講,我拿出師父的經文給哥哥看,再給他看《九評》,由於哥哥先明白了真相比較好講,講了兩回就退了團。再把家中的親朋好友也一一勸退後,也有了一些講真相促三退的經驗。就像師父講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一心想著眾生的安危,有了想救眾生的願望,師父就給我安排救度眾生的好機會,一次鎮分局讓中心戶長給他們核實戶口,平時挨家挨戶去走,有的家還不好意思去呢,這機會該多好啊!

這樣我在兜子裏放上真相資料,借核實戶口的機會向世人講真相勸三退,常人一聽到退黨就害怕了,怕共產邪黨迫害,講了一天一個也沒退。回家後,心裏有點不是滋味。和同修切磋,同修說向內找找有甚麼心哪?是呀,我怎麼沒向內找自己呢?找自己發現有歡喜心,這回有機會接觸更多的人,真高興。還有幹事心,沒有考慮世人的接受能力,一味的講,還有爭鬥心,有時和世人好爭一個理,所以效果就不好。

當看到明慧網上同修談九張餅的故事,我很受啟發,自己挨家挨戶的說,雖然世人沒退,不也知道了退出邪黨一切組織的信息了嗎?從而起到了鋪墊的作用,講完後沒退的人,就在晚上學法小組切磋交流,哪家人甚麼情況,請有親屬關係的和能說上話的同修去講,我們整體發正念配合,這樣做效果很好。使我地區的世人有百分之九十五都退出了中共邪黨的一切相關組織。

由於時間有限,想要寫的還很多,但是一提起筆來不知從哪寫起,就寫這麼多吧。有不對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