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跟著師父走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七日】走進大法修煉後我的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在師父的啟示與點化下,在講真相救度世人的過程中,在與同修們的交流切磋中,思想觀念不斷歸正,心性不斷提高。

我在江氏流氓集團開始瘋狂迫害大法之前的一九九八年十月得法。那時我們還不知道怎樣用正念對待,只是知道法輪功好,想要維護大法。在邪惡操控的媒體開足馬力的造謠誣陷下,感覺天塌下來一樣,膽小的大法學員嚇得不敢出來了。

我丈夫原本身體不好,修煉法輪大法身體好多了,我們倆各方面都改變了許多。那時我和我丈夫一心就是要維護大法,我們不論碰到單位哪個人都要告訴他法輪功好。

煉功點的輔導員都被抓走了,丈夫就組織同修們到我家學法。後來廠裏領導發現我們在家學法,就把我丈夫叫去,說:中央不准煉法輪功,你怎麼還這麼大膽把他們都叫到你家煉?你們都要寫保證書,不准煉了。還說了很多難聽的話。那時的他雖然沒有那麼明確的從法上認識這場迫害,只是知道大法好,迫害大法是錯的,所以就是要維護大法、維護師父。他們辱罵師父,他就同他們論理。

後來師父教我們要向世人講清大法和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並告訴我們弟子這場迫害為何發生,我們知道了是江××的小人妒嫉、利用共產對法輪功進行殘酷鎮壓,並利用謊言誹謗師父。之後也明白了,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要講真相救眾生。

我們正在開縫紉店做衣服,熟人、朋友很多,我們對他們講真相,他們大多認為中共的做法是錯的,特別那些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受過中共打壓的知識份子,他們都知道中共鎮壓法輪功是錯的。

我們一家人都是大法修煉者。我們不但發真相資料,還教很多人煉法輪功。2007年我們辦起了家庭資料點。

2008年丈夫被中共邪黨迫害離世。每當想到我丈夫被邪惡中共迫害致死一事,我心中就難以平靜,心中就像刀割一樣。我是個修煉者,但我還是人在修煉啊,還有人的情在。不論從哪方面講,這個邪惡共產黨早就該滅亡了!

丈夫的離世使我們的修煉狀況受到了很大影響。平時我們都是依賴著他,特別是我,不論是學法、煉功、講真相,還是做任何其它甚麼事,我們從沒有分開過。丈夫走後,我的身體也受到很大衝擊,先是不小心把右手摔斷了;手還沒完全好,又頭痛、發燒、咳嗽、尿血等。因為丈夫剛過世,兒子很擔心我,就一定要拉我去醫院看病,結果去了醫院看了,病的症狀好了沒兩天又開始發燒、尿血。這回我有了正念:「我是大法修煉弟子,我決不能讓舊勢力鑽空子,就是我們修的有漏也不許舊勢力鑽空子,舊勢力不配!只有我清除它舊勢力的份,沒有舊勢力迫害我的份。我師父不承認舊勢力,我也不承認舊勢力,你趕快離開我,我是修大法的,我是由師父管的。」我學法、煉功、發正念,堅定的想:我是師父的堅修弟子,我就不相信過不了這一關。這時,同修也打電話來進行交流。結果第二天既不發燒也不尿血了,咳嗽也慢慢的好了。我認識到我必須要正念對待丈夫的被迫害致死,只要正念正行,沒有過不去的關,師父也會幫助我們。儘管丈夫走後我們都很傷心,但是我們都是修煉大法的,對於他被迫害致死,我們只能加倍努力學法,修好自己,去掉怕心,在救度眾生中做的更好,救度更多世人,在師父的安排下一走到底。

在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上午十點多鐘,我出去發真相資料。我在該社區已經發了一年多了,可能被人發現舉報了,我被人跟蹤。就在這天,社區保安們抓住我不放。我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大法弟子是好人,我們是在救度世人,叫他們相信我們法輪功是被迫害的、是冤枉的,大法弟子是本著慈悲救度世人。我還說,你們都是讀了大學的,共產黨怎麼不給你們安排工作?還得在外面打工。他們有權有勢的人坐在那裏拿著高工資,你們怎麼不能?。這一夥年輕人受邪惡中共毒害很深,加上他們又是打工的,錯誤的認為是邪惡共產邪黨給了他們那一點點飯錢,當然要為邪黨辦事,不然的話連吃飯的一點錢都沒有。他們馬上就打電話給派出所警察,警察把我抓進派出所。

到派出所後,我又給警察們講真相,我沒有怕的感覺。他們說:「你是來救我們,說說,怎麼救法。」我說:「大法弟子是好人,你們為甚麼抓我這個好人?」他們說我發了傳單,上面就要抓。我說:「我發傳單就是救人,叫人都了解真相,叫你們知道我們法輪功是被迫害的。」他們從我包裏搜出幾十份傳單,就拿起傳單看起來。過了一陣子,說:「你這傳單是從哪裏來的?」我說:「是在路邊撿到的」,「撿的為甚麼去發?」我說「叫世人都了解真相」,「你煉了多長時間?」「我煉了快十年,我身體現在很好。因為法輪功好,我發傳單目地就是叫世人了解法輪功好。」「你傳單上不光是這些。」「對,就是告訴人們他們在迫害法輪功!」他們這時就說,算了,你膽真夠大的,講到我們派出所來了,夠膽大的,這人真不得了。他們雖然是這樣說,傳單可還是都看了,都沒作聲。

下午他們到我兒子家抄家,但甚麼也沒搜到。我知道這是師父在保護著我們,在幫我們。當天深夜,就要我拘留十天。在拘留所裏的女牢房裏關了各種罪犯,大多數是吸毒的。管教說我是「政治犯」,不許與家人見面。

在拘留所裏的那十天,外面甚麼情況都不知道,就連是甚麼時候是白天甚麼時候是黑夜都不知道。睡在地上,大小便、洗澡都在裏面同一個房間裏,又悶又熱,蚊子多,小蟲子很多,總要爬到身上來,簡直沒法睡。一進鐵門四面都是牆,16平方米的一個房間,卻關了十來個人。我在裏面好幾天沒有換衣服,衣服都穿臭了。沒有通風口,只有一個碗口大的洞可送飯碗進來,不給放風,一天到晚見不到天,過一天很像過一年似的。但是我滿腦子裏都是法和師父,我就發正念、背師父經文、背《論語》、講真相。我本人甚麼也不怕,就是有一點擔心,怕影響小孩。是師父在看護著我們,我最擔心的事沒有發生。謝謝師尊的保護,

聽派出所說他們把我這事上報到廣東省公安廳,省公安廳要求我老家派出所來人接我回老家從嚴處理,現在是奧運期間,最少要勞教兩年,等等。

十天後,我被送回老家了。我一直發正念,背師父經文,背《轉法輪》和《論語》。我知道師父一直在照看著我,在安排我後面要走的路。後來我回家了。

在家裏我被警告,不要去外面發資料。我是師父的弟子,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徒,救度眾生是我的責任,我不可能會聽從邪黨的那一套。我必須做我要做的。請師父放心,我一定會繼續做好三件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