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的走在證實法的路上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當地一「古稀」之年的同修,有著年輕人一般旺盛的精力,每天行走在證實法的路上,多年如一日,不辭辛苦。這次將法會投稿零零散散寫了很多頁,卻最終沒有完整成篇。我答應幫著整理稿件。在我從同修家回來的路上,閃現於我的腦海裏的是「人中正法神」這幾個字。下面是同修的文章。
──送稿者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師尊告訴我們:「偉大的法、偉大的時代在造就著最偉大的覺者。」(《精進要旨二》〈弟子的偉大〉)我們何其有幸生逢在這偉大的時代,成為助師正法的法徒。回首和同修一同走過的修煉之路,風風雨雨中處處溶著師尊的慈悲和呵護。今天借第五屆大陸大法弟子書面心得交流大會之機,將自己修煉中的點滴體會,向師尊彙報,和同修交流。

一、大法改變了我,我將生命溶於法中

(一)自身的改變見證大法的威力和神奇

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在迷茫中苦苦尋覓的我終於找到了生命的真諦──走上了返本歸真之路。

年少時不幸的成長經歷使我的性格中曾經有過「膽小」的因素而且脾氣又不好,在家過日子要自己說了算,大人孩子都不敢惹我。學大法後,那種本來就很弱的膽小因素完全沒有了,我成為了眾神都為之羨慕的生命,每天都腰桿挺直做人。在心中牢記師尊的教導:「所以我們平時要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突然間遇到甚麼問題的時候,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往往你的心總是那麼慈祥慈悲的,突然間出現問題的時候,你有個緩衝餘地,思考餘地。」(《轉法輪》)我的脾氣變的比以前溫和了,對他人的態度也越來越好了。大法改變了我。

不僅是心性上的提高,我的身體也格外的好。「性命雙修的功法,從外觀上給人感覺很年輕,看上去這個人和實際年齡相差很大。」(《轉法輪》)我真的比同齡人顯的年輕,而且精力充沛。

有一次,身體上出現了嚴重的「病狀」,走路都困難,身體難受心裏也很苦,但我知道自己是煉功人,遇事要向內找,結果找到自己很多執著,我下決心去掉執著,發正念清除邪惡的干擾並請師父加持,很快我的身體就恢復了。當常人朋友來看我的時候正趕上我要騎車出門。她很驚奇:你好了?要換了我們且得養著呢!我知道是師父又一次幫了弟子。家人、親朋及周圍的人都從我的變化中見證了大法的威力和神奇。

是慈悲的師父將我從地獄中撈起、幫我洗去污濁,是大法洪大的法理真正使我改變!

(二)走在證實法的路上

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大法後,由於法學的不紮實,法理不清,曾有過很短暫的「糊塗」,但我馬上明白過來,我問自己:真善忍有錯嗎?做好人有錯嗎?無私無我有錯嗎?師父給予我的那麼多難道還不足以讓我對大法堅信嗎?

用大法法理和邪黨的比較,它們(邪黨)貪污腐敗、謊言、暴力,……從上到下充斥著烏七八糟的東西,和大法無法相比。我堅定了信念,義無反顧的繼續走我的修煉之路。

師父告訴我們:「生在苦難中,掙扎以求生;一朝得大法,回歸步別停。」(《志堅》)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我們的使命,我們不可以停下自己的腳步。

最初我們當地沒有資料點,資料來源是外地。許多同修還有怕心,沒有走出來。我歲數大,走門串戶方便,熟悉地理情況,我就擔起了當地資料的傳送。從這到那的我跑了很多地方,也從不覺的辛苦。

在以後,許多證實法的事,對於一個老太太來講不太可能的事,我連想都不敢想卻奇蹟般的做成了。我心中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師父就會幫我,大法就會開啟我的智慧。

一次我去外地買東西,甚麼都不懂就去了,甚麼性能啊、型號啊、牌子啊,甚麼我也不知道,那麼巧,碰到了外地同修,把我們領到同修的攤位前……我真正感受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

多年來,心中裝著法,裝著救度眾生,只要是大法需要我幹的,需要我付出的,我都在所不惜:協調集體證實法的事;將資料發往家家戶戶;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從家裏拿錢……我將生命溶於法中,無怨無悔的走在證實法的路上。

二、解體邪惡的陰謀,否定邪惡對我的迫害

我的修煉路也不是一帆風順的,公安局一直把我當作「重點人物」,多次到家裏騷擾。最後一次大約是在零五年,惡警又來了,問我還煉不煉,我說煉。話一出口,惡人們就七手八腳的翻起來,把我家裏翻個底朝天。翻出了我的大法書。現在想想,那時因為忙於做事忽視了學法,被邪惡鑽了空子。邪惡把我扔上車帶到了派出所,這時才想起來師父的法:「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才想起來不應該配合邪惡。有一年輕人要給我拍照,沒讓他拍,又有年輕人要讓我摁「黑手印」,這時我老伴(我被帶到派出所後,老伴跟來了,老伴未修煉)嚴厲的跟他們說:「我們咋的了?黑手印是幹甚麼用的?」這樣那個警察也不讓我摁了,不知甚麼時候溜出去了。當時我給他們在座的人講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功教人向善,做好人;講大法洪傳世界,各國都不反對煉……最後我跟他們說,你們用車把我拉來的,還得用車把我送回去。他們客氣的說:「大姨,天黑了,沒車了,你就自己回去吧!」兩個人把我送出派出所門口。從派出所出來後我就繞道兒又回去把一封勸善信貼在了派出所門口。

過幾天,惡人又來了,要我去「洗腦班」。當時老伴在大門外,一聽說讓我上「洗腦班」,訓斥他們一頓:為甚麼要激化矛盾?這麼大歲數的老太太煉功祛病健身,做好人,洗甚麼腦?沒事幹!惡人說,不去洗腦班,就去「六一零」。我說「六一零」我去。(我當時的悟法,請同修不要效仿)在路上我看出來,還是要拉我去公安局(當地地理方位情況我熟悉),我想到那兒就不讓我出來了,決不能讓邪惡得逞。我大喝一聲:「停車!我去‘六一零’。」車停了,我從車上跳下來就去了「六一零」。到了那兒,我跟他們說:「我一個老太太,在家看孩子,你們憑甚麼抄我的家?憑甚麼送我去‘洗腦班’?」只一會,「六一零」主任說:「把老娘子送回去吧」。我堂堂正正回到家裏。

後來,在路上我又一次碰到了這個主任,我質問他為甚麼總迫害我?他說:「我和他們說了,不找你了。」從那以後,惡人再沒來過。

從這件事,自己認識到,真的是甚麼時候都不能配合邪惡,以後更要多學法,因為「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不學法就容易被邪惡鑽空子。只有靠師父和大法才能幫自己走出魔難,解體邪惡。

三、邪惡越猖獗,越要震懾邪惡

在邪惡最猖獗時,一同修說(現在還處於不好狀態,她認識公安局的人):「現在公安局雇了很多小工,都是便衣,暫時先別做資料了,隱蔽一下吧。」我當時就跟她說,邪惡越猖狂,我們就應該更精進做好,才能夠震懾邪惡。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將不乾膠貼了半個縣城,一直貼到了公安局門口,一邊貼著,心裏很坦然。師父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中告訴我們:「你們已經知道相生相剋的法理,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強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達到的。」當我們放下怕心,堂堂正正去做證實法的事時,也就是最安全的,邪惡沒有了迫害的理由。在貼的過程中,也碰到過人,但都是拾破爛的等,也沒人管我。當然我知道我們只需有這顆心,師父就將威德賦予我們。表面空間是我在做,實際一切都是在師父在做的,若沒有師父,我又能做成甚麼呢?

也想和同修們說:我們不要再隨意的傳邪惡要怎樣怎樣,那不是加強邪惡嗎?師尊將無限榮耀賦予我們:「大法弟子,你們是濁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師的法徒、未來的法王。」(《賀詞》)我們又怕甚麼呢?「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你正念很足,舊勢力是沒有辦法的。」(《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我們真的不要「一有風吹就隨著動」(《關於小說《蒼宇劫》》)。

修煉中的點點感悟,覺的自己做的還很不夠,由於自己做的不好也曾給同修造成過傷害,在這我向被我傷害過的同修道個歉,跟同修說聲對不起!以後我要向內找,多學法,去掉獨斷專行的毛病,去掉做事心及一切執著。讓我們「在神的路上奮起直追」吧!願我們都能成為光耀寰宇的覺者,願我們慈悲偉大的師尊能在蒼穹之頂看著我們頷首微笑!

層次所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