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使我穩健的走在修煉路上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一、背法

師父在《法輪大法義解》〈在北京法輪大法輔導員會議上的建議〉中說:「我就說這個意思,說這樣好的東西我們為甚麼不把他背下來呢?時時刻刻要求我們在常人中能做個好人,能提高,你背下來不就更好嗎?時時刻刻都有對照。這樣一來就掀起了一個背書熱。」「真正要想得到提高,我說那就得在法上提高。」

二零零四年下半年我開始背法,當時我很覺的慚愧,因為師父提出背書熱已十年了,很覺緊迫。一開始一個自然段一背,一年背完六遍後開始一個標題一背。現在正背到第十三遍(包括前面的六遍)。第一次一標題一背時用了七個月的時間背完整本《轉法輪》,後來六個月,五個月。最長的標題是第二講中:關於天目的問題,十五頁要一氣呵成,因下的功夫最多,這個標題背的最熟,現在不用費很大力氣就背下來了。我已養成了用背法來學法的習慣。早上六點半發完正念背一小時或者半小時,下午背三小時,這是背《轉法輪》,再忙也不少於三小時,幾年如一日,雷打不動。晚上學經文和在國外各地講法。經文一下來就背過,《洪吟》和國外講法中的一些段落,特別師父點悟的都背過。

背法需要毅力,耐性,吃苦,持之以恆。也有背不過的時候,這就要向內找,是否關過的不好,有甚麼執著,做錯了甚麼或不精進了。不管找沒找到都要下狠心吃苦。下決心一句一背也得背下來,決不能知難而退。有時我實在背不過就跪在師父法像前,雙手合十,求師父加持。

背法要破除人固有的觀念:年齡大,文化成度低,腦子笨;還有沒午休下午背法不行,夜十二點前易困不合適,背法太費時間等。關鍵是心性──用正念,神的狀態背法。背法是超常的,就看你的心。有一次從中午一直忙著證實大法的事,下午五點才開始背。結果效率就很高,各自然段念一、二遍就全連起來背了;心性守的不好,懈怠,不精進時甚麼時間背也不行,腦子木木的,一句也打不進去。睡覺越多(怕睡覺少大腦不好用)越背越迷糊。師父在《致澳洲法會》中說:「大法弟子要走好自己的路、完成好三件事,就必須學好法、認真對待學法。那些在救度眾生、證實大法中做的好的、變化大的地區,一定是大家法學的好。那些個人提高快的大法弟子一定是重視學法的。因為法是基礎,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從人走向神的通途,所以我也借澳洲法會之機告訴全世界所有的大法弟子:無論新老學員,一定不要因為忙而忽視了學法。學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頭去學,要真正自己在學。」幾年來我把背法作為修煉中最重要的事來做。我沒有一天沒背法。背《轉法輪》連續背,反覆背。背法不僅重質,也要有量。背的越多,同化法越多,自身提高越大,變化越大。在不間斷的大量背法的基礎上,我遇到不同的問題,在不同的魔難中我能想起師父的法,然後按照法去想去做,大大小小的問題就迎刃而解了。甚麼樣的關難也就闖過來了,甚麼拘留所、勞教所、洗腦班,監獄都沒沾邊。單位連個電話也沒打過(都講過真相)。個人身體、家庭、社會也都沒有促成干擾我做三件事的負面因素。因為我都用法給予我的正念正行排除了。

隨著正法進程和自己修煉中不斷的提高,一切在向良性方面轉化。如家裏人沒有生病住院的,沒有下崗失業的,工作、生活中沒有不良變故的。尤其兩個外孫(大的二零零零年出生,小的二零零一年出生),我也曾一度看著兩個孩子,還伺候著八十多歲的老公爹,但都沒影響我做三件事。現在大的自己上學、下學(大女婿在外地上學,大女兒一人帶孩子上班)。小的中午住校吃「小飯桌」,晚上經常自己在家完成作業,按時睡覺,因為二女婿上午十二小時一換的白班、夜班,二女兒每週幾晚上帶學生上課。我丈夫快七十歲了,是個油瓶倒了不扶的人。現在週末孩子過來都是他做飯。當我頂著烈日酷暑講真相、勸三退,大汗淋淋的趕回家,又快十二點發正念的時候,他早在廚房忙著做飯了。在我忙著營救同修近距離發正念,還要天天講真相,還要與病業關中的同修交流,還要按時到學法組學法等忙的不可開交時,從沒洗過衣服的丈夫自己洗完澡後打開洗衣機,連我的一大堆衣服一起洗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師父為我安排了一切,大法給我開創了這麼一個寬鬆、平穩、順利的修煉環境。我忙,確實忙,都是忙在修煉上,忙在大法上,忙在背法、做好三件事上。在沒有早上集體煉功時,有十分鐘我就煉一套動功。一雙舊皮鞋從夏天講真相大雨滂沱中淌水到冬天勸三退冰雪融化的泥濘,前面開了大口。在給一個修鞋的講真相時,鞋匠要我脫下來給粘上。

在百忙中我們學法小組遇到甚麼形勢都從未解散過,而且一直在背法。在家準備,在小組逐個背,一次背兩自然段的《轉法輪》。從二十幾歲的小姑娘到七十多歲的老太太;從大學生到一字不識的都不甘落後,爭著背好,都在忙,忙著發《九評》,講真相。一個兩年前來我們小組學法的新學員,《轉法輪》讀不成句,一句話讀錯八遍改不對。錯、漏、添字,顛倒、反意,使我又急又煩,後來不急不煩(我越煩她越錯),現在慈悲、祥和(她還在背後誇獎我)。她也能背法。現在讀法錯的很少。要求我們在她家學法的一個全身癱瘓的同修雖然說話不清,《轉法輪》也背了十五遍了。大家都在變,我的脾氣也在變,不再發火,不再指責,不再煩,而是鼓勵、善解、善待他人。在背法中我們學法小組人越來越多,大家在整體提高、整體昇華。

二、背著法正念闖關

在邪惡迫害比較嚴重的時候我去一協調人家。上午去沒人,中午一點鐘我又去了。走到大門口發現同修家住的樓頭的路上有一人來回踱步,很像便衣。我猶豫了:去還是不去?若去,便衣盯上我怎麼辦?怕心上來了。可轉念又問自己:師父怎麼說的?這時每次背《轉法輪》師父都點悟的一段法想起來了:「我講法的時候,我是帶著很強的能量在往你腦子裏打。你可能出門想不起我講的具體是甚麼,可是你真正遇到問題的時候,你會想起我講過的話。你只要把自己當作煉功人,你那一瞬間能想起來,你就能夠約束自己,那麼這一關你就能過去。」師父還說:「人類的歷史也不是給邪惡逞兇的樂園。人類的歷史是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這裏展現輝煌。」(《致二零零五年歐洲法會》)想起師父的這些法我不再猶豫,騎上車子進門了。那人沿著大路拐彎消失了。

一個隆冬的夜晚,我在講真相時被惡人告發。四輛警車,十來個警察把我圍住。在一切不配合中我發著正念,打著面的離開了原地。當我發現有警車尾隨並告訴司機時,司機停下車來叫我下車,不敢拉我了。當時正處於郊外一片空曠場地。我一下車雙手合十說:「師父,弟子遭難了,請加持我,保護我。您在《轉法輪》中說:‘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師父,今晚誰也不能動我。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您說‘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今晚的安排我堅決的不要,也不承認。師父您在國外講法中說這個空間場有百分之四十五的正的力量。」我雙手伸向周圍空間場招呼著說:「你們這百分之四十五的正的力量快來幫助我!」我背著師父的法心靜如水,仿佛在悠閒的散步,很自然的回頭望了望:兩輛警車停在路邊,幾個警察在審問面的司機,並在做記錄。我走了。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七、八歲的小孩都能追的上我,不慌不忙的在警察的眼皮底下走了。是師父保護了我,是大法破除了邪惡,我僅僅是背了法。

幾年前不知不覺我右手中指紅腫。後來腫的像胡蘿蔔。黃膿、白膿、紫黑色的淤血從手指腫的發亮的表面歷歷可見。晚上照舊出去做真相,掛橫幅,沒事。回家疼的徹夜難眠。我整宿靠在床頭上發正念。迷糊一陣,疼醒了,再發。一天丈夫叫來了兩個孩子,乘我不備時架起我塞進了面的,送了醫院。大夫驚訝的責問:「怎麼才來看?」丈夫不好說我煉「法輪功」,就說:「她是特殊材料製成的人。」切開排淨膿血後只剩下了一層鬆鬆的外皮和爛的發黑的骨頭。大夫說:「要截指,有可能是骨癌,要拍片。」我馬上否定說:「我不截指,也決不是骨癌,你說了不算!」極為不悅的大夫揚長而去,丈夫遞煙也不要。丈夫去交拍片費,屋裏只剩下自己的我雙手合十對師父說:「師父,我這件衣服一個扣也不能丟。」(我想起師父講過人的身體就像一件衣服的法)。結果拍的片一切正常。幾個月後,手指復原,新生出的指甲完好如初。(大夫說再長出的指甲要歪歪扭扭)

三、背法使我講好真相、多救人

第一屆大陸大法弟子書面修煉心得交流會選登我的《四年如一日,天天講真相》的稿子,給了我很大的鼓舞。近四年我是天天背法,講好真相,多救人。記的二零零五年五、六月,兩個月才勸退了十二個人。下半年我開始背《轉法輪》一個標題,一背後出現了十一月份勸退了一百五十九人。明慧網登出了我的《講三退的突破》,增強我講好真相多救人的信心。現在勸退人數是七千多人。這個人數的增加有整個正法進程的推進,邪惡越來越少的因素,師父的加持,大法的威力為主。從我自己修煉來講,法背的越多,心念就越純。能力越大,救人越多。

(一)我體會到講真相、勸三退是一件很神聖的慈悲救人之大事,是宇宙正法的目地,如果法學的不多,帶著這樣那樣的人心、執著、觀念去做這件事,效果不會很好。救人是忘我、無我的過程。大法弟子做的事都與自己的修煉狀態、境界有關係,更何三件事中的一件呢?

(二)我深深的體會到背法越多救人的能力越大。出口的話能量越強,一下子就打入對方的思想的微觀,清除他的邪念,調出他的本性,使其明白的一面做出真我的選擇。

(三)我還體會到講真相的智慧來自於大量的背法。例如一開始講了半天人家不退還說咒他。後來越來越精煉、到位,世人不煩(不絮叨、不耽誤時間),聽的明白,內容重點精煉,退出快、效率高。

(四)要講好真相、多救人,自己在多學法、學好法的基礎上要有一個願望:多救人,並且重視。如果有一搭,無一搭,碰上熟人講兩句,碰不上就算了;沒事了出來走走,退不了也無所謂;忙了擠掉的就是講真相;風聲緊了,更不出來講真相。這些狀態都多救不了人。

記的年初一晚看到師父經文《問候》:「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圓滿。天要變,誰能擋的住!宇宙正法,乾坤再造,盡在收尾;大穹從組,突飛猛進,天上地下幾個丑類算甚麼?大法弟子的威德光耀寰宇。神與人等待的、擔心的,都來了。救度你們的眾生、完成你們史前的洪願、兌現你們的誓約吧!」對我震撼很大:師父的話像一道軍令催我在正法的征程上必須快馬加鞭!我背了幾遍後深感自己重託在身,責任重大,使命萬不可負,我必須在「盡在收尾」中多救人,完成我「史前的洪願」,「兌現誓約」!

年初二我就上路了,帶上九本包裝好的《九評》、小冊子、光盤,心裏默念著「真心希望世人都明真相」,「真心希望世人都能得救」(《謝謝眾生的問候》)。遇上人先致「過年好!」,再以走親戚問路,問時間,或幫提禮物,扶老人,領小孩過馬路等方式儘快使對方感到親切、慈善,儘快溝通,以最精煉的語言,簡明講清真相勸退,不多耽誤時間,對方也在走親戚,以免人煩。在我強大的正念、善念下,說完即退,連聲道謝。從此由過去的每天一小時出來講真相改為二小時。每天必做,像背法一樣雷打不動。如果上午有營救同修或其它證實大法的事,週末孩子們過來聚會,我便早上六點半發完正念,不吃早飯,先去早市講真相、勸三退。每週白天集體學法日,我利用中午別人閉閉眼的時間去講真相。在這樣的心態下師父就安排三五成群的有緣人來到我跟前,或一麵包車的外地人問路,或一小車的家人停在我眼前,或剛開學時一群外地學生有事求到我,我抓住良機快講快退。就這樣過完年的三月份退四百一十四人,比前一年的十二月翻了一番。我萬分珍惜師父為慈悲未得救的眾生和不精進的弟子而延續的時間。但是比做的好的同修我差的還很遠,今後我要做的更好。

最後我敬錄師父在《美國首都講法》的一句話與同修共勉:「目前大家就是怎麼樣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響更大、救人更多。」

後記

謝謝明慧網第五屆大陸大法弟子書面修煉交流會徵稿,更謝師父點化兩同修棒喝,敦促我在最後的幾天放下了強大的執著、人心──怕出名,怕被崇拜,更怕被妒嫉,疾書四整宿,倉促成文,以真心與全球同修交流,為證實大法而作。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