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風雨雨十二載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今借第五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這個平台,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彙報自己的修煉心路;與同修交流心得。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自九九年邪黨迫害至今我六次被非法關押,多次被騷擾,無形中給大法造成了一些負面影響,給自己的修煉帶來了魔難。當然,修煉中既有魔難又有欣慰,也有大法帶來的美好與殊勝。酸甜苦辣交織在一起。其實,這也是每一個大法弟子的心路。下面我分三部份向慈悲偉大的師尊彙報,與同修們交流。

一、迫害的背後是執著自己

在常人中,我是一個工作認真、責任心強,多年從事管理工作的人。由於工作出色,得到領導、職工的信任和讚譽。隨之也就形成了一個自以為是、說一不二的人。修煉後這些觀念也自然流露出來。

自九九年進京證實法到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勞教,一直以為這是必然的,誤解了師父的「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轉法輪》)這句話的內涵。我曾因不配合邪惡跳過樓,也曾在勞教所長時間絕食。那時以為這是高境界的表現。跳樓後同修就提醒我是在走極端。就因為我的固執堅持自己是對的,認識上的極端導致行為上的極端。後來回憶一下跳樓的過程,當時來了九個惡人,由於我的正念沒有帶走我,而是他們相繼走了七個,我完全可以走脫,而我卻選擇了跳樓。跳樓後的第一念竟是「這一下債全還了」。就在這種錯誤的認識中,舊勢力無孔不入的給我演化出兩個假相:(一)前世因我的過失也摔死過一個人;(二)第二天師父又在我身邊很高興的給我調整身體。因我從未見過師尊,那簡直高興的不得了,都認可了。更加以為自己做的對。後經過學法,師尊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講到:「它們就利用了我的一些物質,或者一些功,在它們的作用下,造成了師父的形像」;「宇宙中所有假的我,都是舊勢力有目地的造出來的,這樣幹是有罪的,無論是起正面作用的還是起負面作用的。」法講的這麼明瞭,應該清醒了吧!就是這個堅持自己的錯誤觀念作怪,仍不悔悟。認為我不屬於這種情況,我看到的是真正的師尊,是師尊在鼓勵我呢。多強大的一個執著。後來同修又嚴肅的告訴我,你如果這樣認識下去,你還要遭迫害(當時我也沒否定)。在我身體尚未恢復時,邪惡又綁架我到洗腦班。我十幾天闖了出來。本應好好找找自己了吧?沒有,又執著自己闖了一關。有同修也說:看人家一關一關做的多好。此時的歡喜心、顯示心又被舊勢力鑽了空子,結果被非法勞教三年。

在勞教所我長時間絕食,只因我固守著那些觀念,又認為是加緊還債,邪惡隨之又給我演化出一個假相:我又欠我母親一條命。絕食後身體出現的「病狀」和我母親生前的病一樣。由於長時間絕食導致身體出現大量的「病症」。就是這樣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了勞教所仍不放人,現在想來,因為我是在走舊勢力安排的路,自己還認為是在法中,師尊也無能為力,卻還在替我承受。就這樣邪惡操縱惡警給我非法加期,一直被非法關押了三年,人為的加重了迫害。現在回想起來,真是不堪回首。這血的代價,沉痛的教訓,一度又使我陷入迷茫。

出來後,經過靜心學法,認真的找自己,甚至是剜心透骨的找自己,以及看明慧交流文章,在同修們的幫助下,我突然有一天看到「這一下債全還了」(《轉法輪》)這句法時震動了,猛醒了。這句話不是我跳樓後的第一念嗎?再看下去,師父這句法是指的副元神在修,他的師父沒有本事把業力全消掉,才讓他還命,下世接著修。我體會到,這不是師尊早就講過的其它門「一世修不成」的法理嗎?而我們是性命雙修的功法,這一世就修成,師父講過就像一爐鋼水熔一個木屑,我們不用那種形式還債,而且師尊讓我們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怎麼一次次的就認可呢?一直在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呢?深挖根源,學法沒得法,更沒有同化法,還以為自己學法多,悟性好,真是可悲又可笑。再深挖一下,還是執著自己造成的,總覺的自己是對的,聽不進同修的批評。有時候明知道自己有問題,還拐彎抹角的不想承認。明知自己有錯還要找出別人的錯,以此來掩蓋自己,正因為自己的心不正才招來了邪惡的迫害。法理上清晰了,自然就知道怎麼去做了,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悟到做到。

二、擺正基點 救度眾生

剛開始發資料時因有怕心,不敢在自家樓內發。因為附近居民都知道我是修大法的。

心想叫別的同修來發,認為誰發不行啊,讓他們得救就行唄。通過學法,師父講:「不可能不和社會接觸,至少還有鄰里之間的關係。」(《轉法輪》)我悟到:師父常講緣份,也許我們是一個群體來的,還不知我們有多大的緣份,你不去救讓別人救……。再說你這個怕心也得修去啊,所以法理上明白了修去怕心堂堂正正去救度。一天從我家門上收到一份真相資料,看來真到了去怕心的時候了,要按我以前的邏輯推理,鄰居也得認為是你發的,索性自己就堂堂正正去做吧。有時上下樓也會碰到熟人,只要心正,見面打聲招呼,或笑笑點點頭,對方也是一樣,根本沒有甚麼異常,以前都是觀念在束縛著自己,自欺欺人。

當然做的過程也是不斷的修去怕心、修出慈悲心的過程。舉幾個例子:從勞教所回來後,一度又產生了怕心,通過努力學法,擺正基點;別忘了自己的使命-救度眾生,不間斷的堅持著。一次我發完真相資料後,第二天我從外邊回來一看,樓下我家小屋(儲藏室)門口整整齊齊一摞真相資料在那擺著。我當時一愣,第一念就想是衝我的心來的,我拿起資料,回到屋裏,甚麼也沒幹,找自己,明顯這是衝我的心來的,不是衝大法來的。如果是衝大法,他們早就扔了。是邪惡它們要與我較量看你還敢不敢發,看我的心性是怎麼動,干擾我救度眾生。

我調整好心態後,過了幾天我又在樓內發了一遍,沒想到第二天又一摞真相資料整整齊齊的送到我家門口來了,它又升級了。我一看發自內心的笑了:師父啊,真慈悲我,讓我徹底把這些敗物滅掉。於是我又深挖了一下「餘毒」,是有一顆怨恨心,並且還想知道是誰給我放的,潛意識中還要找人家問問呢,這個心哪對啊?哪有慈悲啊?人家讓你提高,你得謝謝人家才是,這次徹底剖析了自己,真正得到了昇華。這樣,我前前後後在自家樓內發了十幾遍真相資料,以後再也沒見到一摞真相資料被「送」回的現象了。

這裏還想與大家交流一個講真相的體會──救度眾生不要有分別之心:我的鄰居夫妻雙方都是辦事處的城管人員,雖然沒有面對面講過,但給他送的資料他們從不毀掉。一次同修給了我一些中國節式的真相卡片,很精緻,由於數量少,想想給誰呢?給二零四吧(潛意識中認為他們是公務員,又從不毀資料),這樣,我包了一套,分別有小冊子、真相護身符共三樣放到他門上,沒想到他竟把三件東西分別扔到了我樓下小屋的房頂上,我費了好大勁才拿下來。這時我的第一念還是我自己:甚麼心呢?分別心!悟到了再去做,同樣還是那些東西,他們就收下了。有時我窗台上、配電盤上經常有我發過的真相資料,都是他們看完了放回去的,你別說,有好幾次還真的「救」了我,正缺這樣的真相資料急用於別處呢。

通過這幾年的發真相資料救度世人中,還真發生過很多有趣的故事呢:

一次,我背著一袋《九評》在我市一個最大的廣場一帶去分發,發到第四個電話亭時,我明明看好了周圍沒人,拿出《九評》剛要放,旁邊突然冒出一個人,嚴肅的問我:放的甚麼?我回頭笑了笑,放下《九評》,轉過身來平靜的對他說:你都看見了,那我給你好好講一講,咱倆緣份不淺呢。我順著他走的方向邊走邊講,走著走著,他突然停住了,說:好,好,謝謝你。他想急速的離開。我抓住他慈悲的讓他記住法輪大法好,又問他想不想徹底了解,送你一本《九評》。他沉思了一下,手一指(前方一個電話亭):那裏有一本。然後他反問我:你不害怕嗎?那裏有好幾個警察。我笑了笑說:「我不害怕,因為我堅持的是真理。」我們就分手了,我當時為我回答他的那句話感到震撼!因為我想起了師父說的:「我不是耶穌,我也不是釋迦牟尼,但是我造就了千百萬個敢於走真理之路、敢於為真理而不畏生死、敢於為救度眾生而獻身的耶穌、釋迦牟尼。」(《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一次,我在一條車輛川流不息,人來人往的街道旁的銀行門口發真相資料,當時發的時候沒人,可一抬頭一個人正盯著我,我衝他一笑,打出去一念:解體他背後的邪惡因素。然後人心不動的沿著街道徑直向前繼續發著,當手裏的真相資料發完後,我往回返中,突然發現剛才那個人還站在那兒一直看著我發完真相資料。他看我走近了他才回屋(銀行)去。在發資料經常遇到這種事,所以我時時保持正念,一個正念打過去,不僅消除了邪惡因素,同時也不讓世人造業。有時我直接送給世人一份真相,或進一步勸三退,但這要看當時的狀態,不可強為。

三、轉變觀念 勇猛精進

就在邪黨召開十七大前,派出所、辦事處、居委會的人去了我家。我首先請他們坐下。片警搶先說:領導們來看看你。邪黨書記問我還煉不煉?我說:這麼好的功法能不煉嗎?他笑笑說:煉吧,在家煉吧,別出去了(指發資料)。我笑著說:其實你們才最可憐,被邪黨矇蔽的甚麼都不知道。大法弟子出去是幹甚麼?是救人啊!捨生忘死的在救人,還要被抓、被打、勞教、判刑,到最後活體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牟取暴利。說到這,一個司法辦的人不讓說了。他們說我們只是來看看你,給你說一聲,不要再出去發、貼,要是抓住你,可別說我們沒告訴你。最後我告訴他們目前的三退大潮,讓他們為自己選擇好的未來等等。他們走後我和同修(丈夫)一起分析此事:自從我最後一次遭受迫害返回家以來,他們一直未來干擾過,現在的出現不是偶然的,是自己有漏,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這個漏就是怕,做三件事怕這怕那。師父說:「師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間布的巨大的場也好啊,可以把有緣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種環境弄到你跟前來,給他提供一個知道真相的機會,但是你們得去做,你們不去做也不行。」(《各地講法七》〈美國首都法會講法〉)我決定利用這個機會去向他們全面講真相,變被動為主動。

去之前我通過學法,把心穩下來,用一個慈悲祥和的心態去面對他們,不能用人的那點勇氣了,那個過程已經走過來了。想起師父講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我要以大法弟子的洪大的慈悲去面對救度他們,第二天我就開始找他們講真相,我想在這個講真相過程中同時也是全盤否定舊勢力的過程,我帶上很多資料沿途一帶去發。我去了居委會、去了辦事處、去了派出所(因特殊情況未找到人),過程中也有三退的,也有明真相的,也有行為上收斂的。自己悟到,在這整個過程中也是自己心性昇華的過程,證實法實修的過程。

在奧運傳火炬到我市前,我市大法弟子也受到了一些干擾。有幾名大法弟子被綁架。一位在同修中比較有威望的同修也被綁架,正像師父講的「敗象更顯邪黨惡」(《紅潮落(詞)》),有些同修被帶動,我的心也被帶動,認為那同修做的那麼多,環境開創的那麼好,怎麼被綁架了呢?其實這正暴露了我和部份同修的「學人不學法」問題,從而產生了怕心。天天算日子,甚麼時候火炬到我市來,我要有所準備……「好壞出自一念」(《轉法輪》)。由於心不正,最終招來了麻煩,片警又來了,是他一人來的,我仍以慈悲的心態勸他不要再參與迫害法輪功,並勸三退,講完真相,我問他:你來有事嗎?他開玩笑的說:噢,來就有事?我是路過來看看。臨走時他說:大姐,你說的事以後再說(指三退)。

面對這一情況,過程中雖然心態平穩的講真相,但心裏又產生一種困惑:上一次我覺的做的挺好啊,怎麼又來了呢?又把它認為是一種干擾、迫害。沒別的辦法,只有靜心學法,因為「法能破一切執著」(《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師父在《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講到:「特別是在迫害以後這些年,你們所做的這些證實法的事中,無論碰到了甚麼樣的具體事情,我告訴過你們,那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魔難中能消去業力,魔難中能去掉人心,魔難中能夠使你提高上來。」師父真是把「都是好事」講透了。「度眾生 觀念轉」(《洪吟》〈新生〉),觀念一轉變,心胸開闊了。仔細理順一下這件事:雖然從表面看是怕心招來了麻煩,但實質上並不像自己想像的那樣,上次去派出所沒找到人,但心有一念:單獨再給他(片警)談談最好了,因為我覺得他還有一點善念。我這一念借了這個外因他又來了,既了了我的願,也給了他一次機會。同時,通過這件事情也使我轉變了長期扭曲的觀念:老把自己擺在被迫害的位置上。一來人就是來干擾,就是來迫害。長期處於迫害──反迫害的思維中,師父在《對澳洲學員講法》中告誡我們大法弟子責任重大啊,現在是救人、搶人啊。是啊,我們要明確自己的責任啊!我們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來的,怎麼老想著如何不被迫害、老想著保護自己呢?這個觀念一定得轉過來!我們與眾生是救度與被救度的關係。我們的責任是救人,完成我們的史前誓約,跟師父回家。

法理上昇華上來,觀念也轉變了,正念正行,心裏裝著法,裝著眾生,放下人心抓緊救人。在奧運期間三件事照常做,當然過程中也是有驚無險。有師父在保護著,真有一種逾越的感覺,心裏想著一切都是師父在做。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弟子無言表達,只有精進再精進。

以上是我修煉中的一點心得,因層次所限,目前只能認識到這裏。我會通過法會交流,找出差距,增強正念,努力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請師尊放心,一定跟師尊圓滿回家。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