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提高自己 面對面救度世人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師尊好!同修好!

我是一名山東大法弟子。幾年來,我之所以選擇面對面講真相救度世人,原因是:(一)能近距離的發正念,解體舊宇宙邪惡因素對其的控制,能夠使其處於正法慈悲祥和的場中;(二)能使其親身感受到慈悲的力量,使其深感是為他好,奠定救度的良好基礎;(三)心靈溝通快,能迅速找出其癥結,能智慧的有針對性的講真相,進行有效的救度;(四)能及時的發現自己在法理、心性、知識等方面的不足,及時向內找,在法上提高自己。這樣一來,救度的效果越來越好,救度的人越來越多,越做越願意做,越做越會做,越走越正,越走路越寬。

為了更好的證實法,救度更多的眾生,為了同修的整體提高,圓滿實現我們的史前大願,圓容好師尊之所要,在此把做法和體會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並請慈悲指正。

一、正念要足

師父講:「大家知道,中國大陸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夠嚴重的,所以每個學員都必須真正的清醒的認識自己的責任,真正的能夠在發正念的時候,靜下心來,真正的起到正念的 作用,所以這是極其關鍵的事情,極其重要的事情。那麼如果每個學員都能做到這一點的時候,我告訴大家,同時發正念,那五分鐘邪惡就在三界之內永遠不再存在了。就這麼重要。」(《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每當我看到師父這段講法,再看到有這麼多的大法弟子遭受著邪惡的迫害,又有這麼多有來頭的有緣人還沒有救度,深知自己作為一名老學員做的太差勁,真是恨鐵不成鋼,感到臉紅。所以自從我面對面講真相以來,我加大了發正念的力度。每天堅持九次,如需要配合整體時,再增加時間。每次出發前,對著我要給其講真相的人的住處及其人背後的邪惡因素發正念,改變其環境,在講真相的過程中也近距離發正念,特別是遇到阻力時,一發正念,邪惡就垮,效果明顯。特別和同伴一起救人時,一人講一人發正念,效果更好。另外只要我想講真相,出門時想好從哪條路上走,在路上一定能碰到想見但不好見、或多年想找又不好找的有緣人,凡是這樣的都是幾句話就被救度。

特別最近一段時間,不管我到哪裏,總是碰見認識的、不認識的人來到我身邊主動的和我說話,當然這些有緣人都會接受真相。我深知這都是師父和正神在加持,深深體會到正法的進程已到了有緣人主動找真相,救人到了刻不容緩的關鍵時刻。我們一定要徹底去掉怕心,發出強大正念,使少之又少的邪惡因素立即滅盡,它們沒有任何理由再存在,為救度更多的眾生創造更好的環境,讓大法弟子在這裏唱好主角,展現輝煌。

二、慈悲救度

講真相完全是為了制止迫害,救度眾生,是師父的偉大慈悲,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也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在講真相時,擺正我們的基點,我們所做的一切是為了眾生的得救,使眾生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沒有考慮自己的一點所得,這一點至關重要,只有在此正念的作用下,才會啟發對方的善念,使人明白的一面展現出來,很快接受真相。

幾年來為了救度眾生不管是遠出幾千里、幾百里,還是奔走在本縣的城鄉之間,不管是面對親朋好友還是有緣的陌生人,我都是首先說明來意,當他們醒悟後,絕大多數都是流著淚聽完真相。省局的一位代局長,當得知我一大早乘車幾百里專門為他而來,而且為不麻煩他,在外面吃過午飯後才登門拜訪,下午還要返回去時,將近七十歲的老人還沒等我講真相時就眼含熱淚對我說:「你們真是一群好人,我長這麼大,沒人這麼看重我,這麼掛心我,你們煉法輪功的人太好了。」當我面對一位直接迫害我的縣委書記時,我說:「聽說你病了,看看你,不是算賬來的,是說一說有些事的真相,不是追查責任,是為了更加珍惜你的生命,你願不願意聽?」他立即微笑著說,趕快泡茶,今天好好說說話。我根據他的詢問,從「四•二五上訪」、「天安門自焚」、「有病不吃藥」到「天滅中共,退黨保命」等重大問題直言不諱的交談了三個小時。他若有所思的說:「原來是這麼回事,過去聽到的都是反的、假的,還誤認為是真的,真危險!想不到的是,我都這樣了,你們還這樣對待我,你們這個群體遭受這麼重的打擊,精神狀態還這麼好,在自己都沒安全的情況下,卻想著別人生命的安全,你們才真是民族的希望,您老師決不是一般的人。」我說:「法輪功沒有仇人更沒有敵人,因為你們不明真相,主要責任不在您,所以師父才叫我們來救您。」然後幫他做了三退。話別時,送了再送,謝了再謝,我說你謝就謝我們師父吧。正如師父所講:「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

三、智慧的講

僅從至今四千萬的三退人數來看,深知自己做的何等不夠,我覺的除了面對面講真相人數較少之外,不能很好的智慧救度也是個重要原因。俗話說:「打鐵首先自身硬。」自己很多都不明白,又怎能使別人清楚呢?智慧來自於大法,只要我們能在法上認識法,就無所不能。

我除每天堅持學法外,還及時的看《明慧週刊》、《法輪功觀察》、《九評》、《解體黨文化》和新唐人電視台的有關節目。這樣在重大問題上能從法上認識法,開闊了思路,明白了真相,掌握了救人的一些資料,要想救度被黨文化灌輸過的現代人,何等容易。他們都在名利情的角逐中互相傷害著。「黑磚窯事件」、「黑煤礦慘案」、「豆腐渣工程」、「毒奶粉事件」、「腐敗大案」等等,簡直是無道德可言,有相當一批人已經到了「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的極具可怕危險的地步,但他們都是有來頭的,不但可救,還得必須做好,也只有大法和大善、大智、大慧的大法弟子才能救了現代的人。同時一定智慧的講。師父說:「那麼也就是說,我們在講清真相中還得去符合現代人的口味去度他,因為今天的人哪,他信神那個底線很低,他的道德水準的底線也很低」(《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

在救度過程中一旦發現對方的「癥結」,要力爭主動,圍繞這個「癥結」進行治療。千萬防止轉移話題,影響救度效果。對於無神論者,多從跟其利益有關的事談起,如:上學難,看病難、住房難等事實使其看到中共的邪惡,大法的美好。對信神者,一般介紹「藏字石」、「紅眼石獅」、「諾亞方舟」,有些歷史故事如西遊記中「烏雞國」的故事,崇禎吊死梅山,在講真相中能起到藥引子的作用。從而使其明白順天意保平安的道理。

四、提高自己

師父講:「我講了,哪怕是因為你們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問題上出現了爭論,或者聽到逆耳的話,都是為了你提高,因為你的提高是第一位的,沒有你的提高甚麼都談不上,也談不上救度眾生。沒有你的提高,沒有你的圓滿,你救的眾生往哪去呀?誰要呀?為甚麼不這樣看問題哪?」(《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所以要想真正的救度眾多的眾生,必須不斷的提高自己,達不到大法對大法弟子的要求,就做不好大法的任何事。當然我們為救度眾生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為了世人,但在救度世人的過程中會體現出大法弟子個人的修煉風貌。面對不同的救度對像會碰到不同心性磨擦和魔難,從中發現自己的執著心,去掉它,提高上來。

師父講:「所以你碰到魔難那正好是你提高的機會,如果你能向內找,那正好是你走過難關、進入一個新的狀態的機會。」(《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在講真相過程中,我高興過、快樂過、也傷心過、消沉過,甚至難過的向師父訴苦。在前幾年,為了救度自己的兩家親戚,一家約二千里,一家約二百里,當我不畏勞苦趕到時,一家把我訓斥一番,一家連門都不開。當我流落在街頭,看到街上車水馬龍,還有那麼多人不明真相,需要救度,我流下了眼淚,沒有任何語言能形容當時的滋味。但我沒有後退,我深知師父就在我身邊,師父了解我就足矣!並開始找自己的不足,發現在給這兩家講真相時,是完全站在情上談的,說話生硬、態度不冷靜,很多問題強制人接受,根本體現不出修煉者的慈悲心,是沒能破除情魔的干擾造成的。正如師父所說:「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精進要旨》〈清醒〉)從法理上明白後,把他們當作需要救度的生命,讓他們明真相是我的責任,就寄真相資料給他們,當再一次見到其中一個親戚時,由於抱著慈悲心,幾句話就高興的退出了邪黨,當聽到我給她起的名字很好聽時,她笑了,本性復甦後的純真的笑,真好看。又一個生命被救了,救一個人多不容易,想起了師父對眾生的慈悲苦度,我也流下了眼淚。

五、找自己

在面對面講真相過程中,發現暴露出自己的執著心。比如,先從親朋好友中講真相,其中有怕心和分別心;被別人認為難講通的人被我三言兩語一講明白了,就會有顯示心、歡喜心;對待邪悟的昔日同修不想和他們見面,有自我保護心。只有去掉這些心才能從舊宇宙「為私」的怪圈裏跳出來,新宇宙之所以圓容不滅是因為是為他的。講真相救眾生的過程也是自己同化法的過程,逐步成為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因為這是師父系統的安排,是偉大師尊對我們的慈悲苦度。同修們我們一起精進,跟上正法進程,圓容師父所要的。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