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路不停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九日】每當讀到《轉法輪》第八講時,我便會淚流滿面,師父講的千真萬確呀,我的經歷不就是個活生生的見證嗎?幸運的是不管上了多少當,吃了多少苦,花了多少錢,我終於找到了真正的師父,等了我幾萬年的恩師。幸運的是雖然後來經歷了九年的風風雨雨,在師父的呵護下我走到了今天,並且會跟著師父走到永遠,絕對不離不棄,堅定不移!

在我修煉大法前後,我的天目一直是開著的,並且元神能夠離體。在青城山清楚的看到了一幕: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片巨木參天的原始森林裏,前呼後擁的走著一隊遷移的象群,落在最後的是一隻小象和它的媽媽。由於小象走的太慢,象群漸漸離它們遠去。像媽媽不停的回頭呼喚著,走在小象的前面引路。突然一棵大樹轟然倒下正巧砸在像媽媽身上,像媽媽再也沒有醒來。小象不肯離去不停的在媽媽身邊哀鳴,驚動了路過此處的觀音菩薩,菩薩慈悲的收留了可憐的小象,把它變成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姑娘,並命她看管紫竹林。林中無歲月,不知過了多少年。有一天忽然從天而降一位白衣飄飄光芒四射的白衣仙人,只聞其聲看不清面容,白衣仙人無限慈悲的對小姑娘說:「我等了你幾萬年了。」緩緩的一句話在竹林裏久久的迴盪著……白衣飄然的仙人和他那五彩的光芒雖然隱去了,明白了甚麼的小姑娘卻早已泣不成聲。她一邊哭泣一邊下山,被淚水滴濺的竹子立刻斑斑點點。此時觀音菩薩降落在她面前,輕嘆一聲說:「你塵緣未了下凡去吧!」

甦醒的記憶和那句「我等了你幾萬年」的話深深的銘刻在心中。在緣份的安排下來到上海,終於有一天一位外語教授和在外企工作的朋友向我推薦了這本《轉法輪》。當翻開一頁,看到師父那熟悉而又親切的笑容,立即知道這就是我要找的!

兩度進京

一九九九年七月一場鋪天蓋地的邪惡迫害,打亂了大法弟子們的修煉生活,面對無端的攻擊、誹謗、打擊、是站出來還是縮回去就成了每一個修煉者生與死的抉擇。師父說:「你們不能總是讓我帶著往上走,而你們自己不走,法講明了你們才動,沒有講明你們就不動或反向動,我不能承認這種行為是修煉。關鍵時我要叫你們決裂人時,你們卻不跟我走,每一次機會都不會再有。修煉是嚴肅的,差距拉開的越來越大了,修煉中加上任何人的東西都是極其危險的。其實能做一個好人也可以,只是你們要清楚,路是你們自己選擇的。」(《挖根》)體悟著這段法理,心中做好了準備,毅然坐上火車,站在了天安門廣場。在師父呵護下巧遇幾位東北來的同修,我們一起在布滿特務、警察的北京城待了七八天,很多護法的計劃雖然落空,但當時每一位同修那種坦然放下生死,堅定維護大法的心比金子還要閃亮還要可貴。

當時有一件非常神奇的事值得提一提。那一年七月的北京城悶熱、壓抑,就像被罩在蒸籠裏。無論大街小巷到處是那種高調的惡毒的對大法的污衊和謾罵,被紅色恐怖籠罩著的人們更覺壓抑煩躁。我就想找個清靜涼爽的地方休息一下,但是去哪兒呢?正好不遠處有個圖書館,裏面有中央空調還挺安靜的。我隨意的走到一個書架前,正好看到一本《諸世紀》,隨便一翻,正好看到「一九九九年七月,為使安哥魯亞王復活,恐怖大王將從天而落。」我一下全明白了,所有的疑惑、不安、惆悵、不知所措、害怕全部一掃而光。這是在直接提醒我這場迫害的原因和真相。慈悲的師父無時無刻的保護著點悟著弟子,弟子還有甚麼可迷惑的呢?我微笑著走出圖書館找同修去了,後來平安回到家中。

又到了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我與幾位同修再度站在天安門廣場上打了橫幅,也喊了「法輪大法好」,雖被帶走被關押。但在師父的呵護下又一次平安而回。師父對弟子的護佑每一分每一秒都不曾停過。只不過做弟子的被執著、觀念所迷時不能體會罷了。在迷中在干擾中在假相中,對師對法的堅信就實實在在的考驗著每一個修煉者的心靈,就如同黑夜中的指路燈,真實的指引著你前進的方向。師父為弟子付出了多少我們永遠都無法知道也無以為報,唯有精進才能回報師恩之萬一呀!在這場史無前例的迫害面前我再次見證了師父的慈悲,大法的神奇。

「小花飄香」

去年認識了一個同修,在她的幫助下我們成立了資料點,負責打印小冊子等資料和刻光盤。一直以來,自認為有悟性、修的還湊合的我,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驗,這些剜心透骨的魔煉使我更加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和向內找的重要性,浮躁的心漸漸沉澱下來,修煉紮實了許多。

最魔煉我心性的就數打印機,只要幾天不精進、起了執著,它立即翻臉,不是這樣就是那樣,急的我抓耳撓腮,無可奈何。今年二月同修送來了一台佳能4200打印機,還沒開始工作就漏墨水,甚麼原因也查不出來。無奈之下送來了一台全新的佳能4500,結果又不好好通電,每天為了能讓它通電用盡辦法,馬馬虎虎用了幾個月就燒壞了。同修讓我向內找,這個過程中我的確找出許多執著並滅掉了它們,到了後來我都不知道該找甚麼了,覺得實在找不到了。同修又給我送來了一台佳能4200打印機,她給我拾掇的好好的,並且還打印一些試試,挺好。可是她前腳剛走,打印機立即不幹活了,任憑我用盡一切能想到的辦法就是不幹,急的我跪在師父法像前大哭。

在師父點悟下我總算挖到了這個根,就是急躁易怒火爆的壞脾氣,說話強加於人,自以為是,自私自我,不符合自己的觀念就氣的不行,而且一定要把這怒火發洩出來,根本不會去考慮別人能不能承受得了,會不會受傷害,真善忍這三個字沒有一個符合的,還自認為心地善良。再挖下去更加嚇一跳:爭鬥心、顯示心、黨文化的餘毒怨恨心,真的太差勁了。怎麼辦?絕不能姑息縱容放任它們,堅定的鏟除,提高心性。不能再拖拉拉因我而耽誤了救度眾生的大事。「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

隨著心性的提高,學法時間的增加,我那顆浮躁的心沉穩平和了下來,肝部連痛了三天之後,再也沒發脾氣。我明白是師父給我拿掉了壞東西,消去了我的魔性,增加了我的佛性。沒有師父的保祐,真的一步都修不了,許許多多的變異、觀念、執著,自己根本都察覺不到怎麼修去呢?所以說沒有師父,談修煉無異痴人說夢,紙上談兵。

在這兩個年頭的做資料實修中,真切的認識到修煉極其嚴肅,也嘗到了向內找的甜頭,心中眾生的份量越來越重,自我的比重越來越少。有一次本地發生地震,當我看到滿街驚恐不安的人們如熱鍋螞蟻般的不知所措,心急如焚的打不通手機找不到親人,無論貧富流露著對死亡的恐懼,對生存的渴望。我的慈悲心一下出來了,悲憫的勸告著人們,那時根本不願有甚麼災難發生,也沒有絲毫對壞人懲戒的喜悅,只有一念:「只要他們能活下來就好,能活下來就有機會了解真相,就能遇到得救的機會。」其實當得知世人的生命進入倒計時,當得知活著的生命就要被死亡帶走,而那麼那麼多的生命卻會因為沒有了解真相將被永遠淘汰時,大法弟子只有盼望著延長時間的心而沒有一絲盼望結束的心。此經歷使我對奧運的執著心淡如水。看到有的同修因為對時間的執著沒能得到滿足,迫害沒能像預期的那樣結束,竟然動搖了對師父的正信,甚至指責師父,心裏非常難過。糊塗的同修啊,怎能希望慈悲的師父如同你一樣漠視生命呢?怎能把幾年來師父講的法拋在腦後呢?怎能用人心對待甚至想指揮為你付出一切耗盡心血的恩師呢?千萬千萬快點幡然醒悟吧!大淘汰那一天真的來臨之時,你看到堆積如山的屍體絕對不會高興的,即使你已經飛在了半空中。再說那麼執著圓滿的同修,請自我評價一下能打一百分嗎?能做個合格的佛道神嗎?「修得執著無一漏」了嗎?任何一顆心的存在都是阻礙你圓滿的牽絆呀!

我非常慶幸成立了家庭資料點,使我修的越來越紮實。母親也是這個資料點的一員,六十多歲的人,在慈悲的師父一次次加持下開啟了智慧,現在主要負責刻光碟,也能打印小冊子了。真是太神奇了。這朵「小花」能夠散發著慈悲的芬芳,每一步每一天都離不開師父的加持和保護。我們只是有了那顆心盡了一點力,一切全是師父在做。我們在做的過程中修去的是人心是執著,收穫的是心性的提高,層次的昇華。

前一段時間我又經歷了一場剜心透骨的歷練,人間短短的五天似乎在另外空間經歷了五千年。壞事再次變成了大好事,這一次挖掉了殘存在體內的千年情根,情劫終於徹底結束,根除了情魔、色魔、自心生魔、睏魔的干擾,我提高上來了,身心都像「球球」一樣透明而飄飄然,種種昇華後的愉悅真是美妙難言。只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修煉並不難。轉變人的觀念,對修煉者至關重要。腳印在一個個的增加,執著在一層層的去除,美好的未來正在前方等待著到達的神。

在輪迴中輾轉的人無休止的被業力輪報著,無可奈何的承受著痛苦也不知何時才能終止。感謝師父選擇了我救度了我,呵護著弟子在千難萬險中走到了今天,感謝師父在弟子跌倒時沒有放棄我沒有嫌棄我,又攙扶著弟子站在了大法徒的行列中;感謝師父賜給了弟子這部上天的梯子《轉法輪》,沒有這部大法弟子不知身處何等險境,也或者早就小命休矣。每當學到第八講〈誰煉功誰得功〉時我都會淚流不止,無限感恩。對於只想求得真法真道的人來講,富貴權勢如糞土,即使當皇帝也無趣。幸遇師父傳給了我們這部大法真道!真正珍惜他的修煉人,甚麼樣的執著也擋不住精進的步伐!別無所求了,弟子真的別無所求了,有恩師如此足矣了!以後的弟子只要多去救人,只要修的百分之百同化真、善、忍,只要做一個無漏合格的粒子──大法弟子。

千萬種修煉的體會只說了一點點,對師父千萬分的感恩,難以用人類的語言盡述,千言萬語化作一句「謝謝師父,弟子讓師父費心了」。期盼早日與師父團聚;期盼當面叩謝師恩的那一天無愧於心;期盼所有同修都能夠成熟理智達到標準,讓我們的師父不再辛苦只有欣慰。

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